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用个筷子


前文【卜岳】拉个大手

emmmmm我换大号更了

——————————————————

经过这阵子的辛苦练习,大家也终于等到了外出吃海底捞的机会。

最期待的应该是灵超了,小孩子一个,爱吃又能吃。本来就偏瘦,又吃不胖,平日里也没少嫌弃食堂的饭菜。好不容易吃一回海底捞,自然是开心得翘尾巴。

原本好端端的拉着他洋哥,不一会儿就跟着他好人缘的凡哥挨桌乱蹿了。

木子洋无可奈何,突生一种弟弟大了留不住的无奈。正想跟岳岳叨叨两句,没想到岳岳也没影了。

哦,他是和磊子一起拿蘸料去了。

岳岳坐下之后还在想董岩磊刚刚那句“恋爱的味道”,就好像他知道什么似得。

乍一听是没什么毛病。磊子满嘴胡嘞嘞的习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节目组就吃他这综艺感,暂时倒是百利无一害的。

恋爱的味道,谁恋爱呢?

总...总不会是他岳明辉。他...他才没和什么一米九的傻二哈谈恋爱呢。

磊子这句怕不是调侃吧...

坐下细细想来,岳岳才愈发觉得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如果连董岩磊都觉得他...在恋爱。那其他人呢?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比磊子精明吧。

岳岳脑子有点乱,随手拿起一块瓜啃着,边吃边回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

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又好像每一天都在成长。

如果说和过去相同的,那只能是...

脑中的画面,每一帧,都有卜凡。

岳岳这边正稀里糊涂地陷入回忆,那边董岩磊就凑了过来拿起岳岳的筷子就往锅里送。

好巧不巧,正好就被卜凡给瞅见了。

卜凡自己乍一看是个粗犷的山东汉子,其实活得挺细,还算是...俏皮可爱...吧。

反正活得比理工男岳明辉细。

你用我筷子我用你筷子这种事,大小伙子不在意这个。关系好都是兄弟啊对吧。

要是磊子用他筷子,卜凡也不会在意。

可是...他用的偏偏是岳岳的。

这就不得不令人在意了。

岳明辉能不能不这么糙啊?那可是筷子啊!伸到锅里再伸进嘴里的筷子啊!

他都没和岳岳用过一双筷子啊!

卜凡很郁闷,这直接导致他乘车返回宿舍时,生生拆散了木子洋和小弟。一个跟岳岳坐,一个挨着卜凡。

好一对被恶毒父母拆散的苦命鸳鸯啊。

“今天那个谁,逗死我了哈哈哈...凡哥你想啥呢?要不你跟我洋哥换个位呗。我跟洋哥说。”

卜凡没个好气,像哄孩子一样随手揉了把灵超的头,说:

“老实待着吧啊。”

灵超不气馁,哼了一声就回头把小脑袋架在座位的靠背上。

“那岳叔你跟我换吧。”

小王子的要求怎么能拒绝呢?而且岳妈妈向来是有求必应的。

于是卜凡身边的位置,又成了岳明辉。

岳岳今天没有抓小揪揪,换成了柔顺的发型。卜凡喜欢这样的老岳,看着一点都不老,特别乖巧柔和,特别...贤妻良母。

冒出这四个字时卜凡的心里一突,仿佛已经组建了和岳岳小弟的三口之家。

怪不好意思的。

岳岳看上去心绪不佳,不知是不是在担心之后的淘汰。

卜凡忽然心疼了。

岳岳的事他知道,但几乎从没听他提起过。瞒着父母,抛弃自己光鲜亮丽的履历来做从零开始的练习生。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心里必定不会好过。

可岳岳抗下来了,一滴眼泪也没有掉。

卜凡很想把他拥到怀里,安慰他,宽解他。能让他哭一哭也是好的。

可事实上,必定也是自己先一步哭得稀里哗啦。

“老岳,我要是淘汰了...”

“你要是淘汰了我肯定也淘汰了,一块回家过年呗。”

卜凡听了笑了,他微微侧过身,对着岳岳道:

“你带我回家过年啊?”

岳岳好像没听出这话中的意味,随口道:

“行啊,哥收留你。”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卜凡压低了声音,话却说得无比正经。仿佛能穿透岳岳的耳膜,直直射入心底最深处。

“咱不说这个。”

“不是,我...”

“对,对,对...不说了好吧。”

岳岳又是这样,一连说好几个对,把卜凡未说出口的话生生又逼了回去。

卜凡有什么办法?他的队长他的老岳,还是要他宠的。

“好,不说了。还有个事...”

“什么。”

“自己的筷子别给别人用。偶像,咱讲究点。”

老岳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结果没听完就忍不住直接笑弯了腰。

心里面,有点甜。

————————没完————————

评论(17)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