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南硕】联文:《有备无患》一发完


《有备无患》

*联文 | 一发完
*半现背 | OOC | BE
*一个双视角的暗恋故事
*🐻视角指路→ @叫我总攻大大


-0

Q:你觉得最好笑的一件事是?

“看金南俊跳舞。”



-1

金硕珍是和田柾国一起来到练习室的。

让他们先来熟悉一下。带他们来的人是这样讲的。

熟悉练习室?熟悉练习生?将要到来的一切都让金硕珍心底埋了些措手不及的慌张。

还好有柾国。

金硕珍调整自己的表情,努力表现得严肃得体。至少要在弟弟面前有哥哥的样子啊。

但这一切都被金南俊破坏了。

素不相识的练习生金南俊正在练习室里全神贯注地跳舞。他跳得很认真,但脖子转圈圈的可爱样子却让金硕珍的面部表情崩坏了。

他忍笑忍得难受。直到金南俊向他们走来才算是笑意的结束。

这也是另一种感觉的开始。

金硕珍打量着金南俊。这个练习生比他要强壮,是属于那种,一看就觉得很可靠的男人。

但是并没有压迫感,反而让他很舒服。

之前的忐忑不安都在与金南俊的交谈中消失了。

这是个很会照顾别人的人呐。或许以后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很久之后的一次闲聊中,金南俊问金硕珍当时为什么笑。金硕珍老老实实交代了。他笑得夸张又肆意,像是又找到了当时的乐趣。

南俊很可爱的,金硕珍这样想。



-2

Q:你感觉最头痛的一件事是?

“金南俊帮我切洋葱。”



-3

金硕珍很擅长料理。泡菜炒饭和海带汤这种简单家常菜就能够让弟弟们很满足了。

练习时期总是很忙碌的,做饭也并不是件休闲的活动。万幸南俊总会帮忙。

就是总会让人担心。

“小心不要切到手。”

每次都会忍不住叮嘱,每次也都会着急地阻止。

“不是这样切的啊小子。”

金硕珍从南俊手中接过刀,仔细地将洋葱切成小块。

比金南俊切得好看多了。

也不知道金南俊是怎么搞的。那样一个认真的人,学东西都很快,偏偏切洋葱怎么学都学不会。

“你呀,我真的再跟你说最后一遍...”

金硕珍笑着回过头,撞上了金南俊的一双眼睛。亮的,夺目的,有光彩的。

他好像从那双眼睛中看见了自己。

洋葱一点点切成大小一致的漂亮小方块,灵巧的双手操控着刀具,就算金硕珍心绪不宁也并没有切到手的隐忧。

辛辣的感觉逼进眼眶,泪水在眼睛中晃晃悠悠。

啊,切洋葱真让人头痛。

金南俊真让人头痛。



-4

Q:你认为最难以抗拒的一件事是?

“金南俊的笑脸和飞吻。”



-5

“硕珍哥和南俊哥很默契啊。”

弟弟们的评价让金硕珍有点开心。

不管是无聊的大叔笑话,还是朋友间表达喜爱的飞吻,金南俊永远是和金硕珍最有默契的那一个。

他确实和南俊关系很好,好到他讲的笑话南俊都能默契地get到点。

“其实不好笑的吧。”

“好笑的。”

两个一本正经的板脸,说着面无表情的对话。说完就又笑作了一团。

金硕珍喜欢金南俊的笑脸。如果能够见到南俊的笑脸,那多讲几个笑话也没关系的对吧。

对于南俊那种不设防的,真诚的笑,金硕珍总是珍而重之地偷偷收藏起来。和他笨拙回应的飞吻放在一处。

“哥不好意思了哦。”

“是的吧,哥脸红了。”

明明是金硕珍先给了南俊飞吻,最后却是他自己不好意思了。耳根红红的,像是黄昏绯红的云。

没办法的啊,没办法的。

他完全抗拒不了的。不管是笑脸还是飞吻。



-6

Q:你最珍惜的一件事是?

“我生病,他照顾我。”



-7

金硕珍有点怕冷,他从入冬后就很注重防寒保暖。还总是叮嘱弟弟们添衣服。

或许越是提防越容易被击垮。

感情是这样,生病也是。

金硕珍生病前还在想,最冷的时候已经熬过去了呢。

却还是不可避免地生了病。

具体表现是咳嗽发热和不定期的头晕。

这种情况他是不愿意让弟弟们照顾的,最好来都不要来,传染上就不好了。

可他那次就是任性地把金南俊留下了。

像是年幼的孩子寻求家长的关心。

他攥着金南俊的袖子,好像把这辈子的力气都用尽了。

“在我睡着之前,再陪我一会儿吧。”

金硕珍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说出这句话的。

不太冷静,甚至可以说是任性极了。

这样不好的。

太过外露的感情和过分的接触迟早会让关系变质。而这样不对。

金硕珍心知肚明,并且早早在心中把感情划上了休止符。

其实只需要陪他一会儿就好了。

只需要一会儿就好了。

这样就已经很满足了。

毕竟他只是怕冷而已。



-8

Q:你最幸福的一件事是?

“金南俊说他喜欢我。”



-9

金硕珍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金南俊的?

他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多少的日夜中逐渐增加的感情到达了量变产生质变的阶段。或许是不知哪个瞬间的心动。

这是说不清楚的。

他只知道他现在贪图金南俊手心的温度。

千载难逢的机会,这辈子可能只有这一次的机会。他能趁着生病抓着南俊的手,亲昵地玩他的手指。像一般的情侣那样。

很幸福,也很满足。

如果金南俊没有跟他告白就好了。

男人的话像他的人一样真诚。没有理由不相信,男人也很喜欢他呢。

真好呢。

世界上有比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更美好的事吗?

没有吧?金硕珍觉得没有。

可是为什么要是现在呢。为什么不能迟一点呢。

金硕珍的眼睛注视着他们交握的双手,是密不可分的样子啊。

“我也喜欢你,很喜欢的那种。”

金硕珍还微笑着,可能是生病的缘故,他的语气虽然很郑重,但却因为虚弱而显得分量不足。

似乎这份喜欢是云淡风轻的,一吹就散了。

金硕珍摩挲着金南俊的手指,他舍不得的。但他也必须放开。

手陡然空了,金硕珍只好把手攥成拳。手在用力,心就不会特别难过了。

“但你也要明白,我们这样不对。”

他此时的语气比之前的喜欢要更加郑重,与其说是拒绝告白,不如说是在讲道理。

以一个兄长的身份告诉弟弟,我们这样不对。

金硕珍准备这句话准备了很长时间。从喜欢的那一刻就准备好了。

这叫有备无患。

如果还有机会能和南俊坦诚地聊一聊,他会告诉他,能听到那句“喜欢你”,真的很幸福。



-10

Q:你最遗憾的一件事是?

“我们差一点就在一起了。”



END

评论(3)

热度(62)

  1. 鲁尼喻文州的心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