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家宴



饮食男女au

伪骨科

洋岳亲情part

一个亲情故事


————————


岳明辉今早就在自家厨房忙活开了。


他挑了棵冬笋,像模像样的将冬笋切成小方丁,连同豌豆一起用开水烫了。


小方丁并不小,甚至可以说是奇形怪状的。岳明辉一边切一边想着洋洋肯定又要数落他的刀功。


接着开始处理鱼。他记得卜凡说过要去掉鳃和梁骨,还有什么来着?总之先洗干净好了。


酱汁是按照小弟的喜好调的,多加了些糖。小孩一向嗜甜,糖不离身的。


岳明辉抬首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十一点钟了。再不开火怕是弟弟们中午没饭吃,便只好硬着头皮把鱼下了锅。


十一点半一过,岳明辉能糊弄的都糊弄了。大菜还是要大厨亲自动手才不至于糟践了食材。


他接到一通电话,听到对方的声音眉眼就笑开了。


“我把鱼烧糊了...”


话里透着点委屈,竟像是撒娇。


“知道啦知道啦。”


他的笑忽然僵住了,叹着气扭过头看了眼日历。


“现在...现在还不是时候。”


对方好像安慰了他两句,把岳明辉又逗笑了。


他一边翻着食谱,一边笑着问:


“你什么时候回来?”







岳明辉,李振洋,卜凡还有小李英超四兄弟一起住在台北都会的一处老宅院里。


他们是重组家庭。岳明辉他妈和李振洋他爸再婚后没多久李英超就出生了。小孩成了大家庭的调和剂,更是大人和哥哥们的宝贝。


和一般的重组家庭不同。岳明辉和李振洋的关系比亲兄弟还要好。特别是在父母去世后,两个大哥哥心照不宣地一同挑起了照顾弟弟的重任。


这使他们的关系更紧密了。至少李振洋觉得他们的家庭是密不可分的。


唯一的不安定因素是卜凡。他是在五年前李父去世时来台北的,后来就留在了这里上大学。


作为李振洋同父同母的弟弟,他们一点都不像。并且两个人总是摩擦不断。


这让岳明辉很是头痛。


“他们两个,倔脾气倒是如出一辙。”


他常跟小李英超这样说。


李英超十七岁,还是念书的年纪。岳明辉是很关心他的学业的。小孩很聪明,问题一点就透。岳明辉私心里希望小孩能考到自己任教的大学。


学校不错还离家近,也方便照顾。


岳明辉现在是台北一家国立大学的老师,闲下来的时候不少,但弟弟们好像越来越忙了。


于是他规定每周末要一家人一起吃一顿家宴,擅长厨艺的小凡掌勺,其他人帮厨。


一个都不许少。







“松鼠鱼你怎么做成这样了?”


卜凡这话听着像嫌弃,却带着点笑音。他回来得算早,赶在李振洋回来前把剩下的菜都做好了。


客厅里李英超在摆碗筷。他们班级排练舞蹈延迟了时间,也是才到。


“我按照你给我的菜谱做的!”


岳明辉在厨房里傻站着,手里拿着菜谱指给卜凡看。


“骨刺没去,料酒也没放。鱼剁得我都没眼看。我的哥哥诶还大学老师呢。”


卜凡好像很喜欢逗岳明辉。似乎只有他才能把好脾气的岳明辉逗得着急脸红。


“什么呀...”


岳明辉还待再说,声音却小了。


卜凡刚想说不逗了夸夸他哥哥,门外却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是李振洋回来了。


李振洋毕业后在一家外企做高管,几年内不断升职。买了车子又要买房子。


前不久他看中了一栋新开发的公寓,打算买下来。这次趁家里人齐,便想正式提搬出去的事。


他很爱这个家,但这和他搬出去并不冲突。换一种角度想,这其实是一种好的结果。


更何况过一阵他要去澳洲跟进一个项目,可能要走很久。


李振洋想着,推开了屋门。







饭菜很丰盛,但是四个人都吃得很矜持。


连李英超都少吃了很多。


岳明辉问小孩怎么了,他说是最近要表演,控制体重。


李振洋不禁被逗笑了,直接把鸡腿夹进了小孩碗里。


“你才多大点啊就控制体重。多吃点。”


李英超啃了两口就不吃了,惹得李振洋又费了一番口舌教育小孩不要浪费粮食。


“不想吃就不吃啦。”


岳明辉劝着,像个慈母。


四个人中最先撂筷的是卜凡。


他瞧了瞧岳明辉。那人还在吃饭,没有看他,神色如常。


卜凡一狠心,终于是开了口。


“我...”


“我有一件事要宣布。”


没料到李振洋截住了他的话,兀自说了起来。


“我最近看中了一处房子。地段很好,离我公司很近。我想正好搬出去住。”


卜凡和李英超都没有开口,他们在看岳明辉的态度。


岳明辉给李英超盛了一碗汤。他说:


“好事啊。”







午餐结束后岳明辉被李英超拉着讲题,留下卜凡和李振洋收拾碗筷。


没有人在意卜凡适才想说什么。岳明辉被李英超拉走前深深看了卜凡一眼。而后摇了摇头。


卜凡明显是不高兴的,板着脸没说话。


有岳明辉的原因,也有李振洋的原因。


“怎么,我搬出去了不好吗。”


李振洋笑问着,但他现在并没有想象中心情好。


虽然卜凡是他血缘上最亲的兄弟,但可能就是因为血缘他们才不对付。


或者说他一直有些嫉妒岳明辉对卜凡过多的照拂。


岳明辉说这只是因为凡子还小,还和他们不亲。总是要多照顾的。


但李振洋不在乎缘由,他只看得见岳明辉与卜凡的日渐亲昵。


“你明知道他有多难过。”


卜凡说完,继续闷头擦他的盘子。


李振洋洗碗的手停住了。他缓缓转过头盯着卜凡看,说道:


“是他被家庭束缚太多了。”


“这对你,我,他甚至小弟都是负累。不是吗。”


卜凡没有回答。







李英超发现岳明辉有一天晚上去和一位女士共进晚餐了。


对方是岳明辉的同事,一位温婉的人民教师。


他跟李振洋讲的时候,对方还不信。


李振洋打算去问问岳明辉,没料到正撞见他煲电话粥。


窝在床上一脸甜蜜。果然是恋爱了啊。


李振洋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的。


岳明辉这些年为家庭付出很多。他搬出去就是想告诉岳明辉不必死守着这些。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看来这人自己想通了。


但是李振洋高兴不起来。


好像是因为岳明辉眼看就变成别人的了。


他不再是他们这个家庭的哥哥,而是另一个家庭的丈夫。


怎么想李振洋都高兴不起来。


第二周的家宴依旧在周日的中午进行。


岳明辉抬眸看了卜凡一眼,卜凡便把头低下了。


“你实习怎么样了?”


“还行吧。快定下来了。”


李振洋少有地关心了卜凡,岳明辉看了看他俩,笑了。


是李英超打破了沉浸。


“我要通知你们一件事。我已经和经济公司签约了。下个月就出国训练。”


“考大学可以缓一年。你们不用顾虑我的,我已经长大了。你们该搬出去搬出去,该谈恋爱谈恋爱。”


“哐铛”一声,是碗摔落在地的声音。







李振洋很久没和岳明辉单独聊天了。


上一次可能还是李振洋刚入职的时候。一转眼都过去很多年了。


他们俩一同去了李英超签约的公司。也确定了小孩是真心想走这条路。这便没什么可阻拦的了。


回来的时候很晚了。


岳明辉在街边买了两碗鳝鱼面。


两个人窝在家中的小院里,边吃面边喝酒。


“这面和小时候的味道不一样啊。还是那一家吗?”


李振洋问岳明辉。


“当然不是啊。都多少年了,原来那家老板跟女人跑了。”


李振洋笑得看不见眼睛,笑完了才伸出大长腿轻轻踢岳明辉。


“我说,你不会跟女人跑了吧。”


岳明辉抬头瞪了他一眼,意思是“你在说什么胡话”。


“小弟都看见了。你和一个女老师一起吃饭。”


“什么呀。那是凡砸的辅导员。这回凡砸入职要叫的材料来不及弄,人家老师帮了忙的。是答谢人家。”


李振洋笑着挑眉,他想问那岳明辉频繁打电话是怎么回事。但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


“我过一阵去澳洲。”


“嗯?”


“可能要去很久。”


岳明辉没吭声,好一会儿才说:


“我尊重你的一切决定。”


两个人静静地喝了一会儿酒。岳明辉把面吃了精光。


“还没有凡子做的好吃。”


他嘀咕着,把木子洋逗笑了。


“我们走了卜凡也不能走。”


“他得留下给你做鳝鱼面。”







这是最后一次团圆饭。


下周二李英超就要走了,岳明辉给他准备了很多东西。


“不用带那么多...”


大哥过分的爱让李英超脑袋疼。


一大早卜凡和岳明辉就一起在厨房忙活。但今天两个人都有点怪。


先是熟练工种卜凡切到了手。再是岳明辉砸了好几个碗。


不过总算是把一桌子饭菜完成了。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丰盛。


李振洋是最后一个回来的。


他感觉岳明辉今天会趁机公布他恋爱的事。


虽然并不高兴,但这件事他无暇多管。


岳明辉能找到幸福,他还是要祝福的。


卜凡今天好像过分愉悦了些,给未成年都倒上了酒。要不是岳明辉拦着,小孩肯定就喝大了。


果然,酒过三巡岳明辉站了起来。


“虽然我一直想要我们四个一个家一同生活。但事实上,我并不能为了我的私心阻碍大家的决定。我们就算不同住一个屋檐下,也是一家人。”


“我是哥哥,但其实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很照顾我。特别是洋洋。有一件事,我想了想还是要告诉你们。”


“算了...吃完饭再说。”


岳明辉还是说不出口,他垂着头坐下。但是对面的两个弟弟不淡定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


李振洋皱着眉,他隐约猜到了些,但是并不愿意去相信。


“诶你不说我们都知道啦。”


李英超说着,正好去夹卜凡面前的那盘菜。


“你们都知道了?”


岳明辉很诧异,他瞧了卜凡一眼。再度站了起来。


“是这样。老房子我们都有很多回忆,我不打算卖掉。我和凡子商量了,打算在你们搬走后搬去中山,那里离他工作地点近一些。”


“洋洋,你是凡砸的亲哥哥,我...”


卜凡忽然站了起来,他牵住了岳明辉的手,扣得紧紧的。


“这话应该我来说。”


“洋哥,请把岳岳交给我。”


李英超和李振洋一起愣在了当场。最后是李振洋直接拽住了卜凡的衣领。


“你个杀千刀的卜凡!他是你哥哥。”


说完李振洋才想到,他们并不是亲兄弟。


自己,其实也和岳明辉没有血缘关系。


可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岳明辉和卜凡已经搬去了新房。李英超也走了大半个月了。


李振洋没想到竟是自己留在了最后。


岳明辉来取东西,顺便留下来蹭饭。


李振洋看见家里还有鳝鱼,便做了鳝鱼面。


岳明辉没想到五指不沾阳春水的李振洋也会做饭。味道还不错。


“你不知道的多了。”


李振洋说完就笑了,一边给岳明辉盛汤一边道:


“我一个人过,不会做饭就饿死了。”


他没有说,其实他只学会了做鳝鱼面。



——————————


为什么每次都要由洋洋注入灵魂


评论(41)

热度(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