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 黑道au】软肋 8


Chapter 8 胡言

岳明辉撑着身体从卜凡的身上爬起来。黑暗的环境阻碍了他的行动,但他也没有开灯的意思。只是缓缓地,坐在了卜凡对面的沙发上。

“凡子。”

他的声音透着一种无力感。深深地,将卜凡的灵魂碾压撕扯着。

“我知道了。”

岳明辉揉了揉头发。如果他看得见,会发现自己的衬衫已经在适才的拥抱中蹭开了扣子,露出白皙的胸口。

月光就着酒气微熏,他瘫软地仰躺着。

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做。

或许卜凡说的对,他的等待太久了。精疲力尽的十年让他没心思也没时间去思考其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等卜凡出来。

可是出来之后,他们的生活,岳明辉自始至终都没想过。

他还停留在过去的回忆中,以为那就是全部。

“随你吧。以后住在这里,或者小洋那边都可以。我不会来讨人嫌了。”

卜凡听见岳明辉这样说。他的心漏跳了一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岳明辉,这是伤心闹脾气了。

如果是以前,卜凡早就凑上去抱住他。用大狗子独有的方式求喜欢。

可是现在卜凡不能抱抱他。卜凡有固执的喜欢,同样也有固执的坚持。

他只低着头,不发一言。因为他知道多看一眼就可能再也无法自控了。

岳明辉走了,钟表的指针指向了十二的位置。

不如继续抽那未尽的烟。

卜凡按下打火机,光亮将黑暗的室内照亮了。可是原先便黑暗的部分,反而因为这一点微弱的光亮愈发晦暗难明。



卜凡十八岁的时候每天想的是要如何活下去。而那时的岳明辉思考的是人生的下一阶段应该走哪条道路。

一个是无从选择,一个面前是无数条康庄大道。

不是卜凡不愿意跟岳明辉亲近,而是现实的窠臼困住了他,无力向前走。

卜凡的目光看向了挂在衣架上的围巾。那是上次岳明辉来时带给小弟的。

他有几天没过来了?是不是已经一个星期了?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可是卜凡并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木子洋正用吹风机给灵超吹头发,老旧的吹风机内发出刺耳的轰鸣声。他扭过头来唤卜凡,央他去把毛巾拿来。

“这一天天的,我都听得脑仁疼。”

卜凡嘟囔着,将毛巾拿了过来。

木子洋并没有理会卜凡,他在同灵超絮叨。

“老岳是说要出国...”

这句话隐隐约约地穿过轰鸣声,恍恍惚惚呈现在卜凡的脑海中。

木子洋关了吹风机,刺耳的声响戛然而止。

忽然静默的房间显得空荡荡的。心也空荡荡的。



许是邻海的缘故,风总比别的地方肆意些。特别是冬日里,风混和几点严寒,便成了风刃,刮得人脸生疼。

卜凡裹了一件黑色的长羽绒服,立在大学门口等人。

他记得岳明辉每周的这个时候会回家,他想见见他。

只是见见他。

朝思暮想的人迈着步子走到近前时,卜凡觉得如果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也没什么后悔的了。

可当他愈走愈远,卜凡才意识到自己是永远不会满足的。

他还想听他说说话。

“岳明辉!”

岳明辉果然站定了,他回过身看到卜凡,眼睛便亮了。好看的男人穿着一件灰色的外套,看着并不是很厚。但亮色系的白围巾似乎将整个人都点亮了,暖烘烘的。

“你怎么在这儿啊。”

“那个,我就路过,正好看见你。”

卜凡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个大写的怂字。喊岳明辉的名字喊得很爽快,真正面对面反倒无话可说。撒了个小谎也让卜凡心里发慌,有一种早晚都会被戳破谎言的恐惧。

因为想见你所以来了。

因为想听见你的声音所以唤住你。

这话不是不好说出来,是不能。

一阵冷风呼啸,裹成团的卜凡反倒比岳明辉更畏寒,他打了个寒颤。明明是一米九的大个子,偏偏怕冷。

卜凡也没办法。他小时候不能说饥寒交迫,但也总有挨饿受冻的日子,难免的对严寒敏感些。

岳明辉也了解,不免便对卜凡这个半大孩子存了些疼惜。待他便如对小灵超似得,当个弟弟。

“你戴我这个吧。”

岳明辉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递到卜凡眼前。他见卜凡也不接,便扬起头将围巾仔仔细细地绕在了卜凡脖颈上。

冰凉的指尖划过了面颊,这让卜凡觉得有一股热气从胸腹升腾至面颊,似火烧。

“岳...岳...”

卜凡支支吾吾地,想唤他却说不清楚。话到嘴边就成了岳岳。

“你怎么知道他们都叫我岳岳。哦,小洋告诉你的吧。嗨,哥好歹也大你几岁,就不能叫声哥啊。”

岳明辉管洋哥叫小洋的吗。他们关系可真好啊...这个认知让卜凡有些挫败。

但起码,这个人现在正立在自己面前,俏生生的。脸和手冻得发白,更好看了。

卜凡盯着岳明辉的手,忽地低下头将那修长葱白的手指握在手掌中,小心翼翼捧着和气。

“还是哥哥呢。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手都凉成这样了...”

岳明辉怔住了,但愣了两秒就笑了。他的手任卜凡握着,微微歪过头,嘴角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凡子你别是喜欢哥哥吧。”

又吹来一阵风,卷起几片秋叶。吹散薄薄沙尘,却吹不散青年的胡言。

评论(15)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