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执离】阴差阳错(5)


这一章我觉得蛮好笑的23333

第五章 夜

天玑郡离京不算远,当地风貌与京中相差无几。但对从未出过京城的执小王爷来说,总归还是新鲜的。

执明本就贪玩,到了新地方自然是欢欣不已。若不是顾及阿离身上有伤,怕是一早就拉着阿离到街上闲逛去了。

他二人被齐之侃安置在郡守蹇傧的府邸里。这府邸规模不大,不如慕容黎瑶光郡的家中精致奇巧,却自有一派清峻风骨。

"慕容公子请先休息。等明日郡守得空了,再来看望。"

慕容黎道了谢,看着齐之侃走远了,便掩上门净了面。又将身上这千疮百孔的衣衫脱下,人也躺到了榻上,偏偏又响起了敲门声。

"阿离,阿离是我。"

慕容黎也不知自己是如何招惹上了这姓执的。白日里好说歹说才没让他和自己同住。怎地入了夜还凑上来?

"有何事?我睡下了。"

慕容黎起了身,随手扯了件衣服披在身上。

虽已是开春,夜里却仍有凉意。慕容黎只扬着脖颈望着门外执明的影子,没有要给他开门的意思。

"阿离,好阿离。我知道阿离是不会忍心看我冻死门前的。"

执明这话说得有技巧。

慕容黎本就是个冷硬心肠,自有一百种言辞将他拒之门外。可他这般言说,偏偏堵得慕容黎无法,只得暗自叹了口气去给他开门。

执明不知是故意扮可怜,还是出来的匆忙,只着了身中衣。他笑嘻嘻地,嘴里说着"阿离真好",又大胆地去瞧慕容黎的脸。

室内灯火昏黄,虽不至看不清面貌,但总觉得有些许模糊。慕容黎姣好的面庞似乎笼上了一层柔和的光,直看得执明心神荡漾。

慕容黎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微微别过脸去,道:

"你大半夜的,不好好休息。如何又来闹我?"

执明这才想起自己所来的目的,忙从怀里掏出个小包裹,捧到慕容黎眼前。

他一边打开,一边笑道:

"这是我从那郡守府的管家处讨买来的宁神香。阿离身上有伤,我...我怕阿离休息不好。"

慕容黎看着那一小截香料,愣了半晌。面上仍是神色未动,只淡淡说了句:

"多谢。"

"阿离谢我做什么。这都是..."

执明刚想说,这都是应当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应当什么呢?他与阿离萍水相逢。若非要扯上点关系,阿离该算是他那未曾谋面的妻子的族弟。

本不应当,只是他愿意。

慕容黎见执明半晌没个言语,只杵在那里不知瞎想什么。他忽感好笑,便微微抿嘴,对执明道:

"你香也送了,可还有话说?若没有,我便要休息了。"

执明哪里肯依?瞪着水汪汪的眼睛,手里扯着慕容黎的袖子,委屈道:

"我想和阿离同住..."

"不行。"

话没说完便被慕容黎给截住了。

虽说他们两个都是男子,本不惧什么。慕容黎幼时也曾与阿煦同塌而眠。早些时候也同公孙兄彻夜秉烛,促膝长谈。可到了执明这里,慕容黎就是觉得不妥,很是不妥。

"我不过是想和阿离亲近。阿离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我...我...回去便是了。"

慕容黎还倒执明能撂下什么狠话,没想到还是一副极其委屈的面孔。倒像是被自己欺负了。

"慢着。"

执明手已触到了门边,一听到阿离唤他,整个人又焕发了光彩,嘴角拼了命地上扬,双眼也亮晶晶的。

"你留下也不是不可..."



翌日,天刚蒙蒙亮齐之侃便在庭院里练剑。

往日里没什么人,扫洒的婢女也没到起身的时候。可今日,有个人却起得意外得早。

齐之侃见到那位执公子只着中衣从慕容黎的房间出来。还...扶着腰。走路的样子也很是奇怪。

"齐公子好功夫呀。"

执明笑着同齐之侃打了声招呼。心中却懊恼这倒霉模样偏偏被人看了去。

昨日阿离好不容易同意他留下。谁知道还是爬不上床榻,只得抱着棉被在地上安眠。

这一宿下来,睡得他是腰酸背痛。这醒来又睡不着,趁着没人正想去找个大夫讨些药。

偏偏被这齐之侃看见了。

唉,丢人。

只见这齐之侃面色古怪,看了看执明,又瞧了瞧远处慕容黎的房门。最后说了句:

"慕容公子...不像是不知轻重的人。怎还..."

"唉,不怪阿离,是我自己非要和他同住。"

齐之侃皱着眉头,脸色变了又变。一时倒不知如何接话了。

————————这里是小齐震惊脸的分割线————————

评论(34)

热度(101)

  1. 以齐制宾喻文州的心脏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喻文州的心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