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 黑道au】软肋 10

Chapter 10 噩耗


木子洋把卜凡接回自己家中时,灵超还在公司忙。所以又是只有他们兄弟两人,同儿时一般。

房子是前年买的,离公司不远的大三居。其实早年间老房子就拆迁了,木子洋嫌远,就又置办了这处。

“你说说你,跟老岳那儿住着多好。我老早就想拖着行李搬他家老宅子里住了。也就是小弟死命拦着。”

木子洋说得随意,随手把卜凡连行李带人推进房间,自己去了卫生间。

房间布置得和卜凡记忆中的家很像。墙上贴的海报和那满是毒鸡汤的屏风被好好的保存了下来。

好像是不存在那十年。

书架上有自己以前看的书,应该也有小弟的。还有...岳明辉的。

那是《A Tale of Two Cities》,他记得岳明辉念过里面的句子,只是他不太懂。

卜凡的手停留在那本书上,下一刻却听见了木子洋的嚎叫。

“卧槽!这小崽子...把脏衣服都扔洗衣机里了也不知道按一下。”

接着卫生间便传出了洗衣机的轰隆声。木子洋进来的时候,卜凡已经坐在床上看屏风上的毒鸡汤了。

木子洋看了眼边上的书架,眼睛微微眯了眯。

“快夸夸你洋哥。这个,这个...都给你留着呢。”

木子洋坐在卜凡身边,怀里抱着个从客厅里拽来的抱枕,上面印着灵超的大头像。

木子洋又絮絮叨叨说了些话,才回房间睡午觉去了。卜凡调侃他最近过得滋润,他反道:

“我有小弟养。羡慕吧。”

卜凡知道木子洋也在公司有挂职,不过他懒,资历又老,没人会管他的。岳明辉倒也由着他,只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叫他去帮忙。

木子洋一脚已经踏出了房间,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回头看着卜凡道:

“你的宝贝也都没扔。锁柜子里了,桌上有钥匙。”

卜凡一愣,随即是木子洋的关门声。“咔嗒”一声,室内又恢复成一片静谧。

柜子里整齐地摆放着杂七杂八的东西,有一条围巾,还有几张明信片。明信片的颜色有些褪去,陈旧的气息浓郁。

这是岳明辉在英国那半年寄来的,其实总共就寄来一次。只是他把寄给洋哥和小弟的都据为己有了。

岳明辉如果当初没回国就好了。

可惜没有如果。



岳明辉去英国的前两个月还和卜凡有联系。后来就渐渐淡了。一个是忙碌于新生活,一个是不好意思打扰。

卜凡常去央着木子洋问东问西,只是木子洋也没那么多话跟岳明辉瞎侃。

最后就只能是无可奈何。

卜凡那阵睡眠不是很好,有时候梦见血肉横飞的火拼现场,有时候梦见岳明辉和别人谈笑风生。

他在梦中朝岳明辉走过去,喊他的名字。可是岳明辉却笑着问他是哪位。

卜凡从梦中惊醒,下床倒了杯水,试图冷静下来。结果把一旁的灵超给弄醒了,小孩眨巴着眼睛问他怎么了。

卜凡只说,做了个噩梦。

小孩安慰他说:

“凡哥别怕,梦都是反的。”

卜凡没有信,但是第二天他就见到了想念的人。

他想,他得给小孩买糖奖励一下。



时隔半年,岳明辉放假回家。

卜凡觉得岳明辉和原来一样又不一样。他换了个发型,深棕的发色显得整个人温厚些。

他还常笑着,只是眼底没有笑意。

卜凡猜他在英国可能也不是很快活。也许是因为忙碌的学业,也许是不适应生活。

那时的他还期盼着岳明辉能够留在这里。留在他身边。

木子洋说他天真,卜凡也觉得自己有点可笑。事实上有些念头是控制不了的,就算知道是万丈悬崖,也抑制不住地往前走。

“小弟爱吃这个吗?”

岳明辉指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糖果,犹豫到底要选哪个。

“他呀。他不挑,甜的都吃。”

岳明辉闻言便不犹豫了,一样拿了一包,最后视线落在巧克力的货架上。

“你就会惯着他。他吃多了又要牙疼了。”

“那你吃吗?”

岳明辉举着巧克力,笑得眉眼弯弯。卜凡觉得这时的岳明辉应该是开心的,他的心莫名漏跳了一拍。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是木子洋先发现了卜凡的异常。

卜凡白天在场子里忙,晚上归家了就像个中年妇女一样煲电话粥。

电话那头永远都是岳明辉。

“你怎么跟谈恋爱了似得。”

木子洋倚在沙发上看电视,身边是正在做五三的小弟。

说者不一定无心,听者也听出了点意思。

卜凡让他别瞎说,心里却觉出了点复杂的甜味。

“你就傻吧你。”

木子洋骂了句,也不知卜凡怎地就被岳明辉给勾了魂。

“小崽子瞎看啥。赶紧写作业,一会儿我检查。”

灵超白挨了一顿揉头,撇了撇嘴,而后忽然扬起头冲着卜凡喊:

“凡哥快问问岳叔啥时候来。他上回还说要带我玩呢。”

岳明辉听见电话那头木子洋和灵超打打闹闹的声音,觉得心头肺腑都是暖的。

“听见了吗?小弟想你了。”

“那你...”想我吗。

岳明辉的话没问出口,被一声巨响打断了。听上去是门的撞击声。

“我这儿有点事,先挂了。”

之后便是“嘟嘟”的忙音。卜凡愣了愣,还没有缓过来。

岳明辉之前是...想问自己想他吗?

突如其来的甜蜜让卜凡有点犯傻,以至于嘴角忍不住上扬,握着电话发呆的样子既幸福又傻气。

“洋哥洋哥,你快看我凡哥咋了。”

木子洋翻个白眼,正想再开口说他两句。没想到忽然接到一通电话。

“嗯...什么?好,我知道了。”

木子洋挂掉电话,换上了一张严肃的冷脸。他看着卜凡,这样的眼神让卜凡心头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凡子,出事了。”



评论(9)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