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执离】阴差阳错(6)


我管这章叫:仲先生吃狗粮的一天:)

第六章 药

"仲先生快请。"

齐之侃说着,自己闪身让到了一旁。

仲堃仪看了一眼倚在榻上的郡守,又瞟了一眼立在一旁面色凝重的齐随侍。机智的没有多话。

他本是天枢郡人士,世代行医,此行本是来天玑进一批药材。事毕正待回乡,却因医术高明被这齐随侍强行请了来给他们郡守治病。

唉,孟章还在家等着他呢。

自己却还要来这儿看人家情意绵绵。

仲堃仪这般想着,手上却也没停下诊脉。

"本是头痛的老毛病,劳烦仲先生了。"

蹇宾面色尚好,他抬眉瞥了眼齐之侃,似嗔似怪的。他这是多年忧思过重的老毛病,哪里是朝夕间能治好的。

仲堃仪诊完脉便明晰了大半。

这需得细细调理,用不了猛药。这便开了药方,又叮嘱蹇宾要多休息。

"仲先生,还有位公子前日里受了伤,还要劳您诊治了。"

仲堃仪心下气闷,这天玑是没有好大夫吗?这齐之侃偏要拖着他的行程。他这几日想孟章想得紧,心都快飞回天枢了。

不过仲堃仪面上还是一副恭敬的态度。谁让人家是官呢?这便点点头,跟着侍从去慕容黎的居所了。



"小齐。"

蹇宾唤了一声,又叹了口气。嗔怪的话哽在喉咙里,终是没说出口。

"仲堃仪是天枢有名的大夫,总归是能让你这头痛缓解些。"

齐之侃说完,又把每日例行的汤药端了出来。示意要喂蹇宾喝药。

蹇宾皱了皱眉,没说不喝,却也没有喝的意思。这药苦口,也无甚用处。

但他拗不过一脸不容拒绝的小齐,便伸过头去,乖乖喝了。

"小齐,你看那慕容公子如何。"

"功夫不弱,行事有世家之风。"

蹇宾点了点头,凑过去又喝了口药。看着小齐,忽地觉得心中发甜,这便也不觉得苦了。

"慕容离说自己出身瑶光慕容氏旁支。旁支可养不出他这般气度。"

"我再多留心便是。纵是隐瞒身份,应也无大碍。还有一事..."

齐之侃想了想,还是觉这非议他人不是君子所为。便又闭口不言了。

"小齐何时喜欢调我的胃口了?"

"不是...是...那慕容公子与他身边那位执公子..."

蹇宾一脸恍然大悟状,表示懂了。



"大夫大夫,阿离是不是无大碍了?阿离这伤可用忌口?阿离..."

"你再在我耳边聒噪,我就没法子诊脉了。"

仲堃仪一脸生无可恋。

这天玑郡守府的人,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让人头疼。一个凶神恶煞,仿佛弄不好就要被砍。一个喋喋不休,好像伤了的是他家娘子。

别说,榻上这位小公子生得唇红齿白的。倒是好看得紧。

不过和他家小孟章肯定是没得比啦。

好看归好看,人却忒冷了些。语气淡淡的,眼神也没什么温度。对那个话痨倒是特别了些,温温柔柔的。

"执明,你昨夜不是没休息好吗。回去休息吧。"

慕容黎说是让执明休息,实则还是赶人。执明哪里肯?自然是死皮赖脸的陪着。

"我不!昨晚我睡下面确实是累了些。可我只是想陪着阿离啊。"

执明抓着慕容黎的被角,委屈的眼睛里差点闪出泪花。

慕容黎还能如何?自然是遂了执明的意。

唉,自己本不该让他昨日留下。不,是一早就不该让他跟着自己。

简直就是惹了个大麻烦。

仲堃仪瞧着这两人,只觉那边厢是情意绵绵,这边是你侬我侬。当下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说道:

"那个...慕容公子有伤,不宜...嗯...辛苦。"



送走了仲堃仪,执明正要拿了药方去抓药。却忽听见阿离唤他。

"执明,我看看那药方。"

执明乖乖地将方子递给了慕容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慕容黎的脸。

他的阿离认真看药方时,周身有一种静默的美。与执剑御敌的潇洒之美不同,但却同样好看得要他的命。

"这仲先生用药倒是小心。这般也好。"

"阿离还懂药理吗?"

慕容黎将药方递还给执明,笑道:

"只是有位朋友感兴趣,跟着他了解了些罢了。"

"阿离的朋友?什么朋友呀?阿离..."

慕容黎偏过头看了执明一眼。这一眼沉沉的,蕴含的意思是:你话真多。

执明这便乖巧的噤了声。

过了好一会儿,执明才敢委屈地再度开口:

"阿离。"

"嗯?"

"今天能不能睡床..."

"......"

————————再度不知道在写啥————————

评论(32)

热度(84)

  1. 七只影喻文州的心脏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喻文州的心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