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做个好梦


前文:【卜岳】用个筷子

公布位次的前一天晚上,卜凡和木子洋在宿舍休息。灵超不知道哪儿晃荡儿去了。而岳岳...又去打篮球了。

岳明辉这个人,标准的直男。热爱运动,尤其热爱篮球。一开始还有点抹不开面,后来玩熟了就老去。

只要不练习,还有力气,就得去球场耍一会儿。

卜凡也不是没陪岳岳打过球,只不过每次都被虐。就算岳岳乐意逗着他玩,他也不愿意总是丢人...还是在岳岳面前。

不会打就是不会打,他很坦诚。

但岳明辉总是去打球,都不理他了。就让人很难过。



“你还知道回来啊。”

岳岳推开门,刚要进卫生间洗把脸,就听见一九二的大傻狗阴阳怪气的一声质问。

岳明辉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有一丝没来由的窘迫。只得尬笑着,边挠头边道:

“嗨,这不是放松嘛,放松一下。”

卜凡正躺在床上,胸口上扣着一本书。他原本看见岳岳进来就把耳机摘了,现在倒好,冷哼一声又把耳机塞进了耳朵里。

岳岳无可奈何,寻思着怎么哄这傻孩子。进卫生间稍微洗漱了一会儿,推开门就看见灵超回来了,正扒在他洋哥床边咬耳朵呢。

“哎呦,儿子哪儿玩去了。”

灵超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的木子洋就笑嘻嘻地抢话道:

“你还有脸问你儿子?妈妈做表率了吗?”

岳岳被噎得哑口无言,张张嘴说:

“诶,我这...”

他瞟了两眼不为所动的卜凡,狡辩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岳叔...”

灵超一个熊抱就扎进了他岳叔怀里。看着委屈巴巴的。

“咋了儿子?你这说抱就抱,妈妈现在一身臭汗。”

木子洋三两下爬下床,轻轻把手搭在岳岳肩上。一边说话一边状似无意地把灵超往自己怀里扒拉。

“嗨呀,小弟逛了一圈,玩挺高兴的。这不闹完了,想着明天有人走,就难受了。”

岳岳听了木子洋的话这才了然,当下轻拍了拍小弟的背,安慰了两句。

灵超怂了怂鼻子,已经从岳岳的怀里被搂到了木子洋身上。他声音有些小,但在场四个人都听的很清楚。

“我想和哥哥们一起留下。”

“嗯,一起留。”

岳明辉揉了揉灵超的脑袋,笑着说。



“哟,还给哥哥拿饮料了。”

岳岳在外面站了一会儿,一回头就看见手里拿着瓶饮料的卜凡正望着他。

“你头发还湿着呢就出来,也不怕感冒是吧。”

岳岳刚洗完澡,穿上衣服又出来晃荡,头发还湿哒哒的。卜凡看着难受,随手把自己的帽子扣到了岳岳头上。

“嗨,哥身体好没事。”

话是这么说,岳岳还是老老实实地带上了帽子。

两个人并肩站着,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似乎和漆黑的夜一起陷入了沉寂。好一会儿,才同时出了声。

“那个...”
“我说...”

岳岳先笑成了个傻子,裹着羽绒服直接蹲在了原地。可爱的小虎牙在夜中也分外显眼。

“你笑点真低。能不能成,你还笑...”

“哈哈哈哈,好了不笑了。哥哥让你先说。”

卜凡便也跟着蹲下。一米九的大块头,蹲下了也比岳岳大了一圈。他低着头,随手划拉着眼前的地面。

“我就是想跟你说,那个...别紧张。”

这是卜凡想来想去才憋出来的三个字。他真的不会说话,更不会安慰人。他也知道岳岳不需要安慰,岳岳心里永远是清楚明白的。

可这并不代表岳岳就真的不在乎或者说不担忧。

岳岳习惯于将成熟理智的自己展现给外界。而他的一切忧虑以及负面心绪,都是藏在心里的。

卜凡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才好。

岳明辉又笑了。

但这个笑和之前的笑不一样,带着那么点肆意无忌。

似乎是理智的岳明辉溜走了,让那个感性的岳明辉来面对卜凡。

“知道了。”

岳明辉扬起头,他看了看天上的月亮,然后扭头对卜凡道:

“我想说,你之前想跟我说的话,可以讲了。”

只听“咣”地一声,卜凡手里的饮料忽然摔在了地上,顺着台阶滚了下去。

声音不大,却在卜凡的心上炸开了。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他怕是在做梦吧?

这可真是个好梦。

————————大嘎打投刷直拍辛苦了————————

做个好梦吧❤

评论(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