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飞咻】星与月

我花花 @叫我总攻大大 的点梗
昔翰星x闵松月

*两只都是灵魂
*古代 虐 ooc
*一发完

————————

“良人等我归家。”
“我等良人归来。”

驱魔人看了看天色,已是黄昏时分。看他的脚程,不出岔子,今日晚些时候应是能入庆州城的。

他是第一次来庆州,难免便绕了些弯路。等望见城门时,已是三更天了。

天色转阴,天上无星无月。又正是鬼祟出没的时候。驱魔人虽有一身本领,却也不由心下惴惴。

行至城门口,果然有一邪祟之物横在路前。

驱魔人见他满身血红,身着铠甲,怕是战场的亡灵。新罗已好多年没有战争了,这亡灵迟迟不肯投胎,怕不是怨气太重?

他还没开口相问,便见那亡灵向他躬身行李。只求他能带亡灵进城。

驱魔人不解。进城又如何呢?

战争也已经是数十年前的事了。

亡灵摇了摇头,只说:

“良人等我归家。”



数十年前。

年节将近,庆州城内夜夜灯火鼎盛。然新罗与百济的纷争愈演愈烈。王与众臣下商讨良久,终决定出兵百济。

虽是下下之策,却也是唯一之路。

“翰星,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

昔翰星穿着红色的铠甲,骑在马上,回过头望了望远处的庆州城。黄沙弥漫,看不真切,也迷了眼。

同伴招呼着昔翰星快走,他只好不再留恋,策马跟上。

一骑绝尘去,再无庆州影。



昔翰星是新罗兵将,此次自是要随军出兵。

他年纪轻轻,倒也无甚挂念。唯一令他放心不下的,便是闵松月。

那是他,心中认定的妻子。

命令下达时,闵松月一言不发地看了他许久。而后便离开了,没有多说一个字。

昔翰星知道松月是不想他去打仗,但他没法子。

纵使明知艰险,这也是他保家卫国的责任。是必须要承担的。

若他生还便罢,若是...也好。

松月大可娶妻生子,不必和他过被人指指点点的日子。

临走的那天,风很大。昔翰星走的很迟,他在等闵松月的送别。

还是没有等到。

他心情沮丧,背着包袱向前走了十余丈,忽然听到一声叫喊。

是唤他的名字。

心中的那人穿了件白色的袍子,人和衣袍一样白皙。他跑着向自己奔来,衣角被风吹得肆意飞舞。

闵松月还是一副不虞的表情,他板着脸,把手里的包袱塞进了昔翰星怀里。

“你给我活着。知道吗。”

“我在家等你。”



军营三更天时就已经很安静了。昔翰星是个小将军,自己可以独居一间军帐。

明日正式开战,不知怎的又是无眠。

他点了烛火来,轻轻打开了已经捧在心头无数次的包裹。

包裹里有几件松月给他准备的衣服,还有些他没想到的日用品。最特别的,是一块拇指大小的玉石。

昔翰星见过这块玉石,这是...松月从小配在身上的。

他第一次见到松月佩戴它,还是很小的时候。他顽皮去摘树上的甜果,而小松月看都不看他,只把玩着系在项间的玉石。

小翰星摘了甜果,讨好似得递给了小松月。小松月便也把玉石给他瞧。他说:

“这个玉石是月亮。就是我。”

小翰星闻言,把手里的玉石攥得紧了些。

他想要月亮啊。从小就想。

昔翰星从回忆中转醒,不由莞尔。他又把包袱里夹的小字条拿出来看了又看。

上面写着:

“现在它是星星了。”



那场战争最后还是新罗胜利了。但付出的是数年的征战和万千将士的血肉。

包括昔翰星的血肉。

他记得血已经把自己的红色的铠甲浸湿了。最后一个念头是,自己竟没把那块“月亮”配在身上。

而他的月亮,正等着他回家。

于是他的灵魂飘啊飘,终于飘回了王城。

却因王城极盛的阳气被阻在了城外。

从此,便是很多年。

“你的家在哪里?”

驱魔人问他,昔翰星便向一个方向缓缓飘着。他的速度很慢,并没有驱魔人想象中的热切。

但驱魔人一瞬便了然了。

乡在人不在,是家也非家。数十年的光阴,良人怕是也不在了。

他心底是知晓的。



事情比驱魔人想象得更加悲伤。

昔翰星的家,那处小宅院,不知何年何月被拆了并改建成了其他的房舍。和几间店铺混在一起,再也寻不到了。

驱魔人觉得这亡灵着实可怜,便安慰他说:

“他不在了,你也转生去吧。”

昔翰星飘在熟悉又不熟悉的街道上,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

“他说过,他在家里等我。”

驱魔人暗叹了一口气,却也无奈何。他翻查出了包裹中的银钱,所剩无几,若再无人找他驱魔,怕是无三餐可食了。

他肉体凡胎的,弄不好也变了鬼。正思付间,忽见几个人拿了符咒往一处房舍的大门上贴。

这三更半夜的,看着诡异至极。

驱魔人上前搭话,方知这房舍里招了邪祟。有年头了,一直赶不走。最近房主不知想了什么办法,弄了些符咒来三更半夜贴在门上。如此已是月余。

驱魔人心道生意来了,带着这几人进了房舍。果然见一白色灵体飘在屋内。驱魔人想了想,冲那房主道:

“可有玉石灵器?”

房主愣了片刻,便从怀中摸出快同体润泽的玉石来。不知是哪里淘来的。

驱魔人看了看,借这玉石之灵气略施咒术,便将这亡灵收在了法器中。

众人感恩戴德,不光给了驱魔人不少银钱,还让驱魔人在宅院中暂住。



驱魔人坐在桌前,窗口立着亡灵昔翰星。

他几次跟昔翰星搭话,想劝他转生,终是无用。只得边叹气,边把新收的亡灵放出,将他先行超度。

这亡灵的模样也看不真切了,若再不转生,怕是要灰飞烟灭。

唉,这是什么世道,一个两个的,都不愿去转生。

驱魔人正打算起身问询,怀里收着的玉石忽然掉了出来。

两只亡灵一同向此处看来。

驱魔人捡起玉石,问昔翰星:

“你识得这玉石?”

昔翰星点了点头,言:

“这是月亮。”

而那个似乎很安静的亡灵,低着的头忽然抬起,他的话斩钉截铁。

“这是星星。”



驱魔人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看昔翰星,沉默的亡灵只注视着另一只亡灵的方向,似乎除了他再没有其他色彩。

而那面目模糊的亡灵似乎并无所觉。他只盯着那玉石,好像身遭一切都与他无关。

“你一直在这宅邸里,不去转生,为了什么呢?”

驱魔人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我等良人归家。”

他听见那面目模糊的灵体,或者说闵松月,这样答。

驱魔人看见窗外由因转晴,月从云层中穿出。

流光熠熠,星月齐辉。

————————完————————

评论(1)

热度(41)

  1. 叫我总攻大大喻文州的心脏 转载了此文字
    “良人等我归家。”“我等良人归来。”我真的是要吹爆我媳妇儿了吧!怎么每次都能把我的点梗写的这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