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洋岳】五公分


*现背
*流水账


岳明辉和木子洋差五公分,这几乎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幼稚的岳先生偶尔会略感挫败,不过更多的情况是被一种类似于“我男朋友真帅”的骄傲填满了心窝。

说起来李先生平时才是更幼稚的那一个。他们两个加起来五十岁的成熟男人,日常心理年龄还不如棉裤。

棉裤也很绝望啊。当棉裤被木子洋一通乱揉时它这样想。

“你爹我才不幼稚呢。老岳,就那个...有花臂的...你姐姐,最幼稚了。”

木子洋揉着棉裤的小脸,胡说带八道的,棉裤都忍不住翻白眼。

“李振洋!你编排啥呢!”

木子洋缩了缩脖子,一边捏棉裤小爪子上的小软垫一边嘀嘀咕咕的。

“你是我大儿砸。岳明辉是我的小闺女。知不知道啊你。”

岳明辉凑过来探出了个小脑袋,刚化好的妆容看上去很漂亮。至少比平常漂亮。

“诶你别玩棉裤了。”

“那我玩你啊?”

没在一起时木子洋经常用这种话撩拨对方,岳明辉哪里受过这个,很快就被木子洋吃死了。

现在就算在一起,这么多人看着,岳明辉这要面子的人也受不了。直接结结巴巴地跑路了。

木子洋揉了揉棉裤的小肚子,露出一个笑来。

“是我的漂亮小闺女哟。”





“你洋哥绝对是你妈头号逆苏粉。”

陈博文同志把棉裤从木子洋的魔掌中抢救回来,扭头跟灵超道。

“你扯。我先叫的!”

小老虎大眼睛一瞪,不仅不凶还很可爱。

陈博文委屈地搂着棉裤跑到一边去了。

都是逆苏,儿子粉和爸粉谁比谁高贵哦。

都是,都是行了吧。

就跟谁不是逆苏似得。

陈博文举起相机,成功抓拍到绝美岳明辉。还没等反应过来,手里的相机就被木子洋抢走了。

“诶这张不错啊。回头发我呗。”

“行行行。你手机里快凑出岳明辉48了吧。”

陈博文记得有一次扫到木子洋手机相册,好多岳明辉。沙雕图和绝美图平分天下,说岳明辉48都是少的了。

“我那是研究如何拍出好看照片。不仅要实际操作还要反复观摩不同的照片。陈博文,影像总监,用我教你吗?”

木子洋瞎说八道起来脸皮能有墙皮厚,陈博文真恨自己没把他这幅面孔记录下来让广大粉丝看清楚。

“哎呦这刚拍的吧。可以可以。”

岳明辉此刻也把脑袋凑过来,和木子洋一蓝一黄两个后脑勺挤在一起。

真像两个小朋友哦,也不知道怎么走到一起的。






木子洋没想过他会喜欢岳明辉这样的人。

或者说,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人。

他们所属的类型,所具有的特质,都和自身圈子接触到的人天差地别。

或许并不能这样说。他们原本就是独一无二。

只是木子洋没想过他会因为深度了解一个朋友后,这样不可自拔地爱上他。

他实在缺少恋爱经历,并不像岳明辉那样身边基本没断过人。

木子洋一方面欣喜于自己看上的人足够优秀有足够多的姑娘追,一方面也厌恶他在少不更事时随随便便地答应女孩的交往请求。

他李振洋,什么时候瞧得上旁人了?如果不喜欢就拒绝,温柔友好地拒绝。

但他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被人拒绝,被岳明辉拒绝。

“那个...洋洋你先听我说...不是...”

岳明辉很为难,或者说这是不知所措的慌乱。

木子洋不信岳明辉感觉不到他一直以来的态度。谁看不出?岳明辉不会不知道,甚至他觉得岳明辉是享受的。

享受被他喜欢。

他知道岳明辉并不是对于木子洋喜欢岳明辉这件事震惊,他只是不敢置信木子洋真的敢对他说出来。面对面的,开诚布公的,坦诚自己的心。

木子洋是有点难过的,所以他并没有让岳明辉把话说完。

话只要说完,就可能全完了。






后续的发展又完全是木子洋意料之外的。

比起自己,岳明辉可能更是输不起的人。

是他先迈出的第一步,但后面却是岳明辉拉着他一起走。

男人缩成一团搂着他入眠时木子洋也没想明白这一切是不是一场梦。

比梦更真实的大概是小辉的磨牙声和窗边透出来的月光。

是那样真实不作伪的,人间月色。







后来他们像一般的同性情侣一样争过谁上谁下这个问题。

其实这也没什么可争的。两个人能走到一起大多数时间都在不断地磨合包容妥协。

有时候甚至分不清是谁包容谁多一点。

只是岳明辉有点害怕。

小辉在外面是大哥,是队长,是四个人中的粘合剂,是最不可或缺的那一个。但他也有无尽的压力。

木子洋能够宽解他。或者说长久以来岳明辉十分依赖木子洋。

岳明辉外面那层“虚伪”的面具下,是只有木子洋能看到的远比他们认知脆弱的小辉。

或许木子洋才是内心最强大的那一个。

“算了你来。把你弄哭了我还得哄。”

岳明辉乖乖趴下了,虽然还在笑,但木子洋知道他的小辉既害怕又有点委屈。

“得了吧你。回头再给我摆脸子。平时谁哄谁啊,嗯?”

木子洋趴在岳明辉身旁,两个人瞪着眼睛,谁都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这种两个攻都争着要趴下的场面,木子洋和岳明辉一样头痛。

不过做还是要做的。

在最后紧搂着亲在一起的时候,两人还没有决定这个关键问题。

“小辉乖,下次换你当攻。”

“闭...闭嘴。老子是直男...”







“老岳你看这个哈哈哈哈逗死我了。”

木子洋不知道从哪看了什么沙雕小视频,举着手机就蹭到了岳明辉身边。

“啊,哪个啊。这个我看过啊,好笑好笑。”

岳明辉在陪小弟打游戏。像普罗大众认知的和游戏过日子的男朋友一样,分明就是在敷衍嘛!

木子洋很气,后果很严重。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始和岳明辉冷战,岳明辉就发烧了。

平时生冷不忌吃嘛嘛香,看着身体比谁都好的岳明辉竟然生病了。

一下子大家都乱成了一团。

凡子去找药,小弟去买体温计,木子洋留在他身边,大手轻轻覆在岳明辉脑门上试体温。

可真像个小可怜呀。

“叫你熬夜打游戏。这回好了,病了吧。看你长不长记性。”

“洋洋,给我买芒果吃吧。”

岳明辉拽着木子洋的袖子,撒娇的样子和平时的样子判若两人。

如果说看到生病的岳明辉,木子洋的气就消了大半。那看到此时撒娇的岳明辉,木子洋真是一点气都没了。

岳明辉算是有前科。一生病就啥都不吃,挑食得严重。上次在大厂还好,这次在公司更是肆无忌惮,非要吃芒果。

“你发烧得多喝水知道吗?”

“我喝水,都听你的。你给我买芒果。”

木子洋被取悦了,这句“都听你的”简直能要人命。

所以他最后还是出门买芒果了。

岳明辉比他大两岁。

而他比岳明辉高五公分。

岳明辉是生理上的哥哥,而木子洋是他身体和心理上的支撑点。

真好,他永远比他高五公分。

真好,他可以永远让他依靠。


评论(19)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