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 黑道au】软肋 3

Chapter 3 让位

“回不去,也不回去了。”

他和他,最开始就不是同一种人。十年的光阴,更是将他们隔的更远。

岳岳听着卜凡简简单单几个字里的决断只觉得好笑。

十年的坚持,他拼着一条命夺下了Z市,却不敢去监狱看他一眼,生怕见过了就再也撑不下去了。费劲了心思的想让他在里面过得舒服一点儿,动用了所有关系才把无期减刑到十年。

在他刑期快满的几天前,岳岳就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想过无数个他们重逢之后的场景,唯独这一种,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

或许这一路走来都是错的,从认识卜凡的那天起就错的离谱。

没有后悔的余地,包括现在按耐不住一时冲动的上来找他,全都没有后悔的余地。

岳明辉也早就已经忘了该怎么去后悔了。就像很多事明知道没有退路,但也不得不一条路走到黑。

卜凡就像一直以来扎在他心里的刺,咽着会疼。

拔了,会死。



卜凡等到岳岳下去有一会儿了之后才动身下了楼去到了宴会厅。几十张桌子把偌大的大厅塞了个满满当当,随着卜凡的到来,原本吵吵嚷嚷的气氛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在座的人里有的之前见过卜凡几面,有的只是听说过他早年间的名号的。单看今天这场接风的隆重程度和座位安排,身为老大的岳岳把主座让给了他,自己则坐在下首的位置,凭这两点也能看的出他的地位有多高。

面对着门口的木子洋看到卜凡后率先站了起来,余下的人也都跟着站起了身,只剩岳岳还坐在那里。

卜凡走到了木子洋等人那一桌,看到空着的主位倒也不推辞,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众人看到今天的重要人物都落了座,才放心的跟着坐下。

人全都到齐了没有两分钟的功夫,菜就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帮派大了规矩也多,等到岳岳这桌都动了筷子,其他人才跟着行动了起来。



席间木子洋几个人跟卜凡聊的不亦乐乎,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的想起什么就说什么。木子洋也努力提醒了岳岳几回,可他始终没跟着掺和。似乎在思考什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聊天的也快没话可聊了。岳岳突然放下筷子,清了清嗓子。众人的注意力便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诸位,今儿除了给卜凡接风之外,我还有一件事儿要宣布。”岳岳靠在椅背上,放松的状态和严肃的语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个位置原先是我父亲的,我本无意。这些年我也累了,既然卜凡回来了,合当让更适合的人接手。诸位有什么意见吗?”

“……”

众人面面相觑,显然是被岳明辉的话吓了一跳。加上他说了是宣布不是商量,话茬儿里透着明显的不容反驳,甭说提意见了,怕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我有意见。”

原本沉默的看着桌上酒杯的卜凡开了口,让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离开这么多年,累了,混不动了。今儿回来也不过是想找你们叙叙旧。你的位子,我也没兴趣。”

卜凡始终板着脸,让人察觉到了细微的剑拔弩张。岳岳也像是早就猜到卜凡会这么说了一样,只盯着卜凡不再说话,气氛骤然降到了冰点。

在座的人没有一个人不盼着出来个说话好使的缓解气氛,本来以为能借着今天这个场合套套近乎往高处混的全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那个……凡子,听我一句吧。在我心里你跟老岳的地位是一样的,没有你换不来我这条命,没有老岳我混不到今天。老岳有这份心,你该领情。你过去为大家出生入死,现今老岳的这个位置不如你们共同接管。”

在帮派里地位极高木子洋站出来说了话,辈分小一点儿的依旧静默着不敢应声,辈分稍高一点儿的倒是都开始跟左右窃窃私语了起来。

卜凡一听就知道这是岳岳和木子洋商定后的结果。一个一脸从容却咬死不放口,一个摆事实讲道理跟着忽悠。

和当年一模一样。

卜凡抬眼看岳岳,深栗发色的男人随意地靠在椅背上。

好像永远都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不同意!你听说过谁家主位共坐?简直让人笑话。”一个声音从邻桌传了过来,少年人略有些气愤的语气令卜凡忍不住好奇的回过头看了一眼。

是个面生的小伙子,年纪约莫着也就20出头,典型的初出牛犊不怕虎,听说话的口气也能想到他当下肯定是岳岳手底下受重视的人手。

卜凡对这个不认识的毛小子突然产生了相当浓厚的兴趣,不禁开始回想自己曾经是不是也是这幅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样子。

“怎么不能有两个老大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凡子在帮派里的时候,你怕是还在你妈怀里吃奶呢,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于梓杰跳出来厉声警告道。

“我算个什么东西不劳驾您来告诉我。我承认凡哥功不可没,可问问在座的弟兄,哪个还认识,哪个还知道。”

那人一副懒得跟别人吵吵的德性,嘴里吐出来的却全都让当年的老人心中冒火。

卜凡认同年轻人的话。记得他的人,十根指头都数的过来吧。不过当年的他虽然傻头傻脑却也不至这般没脑子,大庭广众大放厥词,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我看你根本就是想自己上吧。”向来看这小子不顺眼的灵超故意道。

灵超这一句话,像是戳中了那人的心思似的,卡的他一时间愣是接不上来话。既然有人主动挑了头,其他人也乐得不用站在风口浪尖儿上,安安静静的围观这场一对三一边倒的争论。

岳明辉始终略显烦躁的紧皱着眉,今天的事儿是他从卜凡离开的那一刻就决定了的,所有的绊子他也早就想透了,可现在的心绪却因为适才楼上卜凡计划外的反应而乱了套。

“你……你少血口喷人!你不就是仗着……”

“够了。”

那人刚想辩解点儿什么,就被岳明辉拍桌子的声音吓了一跳,不得不乖乖闭上了嘴。

“说够了么。”

岳岳半低着头,抬眼巡视了一圈儿正相互诋毁的几个人。眼神里透出来的阴冷像刀子一样盯的人身上千疮百孔。

直到这一刻卜凡才觉得岳岳在他看不见的时候真正的变成能独挡一面的大哥了。

初见时那个二十岁的半大孩子,如今也过了而立之年了。

评论(16)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