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cp联文:《暧昧》一发完


《暧昧》

*联文 | 一发完
*AU | OOC | HE
*洋岳篇👉 @叫我总攻大大


-0

并不是所有理所当然的关系都讨人喜欢,也有可能是如鲠在喉。



-1

卜凡出门的时候抬头望了望天,是青色的。现在已经呈现出一种晦暗的颜色。并不十分喜人。

但卜凡内心愉悦极了。因为他要见到岳明辉了。

岳明辉走了两星期,对卜凡来说就好像过了两年。这是他们认识以来最久的一次分别,说不想念肯定是骗人的。

若是平常,卜凡也许还会说些装腔作势不想念的鬼话。可如今坐在去往机场的出租车上,卜凡反而不想搞那些五五六六七七七八八的了。

耍花腔,那是情侣才做的事啊。

他和岳明辉,还不太像情侣。

昨晚和岳明辉的通话现在还反复出现在卜凡的脑海里。

那个人的声音很好听,絮絮叨叨地和他讲了好久旅途见闻,到了最后才嘟囔着嚷了句不知是抱怨还是撒娇的话:

“要是这次能带你来就好了。”

岳明辉顿了顿,见卜凡没有回应才又道:

“算了不跟你说了,你那边都深夜了吧。”

“没事,我不困呢。”

卜凡说完就后悔了。似乎把对岳明辉的依恋表现得太过明目张胆。好像自己有多喜欢和他讲话似得。

不是喜欢和他讲话,而是喜欢他。

这句话卜凡讲不出来,但谁都清楚,谁都明白。

手机里传来远在异国的岳明辉明朗的笑声。卜凡知道掺杂在岳明辉愉悦的笑中有几分是嘲笑。笑他过度的依赖和稚嫩的沦陷。

似乎是成年人笑小孩子无聊的把戏,而成年人忽略了小孩子的认真。

无所谓,起码他让岳明辉笑了不是吗。

岳明辉满脸笑容的样子浮现在卜凡眼前。傻乎乎的,不那么精明了。

而卜凡偏爱这样褪去伪装的岳明辉。

好像是只为他一个人展露的样子。有点傻,还满是稚气。

似乎他们都成了认真的小孩子。

“明天我去接你。”

“好啊。”

理所当然的迎接,理所当然的一起。

卜凡侧头从车窗向外看,景物飞速变换,他却好像什么都看不见。



-2

他只知道咖啡苦 不知道的是 人也苦涩难明。



-3

卜凡与岳明辉相识于公司楼下那家咖啡店。

一个是青涩未褪的实习生,一个是被临时指派带实习生的温柔上司。

卜凡没想掩盖自己的稚气,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但在岳明辉面前,他意外地慌了。

一板一眼的回答实在太糟糕了,似乎极力掩盖也遮不住自己内心的深度紧张。

他不愿在岳明辉面前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这是他很久以后才意识到的。

从一开始,就沦陷了。

岳明辉向来是温柔的,只不过温柔的外表下多少还隐藏着些许不耐烦。

带实习生这种事本不用他去管,也是阴差阳错,落了个麻烦在自己手上。只能微笑地接手,千万别因为自己的负面情绪让人家心里有负担。

过去木子洋常说他虚伪。不是太过贬义的形容,从某种程度讲,倒是恰如其分。

谁能像木子洋一样肆意无忌呢?反正岳明辉做不到。

“卜凡凡?”

“呃对,您叫我卜凡就行。”

对面的少年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一米九的大个子显得可爱极了。

直到卜凡起身去买咖啡,岳明辉还憋着笑。他注视着卜凡黑色衣服的背影,忽然觉得这差事或许不算难熬。

虽然下一刻卜凡就搞出了问题。他的钱包不翼而飞了。

岳明辉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他轻笑了一声,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

最后结账的是岳明辉。自然地给钱付账,还招呼着卜凡取咖啡。

岳明辉自认处理得很好,也没有取笑卜凡的意思。但面前的大个子还是窘迫极了,耷拉着耳朵,像一只巨型垂耳兔。

“哦...原来是学弟呀。”

岳明辉随手翻着卜凡的简历,表面波澜不惊,心里却觉得很巧。

也是山东人,比木子洋还小上两岁。

卜凡应了声,而后不好意思道:

“下次我请你喝咖啡。”

“行呀。”

卜凡听见岳明辉答应得爽快,便也觉得开心。

他低下头喝了一口咖啡,味道比想得要苦。

只是心情畅快得发甜。



-4

他的最喜欢,是属于另一个人的。



-5

卜凡和岳明辉在一起了。

也有恩恩爱爱,也有腻腻歪歪。但卜凡一直觉得这份关系差点意思。

他爱岳明辉吗?很爱。

岳明辉爱他吗?或许只能说是喜欢。

年龄差和不对等的付出让卜凡丧失了安全感。与其说是在一起谈恋爱,不如说这段关系只是肉体恋爱和精神暧昧。

或者说得扎心一点,这只是卜凡的狂欢。

只有他一个人陷入了爱情。

不是说岳明辉待他不好,而是岳明辉待每个人都好。卜凡不是最特别的那个,他心知肚明。

还好,没有人是特别的。

第一次欢愉是在岳明辉的家里。简单的装修风格,凌乱的卧室,还有在灰色床单上交缠的两个人。

因为情欲而被迫撕裂虚伪面具的岳明辉面颊都是潮红的。许是适才洗过澡的缘故,男人的手指都是粉嘟嘟的,根本不像个年近三十的人。

是卜凡意料之中的可爱。

“哥哥,我好喜欢哥哥。好喜欢。”

卜咬着岳明辉的耳朵,随着下身律动说些平时难说出口的情话。

不光自己说,他还逼着岳明辉说。拿捏住男人的弱点,亲昵地在男人的胸口处乱蹭。

“哥哥喜欢我吗?”

他知道男人是受用的,他喜欢自己的撒娇。还喜欢听自己叫哥哥。

他不知道岳明辉每次听到哥哥这种称呼总会恍惚一瞬。他在想木子洋。

那人可没有卜凡这么乖,那人只会老岳老岳地叫个不停。

“有多喜欢?”

卜凡把自己埋在岳明辉身体里更深些,好像这样才真真正正地和他密不可分。

“特...特别喜欢行了吧。啊呜...轻点。”

男人的叫喊声断断续续,卜凡怕把他弄疼了,便更小心了些。还捧着岳明辉的脸用唇亲昵地蹭。

“不行,要最喜欢才行。”

语罢便是一个深吻。

岳明辉没有来得及给他回应,也不知道要如何回应。

他的最喜欢,是属于另一个人的。



-6

如果能早认识他一点就好了,再早一点就好了。



-7

卜凡知道岳明辉心里有一个特殊的存在。

他起初以为是个女生,校园初恋嘛,也能理解。

只是少不得阴阳怪气地酸。嘴上说不在意,心里的在意却愈发汹涌。

事情爆发在岳明辉出差的两天前。

起因是正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卜凡随口一句:

“这姑娘挺好看的。”

岳明辉正坐在沙发那头叠衣服,他抬起头瞟了一眼屏幕,说了句敷衍的评语。

好像听到卜凡夸奖姑娘好看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一点醋都不吃的。

这让本就因为即将到来的分别而郁闷的卜凡更添了几分惆怅。

但他说不出甩脸子生气的话,一个是舍不得,再一个是怕话说重了岳明辉真跟他分手。

卜凡只能委屈巴巴地凑到岳明辉跟前,拉着他的手不让他好好叠衣服。

“听话。”

岳明辉只消压低了声音,换上一张严肃的面孔。就足够唬得卜凡凡乖乖不闹了。

“行啦,等我回来给你带礼物。乖。”

岳明辉摸了摸他的头,抚慰的话和动作都很温柔。

“用不着。你早点回来就成。”

卜凡适才的丧气一扫而空。他坐在岳明辉身旁,开始帮他整理衣物。

“诶,这衣服怎么还没扔呢。”

是一件白色的上衣,洗的发旧了,但看得出主人在很小心地保管。

岳明辉怔了怔,随后便佯装无意地从卜凡的手里接过了那件白上衣,认真地叠起来,塞进行李箱中。

“扔什么呀,这都是回忆知不知道。”

卜凡看出了岳明辉隐隐的紧张,好像是怕...自己真的将那衣服扔掉。

卜凡没有问岳明辉,只是说要出去抽根烟。

快入夜了岳明辉出去找他,才发现了蹲在门口的大个子。

“回去吗。”

“嗯。”

卜凡被岳明辉牵着手,交握的部分是温热和冰凉的交汇。

如果能早认识他一点就好了,再早一点就好了。

比那个人早就好了。



-8

说放手是口是心非,到底也只是舍不得。



-9

岳明辉的笑容在上车的那一刹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僵硬的冷脸。

卜凡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

每个遇到前任的人似乎心内都会风起云涌一番,如果一点感觉都没有才是假的。

只是这个前任的位置,可能太特别了些。

“凡子。”

卜凡心里一抖,恍恍惚惚地“啊”了一声。而后才听岳明辉道:

“木子洋他...”

“哦我知道。咱们学校的嘛。只比我大两届,可能过去见过也说不定。”

他截住了岳明辉的话,他怕话说出口就是两个人的结束。

“不是。我说...算了。”

岳明辉放弃似得揉了揉额头。半晌才发现面前的大狗似乎心情低落,垂着头,眼睛也红红的。

“怎么了这是?这么大个子也是个小哭包啊。”

他用了也这个字眼,但卜凡已经没心思去注意了。

卜凡没去看岳明辉,他怕看一眼就又舍不得了。

“你...你要是...想分手我也不会...”

“说什么胡话呢。”

岳明辉不以为意,只握住了卜凡的手。轻轻地哄着他。

他还是把自己当个小孩子。但卜凡再说不出分手的话了。

他舍不得离开岳明辉。

不管现在,过去,还是将来。



-10

或许现在的感情算暧昧
但他当这是爱情

评论(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