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血腥爱情故事

*卧底凡x大佬岳
*之前段子续写
*并不血腥
*狗血 误会 激情开假车
*大概凑出爱情故事三部曲了吧

————————

夜里的阿辉和白天不太一样。

白天他的双唇总是紧紧抿着,看不出情绪,总让人忍不住猜测他是否不快。

这是一板一眼的贵族少爷。

无趣,斯文,也让人心生敬畏。

到了夜晚,人就变了副模样。

眉眼含笑,欲得像只白狐狸。仿佛在舞池里扭动腰肢的他是人们臆想中的。

不切实际,却又真切得诱人犯罪。

“其实他是个很温和的人呐。”

酒馆的老板带着一副眼镜,穿着件绿色的大衣。看着很是斯文。

他说着,笑眯眯地给前来打听人的大高个倒了杯酒。

“对他有兴趣吗。”

“如果说没兴趣没人信的吧。”

傻大个喝了酒,眼神迷离起来。耳边是老板的告诫。

“阿辉玩得很开的。”

这句话像魔咒一样,在一九二的男人脑中转个不停。扰得他脑子乱了。

他见过阿辉三次。

一次是照片,上面吩咐调查,他将这个男人的长相深深地记住在脑海中。

一次是初见,白日里的阿辉严肃谨慎,让他觉有些棘手,怕是难对付。

一次是此时。

眉眼,唇瓣,喉结...无一不美,无一不诱。

白色的单衣覆着线条流畅的皮肉。衣服有些大,袖子和下摆都要长出不少。

阿辉看到了他,走到近前,朝老板要了杯酒。

“我们白天见过。”

是肯定句。

傻大个愣住了,只是简单的谈话,却令他觉得惊心动魄。
他强迫自己去分析思考,可结果是脑功能丧失。只会傻呵呵地冲阿辉笑。最后才没头没脑地说出一句话。

“你衣服好大。”

阿辉笑笑,看着老板说。

“这是洋的。”

洋,是老板的名字。

傻二哈瞪大了眼睛,酒杯也碰洒了。好一会儿才像赌气似得,蹦出来俩字。

“恶心。”



傻大个叫卜凡,不太平凡。

阿辉全名叫岳明辉,月明星辉。

两人做了朋友,后来又做了兄弟。再后来...就成了仇人。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天色愈黑,雨势愈大,最后就成了瓢泼大雨,冲尽了半城的晦暗泥沙。

卜凡的脸上沾了血迹,胳膊也因适才的挣扎而造成了轻微擦伤。看着很是狼狈。

他被人扭送进岳明辉的房间,里面有两个人,岳明辉和木子洋。

岳明辉穿了那件卜凡很喜欢的白色薄衫,如果不是木子洋的卜凡会更喜欢。岳明辉不笑的样子向来严肃,但这次却显得很从容。木子洋则低眉顺目地立在一旁,看不出喜怒。

“在这里吗?”

木子洋开口问道。

岳明辉没有任何表示。木子洋便当他是默认,拿着枪,一步步向卜凡走去。最后将枪口对准了太阳穴的位置。

“等等。”

岳明辉终于开了口,他走到卜凡近前,微微俯身,将头靠近卜凡的脸。他在看他的眼睛。

瞧瞧,他们还带着相同的耳饰。

木子洋以为岳明辉心软了,正要劝,便看见岳明辉向他伸出手。

“把枪给我,我自己来。”

于是那把枪又到了岳明辉的手上,而后轻轻地,抵在了卜凡的颈动脉处。

岳明辉轻笑了一声,卜凡觉得这声音很好听。

“还不想解释吗。卧底同志。”

卜凡还是没有说话。他也无话可说。

岳明辉的眉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他的食指微微用力,扳机将要被扣动。

只听“咣”地一声,手枪脱手而出,砸到了一旁的白玫瑰花盆。

很遗憾,岳明辉没能下得去手。



室内只剩了他们两个。

卜凡被捆着,倒在地上。而岳明辉喝了些酒,坐在卜凡面前的椅子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想杀我吗?”

卜凡没有回答,他不知道怎样回答。

他原本就是来调查岳明辉的,可他心底却受不了岳明辉受一丝委屈。

他舍不得的。

岳明辉唇角一勾,缓缓地蹲下,将卜凡的束缚解开。

卜凡很诧异,这是要.. 放了他吗?

岳明辉的的双手揪起卜凡的衣领,面颊逐渐贴近,最后鼻尖贴着鼻尖,形成一个很亲密的姿势。

“不是想杀我,那是想上我啊。”

岳明辉轻声说着,每一个吐字都会将醉人的酒气喷洒到卜凡的脸上。说到最后的“我啊”时,岳明辉特意将唇贴在卜凡耳边。

温热的气息,敏感的位置。

卜凡的喉结不可抑制地涌动。之前生死一线并未令他紧张,现在岳明辉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却令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所适从。

忽然天边打起了闪,雷声轰鸣。本就昏暗的房间瞬间犹如白昼。两个人清晰地望进对方的眼中。

同样的晦暗幽深,不能见底。

这不是岳明辉向来喜爱的,傻凡子的眼睛。那本应是像大狗一样湿漉漉的,清澈的眸子。

他骗人。



卜凡从岳明辉身后抱住他,面颊贴着面颊,亲昵地蹭了蹭。

九厘米的身高差很合适亲吻,于是卜凡这样做了,他在岳明辉耳畔说:

“对。”

就是想上你。



房间是昏暗的。灰暗的窗帘卷着那风,向室内荡。窗外偶有雷鸣轰隆,窗内...只有耳鬓厮磨。

一切都是突然的,热烈的,却也是理所应当。

卜凡的两只大手按着岳明辉的胯骨,唇舌则在身下人已经半袒露的胸膛处游走。

在那暗红的地毯上,黑色大衣的男人压着白色。

而岳明辉就任他胡乱施为。时不时说些羞人的情话。

卜凡的耳根红了,他喜欢这情话,但嘴上却说他恶心。

只要一想到岳明辉身上这件衣服是木子洋的,卜凡就忍不住自己去多想。

真恶心。

“呵,哥哥恶心吗?恶心你还喜欢哥哥?”

岳明辉笑得肆意,玩味的感觉浓厚。仿佛卜凡只是他手上的一个玩意。

他要他的命,也要他的心。



卜凡说不出不喜欢的话,这违心。但他更说不出喜欢,这难以启齿。只得在岳明辉身上用力气。

衣服被强制性地脱下,撕破了,散乱地扔在一旁。皮肉覆着皮肉,骨头冲撞着骨头。

卜凡像个冒失的新手,冲撞的动作都是激烈至极的,没有章法的。岳明辉显然很疼,面色发白,眼角也被激烈的情事逼出两滴泪来。

但他偏爱这傻狗的冒失,青涩和赤诚。

他恨不得一整颗心都剖开来给他,恨不得整日里不做事只纵着他胡为。

他怎么敢...骗他呢?

岳明辉用舌尖不断地在卜凡的颈部画圈圈,然后是亲吻。湿滑温热的触感刺激得卜凡头皮发麻,他无暇思考,只一次次地向身下人的身体最深处耕耘。

岳明辉先受不住了,他仰着脖子张着唇,情欲的刺激让身体不住地发颤。最后将乳白色的液体喷在了卜凡的小腹上。而卜凡,则将那些东西留在了他的身体里,一滴不剩。

岳明辉的牙齿贴着卜凡的脖颈,那是他适才亲吻的位置。而后轻轻地,咬了下去,一点一点用力,直到咬出血来。



房间里比之前安静。

卜凡并未出声,他搂着岳明辉,胳膊已经因为过分疼痛而开始颤抖。

岳明辉舍不得咬死他的。谁都知道。

“真想杀你。”

岳明辉用手抹掉了嘴角的血。

他该杀掉卜凡,给因故去世的弟兄交代。

他该杀掉卜凡,为了保住自己的命。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合该如此。

他岳明辉,也从不心慈手软。

他这次是真的动了杀心。

岳明辉起身,随意地将卜凡那黑色的大衣披在身上。大腿内侧还有不明液体顺着粉红色的吻痕往下流。

是深黑色与粉白相融合的瑰丽艳景。

白玫瑰的花盆附近,趟着那把手枪。

“阿辉。”

卜凡这样唤他,然后低下头。

“对不起...我...”

不知道是对适才恶劣的情事心怀歉疚,还是为他接近岳明辉的目的不纯而道歉。

岳明辉管不了那么多,他受不了卜凡一只大型犬欲哭的委屈样子。

他三两步走到近前,伸出手按到了卜凡被咬破仍在冒血的伤口上。

鲜红的血从白皙的指缝间流出,滴落在暗红的地毯上。

竟分不清,暗红与血红了。

————————完————————

可能有点跳跃
大概是凡子在大佬岳身边做卧底
岳喜欢凡子的单纯
但没想到人家是卧底 就很气
然后要杀舍不得 激情碰撞 完

评论(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