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月x岳】鬼畜眼镜

带眼镜鬼畜精英攻x没眼镜平庸软弱受
鬼畜眼镜游戏基本设定
一点点all岳 一点点滑板车
水仙


“从这个瞬间开始,你的人生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岳明辉用两根手指轻轻捏着那副平平无奇的眼镜,脑中浮现那个可爱又奇怪的男孩对他说的话。

“巨大的...变化吗?”

昨晚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孩穿着一件略大的黑袍,遮住了半张漂亮脸蛋。

他说他叫灵。

而这副眼镜,就是他交到自己手中的。

好像有一种魔力,根本无法拒绝。

岳明辉摇了摇脑袋,随手把眼镜装到口袋里。如果今天再迟到工资会被扣光的吧。

沮丧的表情无法抑制地出现在男人的脸上。镜子中那张脸并不算年轻了,如果再不笑笑真的会被人讨厌的吧。

于是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来。



“这个月你做了什么,说说看。”

对面的男人状似慵懒地坐在办公椅上,他的面前摆着这个月的报表。明明是责问,他说出来却没有含着怒气。

但是更有压力了啊。

“我和卜凡走访了那几家公司,他们...”

“我只问结果。”木子洋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二郎腿翘起来更显得双腿修长。

“岳明辉,你在公司呆的时间比我长,应该知道公司不会留无用的人。”

木子洋抬眼看了一眼男人,更刻薄的话憋回了肚子里。

“算了,你先回去吧。让卜凡来找我。”

岳明辉离开的步子有些踉跄,看得木子洋直皱眉。

这个人真是...脾气好得过分了。

就不能反驳一下自己吗?他哪有那么没用...

木子洋没来由地烦躁了。



“洋哥是不是对你说什么了?我去找他说。”

“没事...”

岳明辉拉住了急匆匆往办公室跑的高大男人。卜凡是木子洋的师弟,和公司上上下下关系都很好,他也是最见不得岳明辉被责备的人。

“凡子你去找一下木子洋吧。应该是有事情要交代。我没事,就是昨天没休息好。”

“行。你要不先回家休息,你那份工作我来做。”

岳明辉笑了一下,这个家伙真是...当公司是他家开的嘛,想回去休息就回去休息。

岳明辉打发走了卜凡。他揉了揉眉心,只觉得除了头痛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眼前密密麻麻的报表数字像是小蝌蚪一样,游来游去。

可能是感冒了吧。

可这些工作是要今天必须完成的。

岳明辉想起了那副眼镜。戴上眼镜会不会看得清楚一点呢。

指尖触碰到口袋里的眼镜,比想象中的触感要凉。甚至有些冷。




岳明辉有意识之后已经是晚间了。

他穿着衬衫对着家中卫生间的镜子。面容被冷水打湿,发梢也滴滴答答地流水。

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他当众落了木子洋的面子。还承诺月底把这个企划搞定。

那份策划案也很完美,是...是自己想出来的吗?

这简直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如果倒退十年或许还有可能吧...

这一切...这一切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很奇幻,或者说...很令人恐惧。

关键在于他失去意识前最后做的一件事,是...

戴上眼镜。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顺利得不像话。

岳明辉和卜凡成功地完成了这单生意。木子洋向来刻薄的话语也变成了表扬。

“你不要看谁都一副软趴趴的好人脸,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人看轻了。自信一点啊。”

因为你是要走在我身旁的人。当然最后这一句话木子洋是不敢说的。

那天卜凡也特地邀请他去家里吃饭。说是做成了一笔大单子,当然要庆祝了。

卜凡做了拿手的酸菜鱼和糖醋里脊。岳明辉觉得很好吃。并不是礼貌的点评,而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好吃。

“你这个人啊,太复杂了。那天把我吓了一跳。”

岳明辉的手一顿,他张了张嘴,最后只是简单地反问了一句。

“是吗?”

“对啊,真的很吓人。还好现在还是老样子。其实你很让人着急,很多事又都不说,就算说出来又总是吞吞吐吐。我很不了解你啊。”

明明你就在我身边,总还是想要离你再近的。这话,卜凡也没敢说。



岳明辉回到家,面对镜子站立着。这个月他使用了这副眼镜很多次,挽回了生意,解决过突发状况。也学会了与大家相处。

的确,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只是那个人的存在也越发明显了。

明显到他再不能视而不见。

“你到底是谁。”

他对着镜子,然后用力用拳头砸向镜子中的自己。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而是被柔软的手拦截住了。镜中的自己逐渐凝成实体,他从镜子里走出,他带着那副眼镜。

男人的力量比岳明辉想象中大,明明是另一个自己,却强大得无法抗衡。

“你可以叫我月。”

男人这样说。



岳明辉并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他只是想和男人摊牌。他走,他拿着眼镜离开他的生活才是最好的。

一个月时间,他已经无法戒掉眼镜了。与其说是魔力,不如说是他心中的怯懦与欲望。他做不到丢弃眼镜。

此时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正把自己抵在墙上,实在是...令人恐惧。明明是同一个人,他的气势和力量却比自己要强太多了。

月呼出的热气扑在自己的脖颈上,喉结上。皮肤激起一片细细的小疙瘩。

“我帮了你这么多。你不应该报答我吗?”

男人用一只手制住了岳明辉,另一只手轻松地推了推眼镜。唇角翘起的弧度愈发扩大,看得出男人心情愉悦。

“你...你要我怎么做?”

男人把他推倒在床上,整个流程都充斥着怪异和难言的无法抗拒。

“我要你的身体。”



肌肤暴露在空气里,对方是与自己别无二致的躯体。月的舌头滑进了自己的耳中,瞬间的脑内轰鸣彻底使理智坍塌。

“宝贝,叫我月。”

岳明辉在他身下发出浅浅的呜咽声,被欺负得双眼都是红色的,是诱人的红。
“真是一副完美的身体。怨不得他们都那么喜欢。”

“谁...唔...”

月用唇舌封住了岳明辉的嘴,岳明辉刚刚在卫生间漱过了口,口腔里有淡淡的薄荷香。

“喜欢吗宝贝。你一定喜欢的,毕竟也是你的身体啊。”

岳明辉的手指紧紧地抓着床单,熬过了仿佛把身体撕裂的疼痛后才迎来了潮水般的快感。

身体似乎是不太一样的,月的体温要比自己暖一些。当然也可能是在做激烈运动的缘故。

“还在走神?”

月狠狠地再度贯穿了他,逼得再难过也没有流过泪的男人眼角凝出漂亮的水花来。

“你是我的。”

“不论身体还是灵魂。”


————————不知道带什么tag————————

评论(17)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