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说个爱我(完)

前文:【卜岳】做个好梦

————————————————

岳明辉看着面前僵直了身体却始终开不了口的卜凡。觉得自己怕是跟哈士奇待久了,也开始干蠢事了。

不知道是被什么冲昏了头脑。

或许是那蹩脚的安慰人的话语,或许是大型犬惴惴不安的模样。

他喜欢将事情都摆在台面上讲,但并不代表他希望自己和卜凡的关系能冲破现有的桎梏。

他一切都没想好,只是一时冲动在作祟。

但话已说出口,没有转圜的余地。

他不能摆摆手说,凡子我开玩笑呢,咱别说。

这不耍人玩嘛。

他只能愣愣地蹲在原地,等待卜凡的回应。

说实话,岳明辉隐隐的有些期待。



录完节目已经是晚间了。明天一早就会有很多人拎着行李离开这里。

卜凡真情实感的哭泣让岳明辉有些脑壳痛。

他一只手揽着卜凡的肩,形成一个半抱式的动作。而卜凡就顺势蹭到他怀里。

这令岳明辉忽然想起今天张pd形容卜凡的那个词。

俏皮可爱。

“凡子,凡子别哭了。”

岳岳觉得自己这样很像是为女朋友哭泣不止而发愁。

俏皮是很俏皮,可爱也很可爱,似乎除了高大了点没什么毛病...吧。

岳明辉其实是有点感触的,但他更是内敛的,不外露。

更多的是心疼卜凡。也有点羡慕这大个子的山东人能毫不顾忌地哭泣。

他...永远都是偷偷背过身去抹眼泪的。



卜凡后来又去道别了,然后和大家一起闹一起玩。折腾到了很晚。

岳明辉最近有点浅眠,不知道是因为压力,还是别的缘故。

卜凡在他会安心。

可是卜凡没在。

岳岳睡不着会想最近困扰他的事情。

一、想明白,二、找出解决办法。

愿不愿意,愿意。喜不喜欢,喜欢。

然而事情并不是简单的是非题。

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感性也永远比理性更占上风。

但他们活在世上,还走在这样一条烈火烹油的道路上,难免要顾及现实。

这都是他,选择之初就思虑清楚的。

但逃不开的不仅是现实,还有感情。

这一点,岳明辉也想清楚了。



“你怎么还没睡啊。”

卜凡蹑手蹑脚地推开门,上铺灵超和木子洋已然熟睡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然而下面还点开着盏小夜灯。岳岳趴在床上按着笔记本上写字,昏黄的光映得他的脸都模糊了。反而有一种圣洁的美。

不设防地,夺人心魄。

岳岳瞧见是他,便起身将夜灯收了起来,从床铺底下摸摸索索翻出什么。

卜凡一看,愣了。嗓门险些没控制住。

“你还藏烟?”

岳明辉抽出两根来,压着嗓子让卜凡小点声。后又指了指门,示意一起出去抽。

“不了吧。”

“你是不怕我?”

岳明辉挑了挑眉,笑了。没了灯光,卜凡只能透过月光看他的脸。

看不清眼睛,就好像是什么都看不清。

“谁...谁怕你了。”

卜凡确实怂了。
昨晚憋在心底的话险些宣之于口,却被一只捣乱的猫打断了进展。

他看见岳岳仿佛松了一口气。

这心,也就沉底了。



天色不甚明朗,是暗的。月亮也藏进了云层里,寻不见踪影。

两个人倚在栏杆前,想些不着边际的事。

岳岳抽烟的时候想,他这辈子就没这么墨迹过。

卜凡则想的是,今天已经快哭死了,他可不想再哭了。

说不清是谁先开的口,几句闲话,就聊了起来。他们可聊的话题很多,练习,录节目,或者是音乐。

只要是岳岳说的话,卜凡都是爱听的。

“凡子。”

岳岳冷不丁地唤他,卜凡一时僵住了,不知该有何种行动是好。只得不咸不淡的“啊”了一声。

“咱俩也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哥哥知道你对我好,我不喜欢兜圈子,我...”

“我知道了。”

卜凡用手捂着脸打断了岳岳的话,声音也闷闷的,透着可怜。

“诶不是...你别哭啊...”

“咋了,咋了。还不能哭了是咋的。我委屈不行啊。”

岳明辉哭笑不得,掐了手里的烟,说:

“啊行,继续。”

卜凡反倒不哭了。

他把手拿了下来,不再执意遮挡眼睛。两个眼圈红红的,像只可怜的无主大狗。

岳明辉见不得大狗子委屈,只得内心哀叹下自己,而后两步走到卜凡身旁,把人抱了个满怀。

“傻子,说个爱我这么难吗。”

岳先生紧紧贴在卜先生的胸口,这样说。

————————完————————

现背不太想写了
所以大概到这里就结了
给大家比心心❤

评论(10)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