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东京爱情故事(下)


上篇戳这里

山东人x北京人的爱情故事
所以是东京爱情故事

卜莉香一点都不勇敢

————————

“疼...”

卜凡眯着眼睛,嘴里喊着疼,心里却觉得很愉悦。

一脸不耐的男人正举着毛巾在他脸上擦拭。这是个暧昧的距离。令卜凡觉得从脖颈到面颊都开始微微发热。用冷水浸湿的毛巾也是无用。

“那你自己来。”

男人火气不小,把毛巾丢到了卜凡脸上。

卜凡倒也不恼,只是莫名地觉得委屈。乖乖地自己把毛巾按到了面颊上。

是冰凉的,面颊却似火烧。

男人许是没料想到卜凡一句反驳也没有,但也只是微微怔了一瞬。

他此刻,心里已经乱了,理也理不清楚。



时间倒回至两个小时之前。

卜凡正面对着这位丢了孩子的“妈妈”。

他的脸被打肿了,看着一点都不帅气。更要命的是这位妈妈非得抓着他去给他找孩子...

你说这气不气人。

木子洋还偏偏这时候来了电话。

“什么?捡了个小孩?”

卜凡偷眼看岳明辉,只见他眼睛忽地亮了,整个人三两步跑到卜凡面前,凑近了跟着听。

“他家人在我身边呢。哦好,我知道了。”

卜凡挂断了电话,笑着冲岳明辉说:

“巧了,人让我哥哥捡着了,在酒店呢。你就烧高香吧,你儿子能碰上我哥哥。”

岳明辉显然没有多废话的性质,他眉头紧拢着,握住了卜凡的手腕。

“酒店,在哪。”



酒店在涩谷。

卜凡对这里最大的印象是,涩谷有个代代木公园。东京爱情故事中,莉香与完治就是在这里转身分手的。

他本也不爱看这些情啊爱啊的电视剧,何况这剧比他都老。也是偏巧,看了个大概。便寻思着有机会去瞧瞧。

计程车行驶过代代木公园时,卜凡正偷偷看着岳明辉的侧脸。

许是顾念着灵超扣在人家手里,岳明辉的态度和缓了很多。但他应该还是挂心的,拧着眉头,玩自己的手指。

卜凡觉得岳明辉很好看,手相较自己小了些,却是正好可以握在自己手中的大小。他的侧脸被昏黄的灯光笼着,眉眼和唇形都漂亮得过分。

只是毕竟儿子都那么大了。人确实是憔悴了些。若是早些年,他当比他儿子还好看些吧。

不说话的样子,还是很温柔的。

他竟还觉得这揍了自己两拳的家伙温柔。卜凡甩了甩头,赶紧把这奇怪的念头打消掉。

岳明辉注视到卜凡的动作,便微微侧过头看他。卜凡只觉得浑身血液瞬间冲至头顶,整个人好像无法思考了。

他不敢去看岳明辉,只能没话找话似得瞎聊。

“你...看过东京爱情故事没有?”

“...没有。”

“你其实可以稍微看看。”

“不了吧。”

岳明辉虽然拒绝得很无情,面上却是笑了。

这个大个子有点傻乎乎的。

让人讨厌不起来。



“人都睡着了。进来...”

木子洋打开房门,他的动作很轻,似乎是害怕惊扰熟睡的少年。声音也压低了些,显得比往常更加温柔了。

但他的声音在见到岳明辉的那一刻戛然而止了。岳明辉的步子也忽然停顿住,只盯着木子洋的脸看。

那眼中有什么呢?卜凡看不懂。

这很不寻常。甚至让卜凡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慌张。

是岳明辉打破了沉寂。

“出去说吧。”

木子洋点了点头,随手拍了拍卜凡的肩,意思是让他进去陪小孩。

卜凡没有别的办法,他不能去窃听人家两个人的谈话。

他只能在这里,陪着熟睡的小孩。

在这两个人眼中,他也是...像孩子一样的存在啊。

真教人不爽。



木子洋和灵超的房间在隔壁。

岳明辉把毛巾甩给卜凡后,就一个人在窗边坐着。从酒店的窗口可以望见涩谷的街景。

肉眼所见其实不如想象中美。但谁不追求个亲身体会呢。

好像不亲身经历一遍,就不认输似得。

好像不见一面,就扔不下似得。

说不感慨是假话,但再多的情绪,没了。

“你跟我哥哥认识。”

卜凡也不是问他,只简简单单地陈述这个事实。

“嗯。”

卜凡便再没多话了。



“老岳啊。谈过。”

木子洋是很坦诚的,甚至谈起时还有几分愉悦。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过去的事。

卜凡嫉妒了。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留在东京一周了。木子洋在盯着灵超拍摄的事。

谁能想到小于公司的小孩让他捡着了呢。

这不是缘分什么是缘分?

好吧,卜凡和老岳也是缘分。

人好端端一傻孩子,偏被岳明辉给吃死了。

怨不得傻呢。

“也没有特别的原因。事情赶着事情,就结束了。”

木子洋垂手立在镜头旁,说着。拍摄暂停,小孩就跑过来抱着他的胳膊。

竟比黏岳明辉还过了几分。

岳明辉买饮料回来时就见着这样一番情景。额前的发遮住了他的眼睛,心中没有特殊的滋味,倒是有些好笑。

笑木子洋,也笑卜凡。

大个子一脸忐忑地跑过来,嘴里嚷嚷着自己要喝什么,还给小弟拿饮料。身体却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傻气的做法,往好听了说,叫体贴。

直白的讲,就是多管闲事。

“卜凡,你好烦啊。”

“啊?”



离开东京的前夜,卜凡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了代代木公园。

这里比卜凡想象中大很多,而且近三十年前的小广场也实在是难找。

木子洋和灵超懒得动,两个人便悠哉悠哉地逛公园。

岳明辉嘴里说着老年人受不了这个,实际却是乖顺地跟着卜凡瞎走。

他也不老,不过26岁。

卜凡不喜欢他总说自己老,闹得自己跟个小孩似得。

“行了啊,找不着算了。三十年前的破广场,早改建了吧。”

卜凡摇摇头,回头望着岳明辉。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或许只是...想和他多待一会儿吧。

岳明辉靠近了他,接着说道:

“再说你找它干嘛。一个知名分手地点。”

“如果我说,我想告白呢。”

岳明辉表情没有一丝破绽,他还是那副微微笑着的面容。

“那怕是也会无疾而终吧。”

卜凡听了这话沉默了。手玩着帽子上的飘带,心情却出奇的平静。

他忽然想念绕口令。

听说,一句“我喜欢你”比说五百遍绕口令还难。

八百标兵奔北坡, 炮兵并排北边跑...

在这种尴尬的处境,卜凡神奇地在心里默念起了绕口令。

但岳明辉显然不让他继续了。

他握住卜凡的手腕,说:

“要告白,换个地方好吧。”

————————完————————

评论(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