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槐花圆子·番外



乡村爱情

前文在卜岳短篇合集翻一下哦ʘᴗʘ


——————


岳明辉去而复返那天本是万里无云的。


他只想回来吃碗圆子,只是想...吃碗圆子罢了。


可吃到一半就下了雨。


幸好下了雨。


岳明辉在窗口望了望,雨势不算大,是刚好能滋润庄稼土地的程度。


“下雨了。”


卜凡对他说。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没想要再告别。


可是男人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腕,没让他走。


他回过头看卜凡,男人沉着脸,眼睛却是坚定的。


最后是灵超一个人走的,被岳明辉气走的。


他不知道这破地方到底有什么值得他岳叔留恋的。


难道因为那个傻愣愣的大个子男人吗?


岳明辉只说,等等,再等等。


可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又是盛夏。深夜里能听到几声不着调的蝉鸣。


枕畔的漂亮男人怕热,也怕吵。他睡着睡着就自己动手把外衣剥了,白皙的脊背上有些许蚊子叮咬的痕迹。


卜凡怕他难受,哄着人举着灯给他上了药。


灯一灭,屋子里又是漆黑一团了。男人身上混着薄荷味的药香,卜凡喜欢。


他把头搭在男人肩头轻轻地嗅,最后情不自禁地吻了。男人肩头的肌肤比他想象的香甜。


岳明辉忽地动了,吓得卜凡一个激灵。他怕他发现自己的不轨行径。


然而岳明辉只是在迷糊中挠颈上的蚊子包。是新咬的,没来得及上药。


卜凡轻打他的手,说是打,轻得连蚊子都打不死。


岳明辉潜意识里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在睡梦中哼哼着痒。


卜凡恨透了这些蚊子,寻思着明日去集市上买顶蚊帐回来。


他按着岳明辉的手,怕他瞎挠。可男人却抻着脖子乱蹭,卜凡便按着他舔舐那颈间的小红痕。


是解痒。


解他的痒。







第二天两个人一同去了趟镇上的集市。


灵超回家了,换了岳家请来找岳明辉的人住在镇上的宾馆里等他。


岳明辉看了看卜凡,说再等等。


可他也不知道能等到什么时候。


回来的路是曲曲折折的山路。岳明辉想着事,一脚踩进了淤泥里,崴了脚。


“还哥哥呢,路都走不好...”


卜凡现在知道岳明辉大他四岁。他没再喊他小辉,反是哥哥哥哥地叫个不停。


他把岳明辉的鞋扔了,露出光洁的细白的脚。卜凡偶尔会想,岳明辉可真像女孩子。脸长得漂亮,身体也是嫩白的。


他握着他的脚腕瞧,果然红肿了一块。


岳明辉想躲,但是他躲不开。反被卜凡拽得离他更近了。从面颊到耳后红了一小块。似是羞的。


卜凡把岳明辉背起来时,那人还小幅度地挣扎了。嘴里嚷嚷着“别跟哥哥整这个”。


山林里又下起了微微雨,雨势虽小,卜凡却是直皱眉。最后干脆把岳明辉打横了抱着,好像这样能让他的宝贝少淋些雨。


“凡砸...别...”


“别什么?”


“别让人传你的闲话。”


岳明辉的声音小,但却清晰地传进了卜凡的耳朵里。


他没吭声。耳边是岳明辉断断续续的絮叨。


“我早晚是要走的。你得在这儿生活。”


“这样不好。”







岳明辉没说这样是哪样。


但卜凡知道一切都是不好了。


天黑前他装好了蚊帐,却没急着休息。只在蚊帐外面剥莲子。


是前几日摘的。他想着早早剥好了,白日里煮粥可以放一些,清热。


岳明辉娇气得要命,可从不喊累。卜凡明白,他那样的人家,总是要惯的。没道理要跟着自己在这里受苦。


可能是下个月,也可能是下一天。


岳明辉今日里睡得早,他这脚伤得好,左右是能再拖个几日。


虽然他也不知自己在拖些什么。


他其实是个很果决的人,但这种问题他是难以做出决断的。太难了。


临睡了,灯还亮着。他喊卜凡休息,卜凡却说要把莲子剥好。只让他快睡。


他钻进蚊帐里,看着大个子男人满背的红点点。


好像明白了什么。


却也只能装不明白。







岳明辉脚伤好后便和卜凡去田间摘槐花了。


满满地摘了一筐。


卜凡要背,岳明辉偏不让。


“让哥哥担着吧。”


卜凡没再坚持,只是跟在他身后用手拽着那框。


能让他轻松点也是好的。


岳明辉笑着回头看他,卜凡便也跟着他笑。


山间雨露重,卜凡去摘了两片荷叶,一片遮着槐花,一片遮着岳明辉。


岳明辉把那荷叶举得高高的,好像这样就能替卜凡遮挡一两分。


但事实上两个人谁也没遮到。


两个人一同被淋成了落汤鸡,可是心底眼中都是笑意。


“回去教哥哥做槐花圆子吧。”


“怎么想起要学?”


“怕走了就吃不到了。”


这话说出口,两个人的步伐都停了。卜凡拽着岳明辉背上的框,像那天握着他的手腕那样。


他不想他走。


不知僵持了多久,终究是岳明辉先叹了口气。


“凡砸。哥哥笨,学不会。”


“你跟哥哥走,好不好。”


卜凡说好。


——————完——————


评论(3)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