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 黑道au】软肋 4

Chapter 4 海夜

卜凡看见岳明辉的第一眼,挺不顺眼的。同理的岳明辉望着他也好不到哪儿去。那天正赶上卜凡去大哥家里交这一个月来各个场子里收的账,当时的大哥,也就是岳明辉的父亲。

忙活了一整天的卜凡赶到岳明辉家的时候已经夜里十点多了。这地儿卜凡不是头一回来,却是头一回入夜来。因为大哥说过,家里人不乐意他把外头的人往家里领。

就是这头一次因为紧急情况破了个例,还好巧不巧的正好撞上刚回家的岳少爷。卜凡始终忘不了岳明辉看见他的那副表情,脸是笑着的,笑意却不达眼底,或者说,是嫌弃。

“爸。我没跟您说过,我不乐意看见这些不三不四的人吗。”



岳明辉确实是讨厌卜凡的。说的更准确一点儿,他讨厌的不止是卜凡,而是那些他父亲所谓的弟兄。

这些人,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好人。

卜凡听了这话心里别扭,怎么就不三不四了。再仔细上下打量了那位面上带笑实际上冷漠至极的大少爷一番,俊俏的脸配上一身儿松松垮垮的白色单衣,看着挺正经却偏出口伤人,妥妥的纨绔子弟没跑儿了。

“今儿有急事儿,没下回了。”

岳明辉他爸温和的对岳明辉笑笑保证,一边儿看的卜凡汗毛倒竖,这是他那个心狠手辣的大哥么?怎么遇见了亲儿子反倒怂成这样。

让卜凡诚惶诚恐的大哥并没有换来自家儿子的赞同,岳明辉并没有理会。他目不斜视的从他俩面前经过,上了楼进屋锁上了房门。

“小辉平时不这样儿,都是我惯的。”岳明辉的爸爸为了缓解尴尬,主动和卜凡解释道。

卜凡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后便把这一页翻篇儿了,继续专心的对起了账。



从那以后,两个人有挺长一段儿时间没再见过面儿,也几乎忘记了对方的存在。卜凡每天忙的脚不沾地,从他来了以后岳明辉他爸把半个帮派的事儿都交给了他。

争场子有他,火拼有他,凡是跟帮里沾边儿的,大事小情全都有他,卜凡现在最想干的怕就是休息一天在家睡个好觉。

想什么来什么,睡觉的机会在经历了一场跟死对头的火拼之后,也幸也不幸的降临在了卜凡头上。

幸的是这次机会长达一个月或者不止一个月,不幸的是这期间他得一直偷偷保护着大哥家的少爷,让人不怎么有好感的岳明辉。

卜凡对岳明辉他爸的命令向来说一不二,两年来的知遇之恩让他觉得做再多也报答不完。

就这样儿,之后每天岳明辉去大学上课或者跟朋友出去玩,卜凡就偷偷的跟在后面。左右是比火拼轻松,卜凡倒也乐得自在。



岳明辉对此毫不知情,也没有察觉有人偷偷跟着他,至少卜凡是这样认为的。

日子久了,卜凡发现岳明辉喜欢一个人独处。如果没课也没有事情做,他就去附近的小酒馆坐一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总之,他不太愿意回家。

就这么三点一线的跟了岳明辉半个月,让人担心的事儿还是无可避免的发生了。

那天是个周末。岳明辉学校乐队里的人约了他去海边玩。卜凡自然是偷偷的跟去了,不巧海边只有个姑娘。

这个套路,卜凡年纪小也能明白。

姑娘看上了岳明辉,就央了乐队的同学做幌子,把人给单约出来了。

算起来岳明辉比自己还大上两岁,谈个恋爱,很应该。

卜凡想着,从兜里抽了根烟来,点燃了。

他听不清岳明辉和那姑娘说了什么,只看见两个人一起边弹吉他边唱歌。开始是岳明辉一个人笑,后来逗得姑娘咯咯地笑个不停。

这小子还挺会哄人。

卜凡想着,又点了一根烟。



天黑了,姑娘才依依不舍地走了。按理,岳明辉是该送她的,可是岳明辉没送。

卜凡猜岳明辉是又烦了。他烦的时候不会笑,眉头锁着,没有笑的时候好看了。

他一个大少爷,不用工作有吃有穿。上着大学,玩着乐队,有朋友还有女孩喜欢。真不知道整天地都在烦些什么。

夜里的海滩静的出奇,岳明辉贴着护栏的边儿往前,打算找前面儿那个路口下去上沙滩上待一会儿,可路口还没等找着,身边儿过去的一辆车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停下了。

从车里下来了三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目的明确的奔着岳明辉走过来,自认为特别有气场的用力抡开了手里的甩棍。

岳明辉站在那儿没动,脑子飞速的思索着自己该怎么样才能从以一敌三的状况下抽身。跑是绝对没有用的,让人追着打的滋味儿可是比正面迎敌来的痛苦多了。

然而对面三个人并不是来打人的,他们是来绑人的。打头儿的那个人几步来到岳明辉眼前,抬起胳膊照着岳明辉脖颈的地方砸了下去。

岳明辉没有动作,只是眼睛直直地望向了卜凡的方向。卜凡心中一颤,还没等想明白,身体已经做出了行动。



岳明辉被身后传来的力量猛的拽开了。他睁开眼向后踉跄了几步,看见卜凡已经立在了他面前,用手臂接住了原本冲着他来的甩棍。

一米九的大个子,长得又凶。此时这般,倒是很唬人的。对方的三个人看见卜凡皆是一惊,等反应过来想要出击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卜凡用左手臂接下那一记重击之后围着那人绕了一圈,再回到原点时那人已经被他挟持在了身前,一把弯刀精准的对准在那人脖子动脉的位置上。

没人看清卜凡是从哪儿掏出来的刀,特殊材质的刀身无论何时也不会闪出光亮暴露目标,突然扭转的局势让对面的两个人都慌了神,攥着手里的甩棍不知如何是好。

被卜凡挟持住的人更是吓得两腿发软,本来以为就是来绑架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少爷。谁承想遇上了个狠角色,卜凡勒着他脖子的手都能感觉的到他的颤抖。



岳明辉出奇的冷静,这一点是卜凡意料之外的。他只静静地立在原地,好像这些都与他无关。

“你们老大就派你们这几个货来绑人?下次多叫点人才算是尊重知道不。”卜凡完全不把三人放在眼里,语气十足十的嘲讽。

“你特么……”

对面的其中一人被卜凡的轻蔑惹的有些不高兴,向前迈了一步打算行动。可刚燃起来的斗志,就被卜凡接下来的动作浇灭了。

卜凡的眼神突然变得凶狠了起来,拿着刀的手朝着手里这人的脖子逼近了几分,完全没怎么用力就让那人淌了血,痛苦的脸都皱成了一团。

“回去告诉你们大哥,绑人这条路行不通。让他想想生意还做不做了。”

卜凡说完话撤了刀,把人用力的往前一推,正砸在余下两人的身上。三个人心有不甘的瞪着卜凡,卜凡也不恼,神色如常的看了回去。



三个人飞快的转过身上了车落荒而逃。没一会儿就不见踪影了。

岳明辉神色未动,是卜凡熬不住先开了口。

“那个.. 你没事儿吧。”卜凡把刀收回了袖子里,回过身瞅着始终被他护在身后的岳明辉问道。

“没事。”

岳明辉把自己的吉他拿起来,背在身后。

“那你...回家么。”

岳明辉没有回答。

卜凡不知道自己对岳明辉抱有一种怎样的情绪。这些日子的偷偷跟随,他看到的并不是一个预想中的纨绔少爷。而是一个和他前十八年的生命轨迹完全不同的...很不错的人。

你看,他还会弹吉他。

你看,他遇到这种情况都不怕的。

你看,他...长得真好看。

卜凡忽然觉得浑身都不舒坦,也...不敢去看岳明辉。最后只得磕磕绊绊地解释道:

“那啥...最近不太平,你爸怕你出事儿。我都跟了你小半个月了。”

“我知道。”

岳明辉笑起来了,刘海也随海风飘动。

“你...你知道?你知道那这些天...”

“你跟你的,我玩我的。哥哥我觉得你挺好玩的。”

岳明辉笑得玩味,就这样看着呆愣当场的傻大个。

“疼吗?”

岳明辉指了指卜凡的手臂,卜凡有些不自在地往后藏了藏。岳明辉这便不笑了,拽着卜凡的手便把人拉到了海边坐下。

岳明辉的手是偏凉的,让人忍不住想把那双手塞到怀里捂热乎了。

不过卜凡是不敢的。

“等天亮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现在,陪哥哥说说话。”

“不用我...”

卜凡剩下拒绝的半句话被岳明辉的眼神给截住了。他低下头,心里头埋怨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们两个,能有什么可聊的。



“你叫卜凡是吧。”

“啊。”

“多大了。”

“你查户口啊。”

卜凡有点不乐意说自己刚成年。一想到面前这个人比自己还大那么两岁,就觉得浑身不舒坦。

“年纪还小,干嘛非跟着我爸混呢。”

岳明辉把手撑在身后的沙滩上侧着头看着卜凡,眼里透出来的光星星点点的。卜凡一时没反应过来,张了张嘴,半天才说出一句:

“你爸...他挺疼你的,他有他的苦衷。”

“那你呢?你的苦衷是什么。”

岳明辉浅浅笑着,这样问道。

“我?”

卜凡没料到岳明辉会问他,刚想随便说两句糊弄过去,侧过头却望进了那双漆黑的眼眸。

他算是栽在这儿了。只得叹了口气,仰起头说:

“我啊...”

评论(14)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