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匪与僧(一)


好土匪凡x坏和尚岳
涉及一点点洋岳
岳瞎写岳快乐


大雄宝殿之上,香火鼎盛。从半山路便能得见些许渺渺青烟。

来人是个锦衣小公子,身后跟着四五个家奴。他生的极漂亮,白玉为皮,青松做骨,一身钟灵毓秀的气度,不似朱门公子,倒像是在山中孕育的精灵。

小公子爬上山时,已经是晌午了。他立在殿中,侧着头端详庄严佛龛。

没个意趣。也不知岳叔怎就铁了心来这鬼地方。

方丈来迟了。他对待小公子的态度很是恭敬,看得一旁的小沙弥瞠目结舌,也不知这公子是什么来头。据说是姓李,那身世可就不好说了。

“我知我岳叔藏在你们这儿了。快把人交出来。”

“李公子莫动怒,此处倒是有一个俗家姓岳的僧人。只是...”

李公子双目圆瞪,倒是比冷漠的样子可爱了几分。他提高了声音问:

“只是如何?你快说!”

“只是...前日里不幸被匪徒捉了去。”



说这岳明辉,本是京城人士,数月前来此山寺出家。官家关照过,这位爷说不得惹不得,也不能给他剃度起法号,只当是在此带发修行。

可岳明辉本人不干啊。不给剃是吧?自己剪。这便把发髻散了,剪了个了断。

方丈没辙,正赶上有位凌公子痴于佛法,便指了岳明辉去给人家讲经说道。

凌公子还是个半大孩子,比岳明辉足足小了十岁。对这气度卓然的僧人生了孺慕之情,便请他去家中做客。

“嗨,我这刚读了几个月经书啊。”

岳明辉本是不愿离了这山门,奈何经不住凌公子再三央求,这便同意了。

偏在这路途中,生了祸事。



“我让你们去抢东西,绑来个和尚做什么?一天天的就搞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说话的人身量很高,大概有八尺有余。似乎是这些匪徒的首领,听上去是琅琊附近的口音,还蛮好笑的。

于是岳明辉便笑了。被绑着狼狈地倚在墙边,却笑得恣意。听得人心里暖洋洋的。

那人走上近前,捏着岳明辉的下巴看了看。长得还挺好看的。只不过...

“穿着僧衣,头发不伦不类。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和尚。”

“对,是不正经。”

岳明辉讨厌这个捏下巴的动作,所以跟那人较上了劲。偏着头,嘴巴噙着笑,说出来的话一股子流里流气。

那人一愣,怔住了。不知是因为没见过这样的和尚,还是因为这好看和尚的挑衅。半晌才听手下人说道:

“这和尚是城中凌家的客人,应是能换钱的。”

“嗯对,我还挺值钱的。”

岳明辉还附和了一句,点了点头。看得那首领倒不知如何接话了,只得先让人把他关起来。

岳明辉被人推搡着往前走,笑着回头看了一眼那首领。笑的含义不明,却看得卜凡心头一紧。

对了,山匪头领名叫卜凡。



卜凡是琅琊本地人,自小便长在山中。不能说是占山为王,却也有一小股势力。整日里做些劫富济贫的营生,倒也在乡野中有几分威望。

此次本是让人去截凌家的货物,没料想弄来个和尚。还不是个正经和尚。

卜凡晚间拿了份饭食去关押岳明辉的屋子里送饭,顺便盘问他两句。万没想到人已经挣脱了绳子在屋子里东翻西找。

“诶,是你啊。谢谢谢谢,我正找吃的呢。”

语罢便喜笑颜开地接过卜凡手中的饭食,只看见碗里的肉眉头稍微皱了皱。

卜凡起了逗他的坏心,故意道:

“寨子里的粮食浪费不得。肉和饭,通通都得吃下去。”

他板着脸,两句话说的干巴巴的。其实心里已经想好了,要是这和尚不愿吃就叫人弄些斋饭来。

岳明辉闻言倒是乐了,整张脸都美滋滋的,夹起肉来说吃便吃了。

哪里像个和尚。

“那敢情好,我好几个月没见着荤腥了。可惜这肉炖得一般。你不知道,京城有家酒楼,那红烧肉做的...”

卜凡歪着头瞪他,岳明辉便乖巧的闭了嘴。这家伙一看就是个不聪明的,但凶巴巴的样子看着怪怕人的,还是不惹他的好。

岳明辉打定了主意,便准备不去理会他。谁知道忽然被那人拽住了手臂。

“你怎么不跑?”

岳明辉偏过头看了看被自己随意丢在一旁的绳索,随后便盯着卜凡瞧。盯得卜凡心里发慌。好一会儿岳明辉才冒出一句:

“我跑了,谁管我肉吃啊?”

卜凡气结,这可真是个坏和尚。



可他偏偏就总想去见这坏和尚。

偶尔半天见不着了,总觉得心里没着没落的。不知怎的岳明辉也不跑,大有在山上常住的意思。卜凡便也不拘着他,随他闲逛。

凌家不是没来过人赎他,卜凡的要价越来越高,最后干脆撂下话了。

不放人。

这日岳明辉走到了寨子最高的位置,他望着远处青山渺渺,和隐在山雾中的山寺。忽然觉得没个意趣。

躲到寺里已是不得已。既入了佛门,如今躲在山寨里又叫个什么事呢?

不如回去,把事情理个明白。

待岳明辉思虑清楚,一回神,卜凡已经立在他身后了。

“那个...刚才找你半天。”

岳明辉这些日子已经把卜凡都脾气摸了个大概。这样说话多半是带着埋怨委屈的。

岳明辉知他人不坏,待自己也蛮好。卜凡又比自己小上几岁,便把他当自家弟弟看待了。

“怎么?就真一时半刻都离不了我?”

这话带着调笑的语气。卜凡心知肚明,却还是忍不住自乱阵脚。梗着脖子嘴硬道:

“谁...谁离不了你了。”

“既然如此,那岳某就先行一步了。”

岳明辉冲卜凡抱了抱拳,提步便要下山而去。

卜凡傻了眼,三两步急忙走到岳明辉跟前,拽住了坏和尚的手。

他的手跟自己比起来算是很小了,手指纤细,正好握在掌中。

“不能走。”

“如何不能走?”

卜凡一时僵住了,甚至忘了岳明辉本就是自己虏来的。只得委屈地低下头,干巴巴地重复着。

“就是...不想让你走。”

岳明辉的僧袍被山中的风吹得蹁跹飞舞,有几丝碎发也随着风乱飘。他咧开嘴笑了,笑意从嘴角蔓延开来,像是桃花绽开的三月天。

————————没完————————

评论(8)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