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执离au】好梦长(上)


混吃等死【好吧就是】公子明明x冷艳孤高【其实可爱】鬼魂离离

————————————————

天权城中有一官宦人家,姓执。执是天权大姓。执家世代为官,子孙或为臣或为将,皆为国之栋梁。

可到了执明这一代,嫡系只剩了他一个。

他本人却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平日里只爱与伶人纨绔玩乐,于读书一涂,是一窍不通。

只因是千顷地上的一颗苗,执老爷也不舍太过严苛,且随了他去。只愿执明这一世平安顺遂便好。

怎奈何,竟出了这样一桩奇事。

执明二十啷当岁的青年公子,忽然染上了恶疾。终日缠绵病榻还不算,精神也渐渐恍惚了。旁人问话皆不答,只说要寻什么阿离。

可真真是愁坏了执老爷,请医问药,求神拜佛都做了,可就是不见好。

直到从天枢城来了个道士,名唤仲堃仪的。只见了执明一面,便断言:

执公子是沾上了鬼祟。



事情,要从半年前的一场玩乐说起。

这日,执明与三两好友在花楼中吃酒。推杯换盏,正是酒酣之时,诸客或相请红颜或一拥知己,只执明一人枯坐。

“执兄一人苦哉,何不招个美人取乐。”

“这里又哪有美人呢。”

执明这话说得好不客气,那公子一笑,指了指身畔的姑娘道:

“莺莺姑娘肤如凝脂,声如歌莺。何如?”

“美则美矣,太过艳俗。”

那公子不弃,又指向一旁唱戏的优伶。

“小莲擅唱小旦,容貌俊美清丽。何如?”

“好端端一男子,如此矫揉造作,不喜。”

执明一连嫌弃了数人,一张利嘴竟说得这一室红妆皆是下等货色。若非碍着他的身份,怕是早被人打将出去了。

和执明一道的莫澜见气氛尴尬,便举了酒盏来,言道:

“若说这美而不俗,艳而不妖的妙人,我倒是知晓一二。”

执明接过酒盏,盏中酒略微摇晃,些许倾斜而出。静等莫澜的下文。

“诸位,可知昱照山中的奇事?”

众人大多都点了点头。

近日有传闻,这城北昱照山是座仙山。有人赶夜路宿在山中时,常听闻有萧声阵阵。胆子大的,循着萧声去寻,却始终寻不到。

人说,这是山中谪仙。

毕竟,能吹出这等美妙萧声的,定不是个妖邪。

“前几日,我同几位好友上山游玩。有幸窥得那位仙人一面。”

众人都被莫澜勾得好奇,执明也坐不住了,只催促莫澜莫卖关子。

“我等不敢惊扰,只远远地看了一会儿。那玉貌花容,通身气度,当真不是凡夫可比。”

众人又问了些细节,莫澜一一答了。只不过多是不清楚罢了。

天色渐晚,众客这便揽着红颜知己,共赴云雨去了。

只留了执明坐在原地出神。

若世间真有如此妙人,该当一见。执明下定了主意,趁夜便上了昱照山。



昱照山说是仙山,却无甚仙池庙宇。倒是有一处破庙,看不出原先供奉哪路神仙,早已无人参拜。

执明循着萧声抵达破庙,庙中漆黑一片,似是无人。

可那萧声,显然是从庙内传出。

执明心如擂鼓,大着胆子唤了几声“仙人”,皆无人应。

后来又过了半刻钟,也不知这仙人是否嫌弃自己,连萧也不吹了。

执明一时气恼,又无奈何。夜已深,他独身一人不便下山,只得暂宿在这破庙中。

他寻了个干净些的蒲团,躺在上面闭目休息,不一会儿便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而一个红衣身影,正一点点靠近他的身体。



那是个绝美的男子,红艳的衣衫,红艳的妆容。若是旁人如此打扮,定是俗不可耐。可此人却有一种艳而清,妖且仙的复杂感柔和。

似仙,更似妖邪。

男子的脸凑近了执明,还没待做出动作,自己的手便被本应熟睡的人扣在了掌心。

“哈,我抓到你了!”

执明笑嘻嘻地开了口,可等他看清了男子的脸,便再难言出其他了。

这可...真是个妙人啊。

————————————————

写到后面画风又跑偏了...

评论(1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