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 黑道au】软肋 12

Chapter 12 械斗


市一中是z市的一所老牌学校。不算特别好,却也过得去。到了晚饭的点,校门口就窜出了三三两两的学生。

他们是赶着到网吧刷夜的,卜凡看一眼就明白了。

头几年他在附近看场子,没少见着这些半大不小的毛头小子猫在网吧里消磨时光。

不知道岳明辉小时候干没干过这种事。

卜凡等待着,随手点了根烟抽。脑子里乱糟糟的,他也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

烟的味道能让他暂时不去计较心里那一团乱麻。

“凡哥你怎么又来了。”

灵超跟身边的同学摆了摆手,有点不情愿地向卜凡身边蹭。

“嘿,你还不乐意了。要不是最近乱,洋哥让我多看着你点,我能来天天接你?”

说是这么说,卜凡还是随手把弟弟的身上的包取了下来。

“嚯,还挺沉。你可赶紧长个吧,我怕你再背两天书包就压不长个了。”

灵超翻个白眼,说道:

“以我现在的长个趋势,早晚能比我洋哥高。”

“出息。”

卜凡摸了摸小孩的头,寻思着这孩子果真长得快,上次他还在自己肩膀的位置吧。

兄弟俩往家走着。跟小孩贫了两句嘴,卜凡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点。

如果灵超没提岳明辉的话,还会再好一点。

“我昨天见着我岳叔了...”

卜凡的脚步顿了顿,他轻轻“嗯”了一声,示意灵超继续说。

“岳叔挺好的,还问你来着。”

灵超抬眼看了卜凡一眼,眼皮又垂下来了。

“本来洋哥不让我跟你说的...”

“那你还跟我说,不怕洋哥揍你?”

卜凡伸手捏了捏小孩的脸蛋,带有一点点威胁性质,手上却没用力。

“洋哥什么时候真揍过我?”

小孩骄傲地小下巴一扬,好像洋哥舍不得揍他是件再荣耀不过的事。

“你看,一跟你提岳叔你就笑了。凡哥,你的脸再耷拉下去,我岳叔指定看都不想看。”

“咋啦?不高兴咋啦?小崽子欠揍。”

灵超背过身偷偷吐舌头,不巧又被卜凡看见了。两个人打闹了一路,等到家天已经黑了大半。

卜凡拿出钥匙开门,门开了,小孩却还没有进去的意思。

那孩子的脸隐藏在黑色的夜幕里,眼睛却亮晶晶的,透着十足的严肃认真。

“凡哥,你知道的吧。外面乱,怕我出事所以让你来照看我。其实这借口连我都糊弄不了。”

卜凡看了看灵超,这孩子的语气很笃定。看样子这番话也是酝酿了一路才敢讲出来的。

“小孩别瞎想,先回家。”

卜凡的手还扣在门把手上,嘴上让小孩先回家再说,实际上却迟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洋哥和岳叔是把你往外摘呢。”

“凡哥,你比我清楚。”




卜凡本来是想找木子洋的。不巧赶上了这场小规模械斗。

以新大哥岳明辉的立威为开始。

以昏沉的带着血味的凉夜结束。

卜凡是亲眼看见岳明辉受伤的,他觉得那抹血比他之前见到的所有鲜艳的颜色都刺眼。

他甚至来不及冲到他身边去。

他不怕受伤,但岳明辉流血他不敢想。

那个人平日里就马马虎虎的,三天两头就是一个小伤口。

他总笑呵呵地说没事,不要紧。但卜凡知道他怕疼。

血洇湿了衣服,得多疼啊。卜凡不敢想,他想了就心口疼。

他只能发了狠地去攻击那些人。

把岳明辉受的伤,十倍百倍地讨回来。



那天的夜比岳明辉想象中的冷。

或许是血液的流失把身体里的温度也带走了。

伤是小伤,受点伤对现在的他来说不是坏事。至少能够让他保持清醒。

毕竟卜凡的存在就是一个未知的bug,能够随时挑动他的神经,刺激他的大脑。

那个一米九的的男生明明还是个大孩子,却已经不止一次地挡在他身前了。

岳明辉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他觉得自己的心软了一块,还暖乎乎的。

车子还在行驶着,不是岳家老宅,是岳明辉市区房子的方向。

“说他傻他还真犯拧,就差没跟人拼命了。”

木子洋回身戳了戳卜凡。卜凡没有动,只轻轻地哼了两声。

“你手别动他。他身上还有伤呢。”

岳明辉就差没冲着木子洋吼了。大个子当时太累了,只来得及看一眼岳明辉,就睡死过去了。

“行行行。我不动。你能照顾凡子吗?留小弟一人在家我有点不放心,得回去一趟 ”

“嗯。你小声点。别把他吵醒了。”

岳明辉冲木子洋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生怕把窝在自己怀里的大个子弄醒。

“我不能动,我还不能说话。我咋这么惨呢。”

“行啦,少贫嘴。”

木子洋撇了撇嘴,用脚轻轻踹了踹卜凡的大长腿。嘴里小声嘀咕着:

“也不知道你小子运气好还是不好。”

“你还说?有意思没啊。”

“没有。没一点意思。”

木子洋冷哼一声,冲着车里的香蕉小挂饰撒了一通脾气。

这个老岳,秀恩爱了不起啊。

评论(1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