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 黑道au】软肋 7


Chapter 7 十年

木子洋领回来一个小孩。

说是小孩,却也没那么小。很瘦个子还高,好像风一吹就折了。他看上去很乖巧,只轻轻地拽着木子洋的衣角,跟在他身后。

“有吃的吗。”

木子洋说着,把小孩拉到身前,轻轻地将小孩的手拢在了自己的手中。软软的,还有点凉。

“咱家能有什么啊。”

卜凡嘴上这样说,还是去厨房翻找了一圈。

说是厨房,也只是个放了冰箱和小桌子的小隔间。他打开冰箱门,几乎是空无一物。只在角落里发现了几袋泡面。

“你们吃面吗?”

卜凡扯着嗓子这样喊。

“你还会煮面呐。”

回应他的人是岳明辉。他一副发现新大陆的表情,三两步走到卜凡跟前,倚着墙看卜凡忙活。

“咋啦。谁还不会煮面是咋滴。”

“我就不会。”

岳明辉说得理所应当,卜凡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只不过心里想着,谁也舍不得让他动手的。



小孩的头发长且乱,挡着眼睛和大半张脸。木子洋给他洗了脸,岳明辉又将他挡脸的发丝给拢了起来,扎了个小揪揪。

是个清爽漂亮的男孩。

他说他叫灵超,十六岁。其他则都说不记得了。木子洋其实怀疑他要再小一点,可能怕自己不收留他,才说的大一些。

木子洋见到他的时候,他正被人扣着手腕打。理由是小孩要偷他的鸡,这是在教训小偷。

而小孩则瑟缩着身体,嘴里不住地说没有。

木子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种事他一向是懒得管的。他们过去连自己都养不活,拿什么去管旁人。

许是最近日子安慰了,又或许只是灵超运道好。木子洋将他救下了,还带回了家。

十六岁,不小了。

卜凡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能养活自己了。

木子洋实在没理由说服自己,将他留下。他和卜凡每天都有工作,没有人可以照顾他。他也没有多余的善心,施舍给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孩。

或许他能做的,只是管他一顿饭。然后将小孩扫地出门。

这让木子洋有点难过。面也没吃两口就搁了筷。



“你怎么不吃了?多好吃呀。唉这么好吃的面。小弟多吃点。”

岳明辉感叹着,把碗里的鸡蛋夹给了小孩。

卜凡听岳明辉说好吃,心里乐开了花。甜丝丝的,嘴都合不拢,活像个大傻子。

木子洋看着吃泡面吃得贼开心的岳明辉,又看了看傻了吧唧偷笑的卜凡凡。心中不由叹气,自己怎么跟这俩货在一块吃面。

哦,还有个吃白食的小孩灵超。

木子洋上手摸了把小孩的头,小孩没有躲,只是很乖巧的抬眼看着他。

这是小鹿一般的眼睛。

干净又澄明。



木子洋和卜凡谈起收留灵超的时候,岳明辉还没走。事实上,他是要等木子洋一起走的。

他们最近住在一起。

岳明辉随手拿起一件木子洋的外套,已经披在了身上。

“你是哥哥我听你的。”

里间传来了卜凡的声音。

现在的天气仍是微微冷,岳明辉缩了缩脖子,想着自己或许得戴条围巾了。

唔...下次,许是可以给灵超买条围巾。

卜凡出来送木子洋和岳明辉,那两个本就高瘦的男人并肩站在路灯下,拉出了两条灰暗细长的影。

“我们走啦。”

木子洋冲卜凡挥了挥手。岳明辉则一直浅浅笑着,好像微笑是一种本能的修养。

卜凡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心中忽然涌起一种难言的情绪。

他想和岳明辉一起,一起走在路上,肩并肩。

他后来想起这天,发现这辈子也是如此。他追赶他,或者他等待他。

但他们,永远都不是同路人。



卜凡从回忆中蓦然惊醒,他觉得胸有些闷,便下了床给自己倒了杯水。

墙上钟表时针指着十一多出一点的位置。还没到十二点,可他没有事情可做。

他发现自己在监狱里想得明白通透的事情,一出来又成了一团乱麻。

反倒是回忆翻涌,将他这灰暗的十年记忆彻底淹没。

倒不如,不回来了。

卜凡不止一次动过这个念头。他不是纯粹的少年人了,他思考事情要考虑的不再是简单的黑与白。

反倒是岳明辉,越活越回去了。

仿佛当年那个谨慎理智的小辉不是他了。

卜凡点了根烟,这能让他停止无谓的思考。陷入一种麻痹自己的愉快中。

这烟是放在柜子里的,细长的女士烟,看着像岳明辉惯抽的牌子。

卜凡开始怀疑这屋子是不是岳明辉住过,不过下一刻他就不怀疑了。

因为岳明辉刷房卡进来了。



岳明辉走进来的时候动作很轻。他看屋子是暗的,以为卜凡已经睡了。是明显的烟味让他发现了瘫在沙发上的大型犬。

谁都没有动作,是卜凡抽完了一支烟才开了口:

“你怎么来了。”

“这是我的房间。”

这个答案让卜凡有些错愕。他没想到岳明辉也会跟他打直球。

这话他实在没法接。

“平时忙,我就住这儿。方便点。”

卜凡听木子洋说,岳明辉一直在把生意往白道上拽,不能说忙得脚不沾地,却也是瘦了一圈。

他跟十年前比,瘦了很多。

但卜凡反而觉得他更好看了。褪去青涩,理智成熟的样子更适合岳明辉这个人。

这个人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一切都对卜凡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过去是这样,如今...更加强烈。

“你睡吧,我再去开间房。不然我回去也是...”

最后几个字没说出口,便被岳明辉整个人扑上来,深深陷入了沙发中。

他喝了酒,很多。酒气与烟味杂糅在一起,这让卜凡更加透不过气了。

“哥哥又不会吃了你。”

岳明辉把头埋到卜凡怀里,嘟囔着。他紧紧拥着,卜凡推不开,也舍不得用力气推开他。

便维持这个姿势维持了很久。

“岳岳。别这样。”

卜凡略有些低沉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岳明辉不会醉的,他就算喝再多酒,神智也是澄明的。借着酒意耍赖这种事,一点也不像岳明辉做出来的。

卜凡初步怀疑是灵超支的招。这小子惯会撒娇的。

“凡子。”

岳明辉唤他,像十年前一样。

“总得给我个理由。”

岳明辉从没这样委屈过。纵是十年前刚出事那阵,他也是一个人扛过来没掉过一滴眼泪。

他等了十年的卜凡把他拒之千里,就好像在他心上狠揉了一拳。

疼的。

卜凡叹了口气,将头微微躲开。

“我们自始就是两样人。你跟洋哥说过的,你自己却忘了。”

岳明辉愣住了,卜凡的手握住了他的。大手的拇指不断摩挲着他的虎口,亲昵的,还带着丝眷恋。

“你比我清楚。”

“十年,太长了。”


评论(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