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你岳】小奶糕


记住 你是个长出幻肢的霸气哥哥【姐姐】
记住 岳是个躺着撒娇的漂亮蛾子【娇娇】

如果脑补实在费劲就当女a男o?

别骂我 别打我 我只是一个想☀🌙的可怜妈妈罢了

————————

炎热的天气让你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精致的妆容也有着濒临花了的危险。

啊,这该死的。

如果不是这烦人的会议,你应该正窝在家里抱着男朋友享受周末。而不是在大街上为了打车暴走。

“we are we are we artist baby...”

熟悉的铃声想起,你从包里拿出手机,显示的是“岳岳🌙”。

“宝贝儿我去接你吧。你在哪?”

“不用了我打车就行。你在家乖乖的等我。”

那边的人好像很不乐意,还有点小委屈。你听见他哼哼唧唧地说想你,仿佛已经看到那个人把头扎进沙发的抱枕堆里撒娇的乖巧模样。

“算了,来吧来吧。”

“我也想你。”



你到家先洗了个澡,接着就把那个一到家就打游戏的懒家伙轰进了浴室。

“诶,等一会儿嘛。我还想再玩一会儿...”

你受不了他磨人的劲儿,便把自己的下巴支在他的肩头,蹭一蹭,磨一磨。两只手在他的胸口乱摸,不知道是成心干扰他打游戏,还是在认真地吃豆腐。

“宝贝儿别闹啊,就这一局了,就一局。”

你知道他虽然爱玩游戏,却也是个严格认真的人。说只玩一局,就是一局。

你便不再闹他,随意地坐在他身旁,拿毛巾擦头发。

等你擦完头发,他已经迅速洗完了澡。发梢在滴着水,身上也都是没擦净的水珠。白色的浴袍半遮着胸膛,露出那颗心口位置的小黑痣。

你嘴上数落他把浴袍都弄得湿哒哒的,身体却诚实地为他擦头发,擦着擦着,人就擦到了你的怀里。

你能闻到他发梢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和你头上的味道相同。

一日的疲惫和烦躁好像都被这味道洗尽了。

“我跟你讲,今天...”

你絮絮叨叨地说着你的烦心事,他嗯嗯啊啊地应和,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

他的态度令你产生了一丝不爽。

“岳明辉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哎呀,怎么了宝贝?不高兴啦?”

他一见你皱眉头,就把手机放下了。虽然他还是一副无所谓不在意的样子,但你的心绪意外的平静了。

“唉没事,别想那有的没的。过来抱一个。”

他冲你伸开双臂,你便顺势拥住了他。

你忍不住想,如果是别人这样,自己怕是早把手上的枕头砸过去了吧。

真是个暖和的怀抱。

让人一点都气不起来。



你将他的浴袍扒开了,身下的人又不好意思地笑了。

好像他只有笑这一种表达情绪的表情。

开心了是笑,难过了是笑,不好意思还是笑。

他总是不好意思。仰躺着把下巴微微抬起,眼睛则微微眯起来,弯成了月牙状。

你的手指顺着他的眉眼描绘,渐渐下滑,最后成功地滑向了唇瓣的位置。

温软的唇瓣,吞下了你的一个指节。你将手指轻轻往里送,越深处越湿热。他微长着嘴,嘴边噙着笑,似乎很享受来自你的碰触。

“吻我,宝贝。”

于是你按他说的做了。

你看见了他长长的睫毛,好像扫过了你的心窝。随后你便闭上了眼睛,你的舌卷着他的舌,像是引导,又像是交战。谁也不服输似得,先后在各自的领地攻城略地。

你的呼吸愈发沉重了,他面上的绯红映得人更好看了,想一口吃进腹中。

你搂着他的脖颈,面颊紧紧贴着他的脸,唇舌则在他的颈部游移。

亲不够,吻不够,尝不够。

味道有奶味,有甜味,还有香味。

他笑着把自己撇清,说是沐浴露的味道。你则摇摇头,继续啃咬颈部那一小块软肉。

就是他的味道。

像夏日里的小奶糕,一口咬下去,便只剩下香甜了。

————————完————————

评论(1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