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囡囡的朋友娜娜一家



沙雕

第三人视角

那谁和那谁结婚生子

圆我母亲梦


————————



九月份我家囡囡开始上一年级了。


作为一个全职妈妈,自然而然要把一切入学事务打理好。说起来复杂,做起来还是蛮开心的。


除了初期阶段忙着跑了几趟学校之外。后续各种事务对家长还算是轻松,基本上都在微信上跟老师对接完成了。


我们囡囡这个班孩子不多,班主任拉了个家长群,说是让家长们多沟通,她通知事情也方便。


这一聊吧,发现有好几个都是我们小区的。就加了个好友。平时没事聊聊育儿心得之类的。


有一个妈妈让我印象很深。


因为她家孩子叫:


卜娜娜。







对不起,笑得太大声吵着我们囡囡了。


好好一个小姑娘,偏偏叫了个香蕉,也不知道家长怎么想的。


卜这个姓氏也特别,我一看就记住了。恰巧跟孩子妈妈加了好友,就问了两句。


她说是娜娜爸爸的意思,没办法。言语间有些对孩子爸爸的小嗔怪。不过到底还是纵容了。


娜娜妈妈姓岳,微信头像是只可爱的兔子。名字则是月儿圆。都是年轻妈妈,我怎么没人家这么可爱?


看言谈是个很温和的人。和她聊天也十分愉快。我们多聊了几句,愈发觉得她是那种学历和素养都很高的知性女人。有事业有家庭,生活美满。


她的朋友圈除了她家宝贝,基本上分享的都是一些我听都不会听的外文歌曲。可能是个搞音乐的?


我们这个小区可真是藏龙卧虎。我这样想着,给囡囡讲了个小狼与兔子的故事。







第二天我才发现,我们小区是真·藏龙卧虎。不光有搞音乐的艺术家妈妈,还有做明星的爸爸。


是这样,我早上七点半送囡囡上学。囡囡第一天上学,有点紧张,我告诉她认识新朋友就不紧张了。


比如有个小姑娘叫卜娜娜,你们可以做好朋友。我顺便教了囡囡一个单词,我可真是个小机灵妈妈。


我家在四楼,乘电梯下楼时碰见了个一米九的男人。


那人是真高,长得还有点凶。大清早的一脸冷气,要不是他还领着个小孩,我肯定拉着囡囡离他远远的。


似乎是新住户呢。以往都没有见过。


他的孩子也是个小女孩,戴了个粉耳朵的小兔子帽子,看着怪可爱的。


和她爸爸一点都不搭。


“papa,妈妈今天接我吗?”


“甭想了,你妈下周能回来就不错。”


那小女孩低着头,怪可怜的。我看了都不落忍,更别提他爸了。


只见那个大个子男人蹲下来,捏着小女儿的肉脸蛋,装着凶巴巴的样子说:


“就知道要妈妈,每天是谁给你讲故事呀。”


“是papa。”


那男人揉他闺女的脸,末了又心疼地亲了孩子两口。他说:


“别说你了,我还想他呢。”


完全不见了适才的冷硬,倒像是个大男孩了。


出楼门的时候有个小姑娘迎面走来,她盯着那男人看,然后试探地叫了他一声。


好像是“卜凡”?


我听不太清,后来又看见男人冲小姑娘摆了摆手。


我总觉得这名字耳熟,一回家就上网查了,果然是个明星。


我不太了解娱乐圈,只知道这人似乎这几年蛮火。而他并没有任何疑似结婚的新闻。


怕不是隐婚生子?


我感觉自己吃了个大瓜。甚至有点撑。







晚上囡囡告诉我,她和娜娜做好朋友了。她帮娜娜吃了她不爱吃的姜撞奶,娜娜帮囡囡吃掉了香菜恶魔。


娜娜还带了她爸爸做的饼干,很好吃,都分给小朋友们了。


囡囡还说,她见到娜娜的妈妈了。特别好看,头发是金色的。


我脑海中浮现出了个金发时尚丽人。并且决定去发个微信谢谢人家。


“娜娜妈妈在吗?”


“我们囡囡说饼干很好吃,谢谢啦 (^_^) ”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给了回应。


“您客气了。”


“也谢谢囡囡。我们宝贝儿随她爸了,生下来就不吃姜。”


“饼干囡囡要是喜欢,我明天让娜娜多带点。”


那怎么好意思。我这笨手笨脚的,也做不出回礼给人家。瞧人家这老公找的,还能下厨。


谢过之后,便又聊了些旁的话题。


我这才知道娜娜妈妈是出差刚回来,这便不敢再打扰人家一家三口,迅速结束了对话。







周五的晚上发生了让我大吃一惊的一件事。


我那天和小姐妹去喝下午茶,结束后就直接到学校去了。由于到的早,基本上把班里孩子的家长都认了个全。


那个一米九的男人,那个叫卜凡的明星,竟然是卜娜娜的爸爸。


囡囡还吃了好多人家做的饼干...


说起来卜凡还是挺小心的。他接孩子还要带口罩,要不是我跟他有过一面之缘,还记得他的声音,基本是认不出的。


由于我们两家孩子关系好,人家还特地跟我打了声招呼。


我受宠若惊啊。


回家的路上惊愕淡去,我竟莫名其妙地开始心疼娜娜妈妈了。


做一个明星的隐婚妻子,怎么想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幸好卜凡对家庭很好,连饼干都做得很好吃。


我跟娜娜妈妈这几天陆陆续续的聊过几次,感觉得出娜娜爸爸对家庭很上心。好像他家都不用娜娜妈妈下厨房的。


哎,羡慕了。







又是一个送囡囡上学的周一。


天冷了,我给囡囡系了个小围巾。娜娜则被围成了个小粉球,可爱嘟嘟的。


我看着两个小崽子拉着手上学,心软成了一滩水。


不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们囡囡这么矮吗?娜娜得比她多窜出一大截。也是,人家爸爸一米九呢,倒也正常。


今天送娜娜来上学的是一个金发青年,特帅。就是那种,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他,很亮眼的感觉。我怀疑是娜娜的叔叔之类的。


他主动和我打了个招呼。


我再度觉得受宠若惊了。


回家之后我刷了两集电视剧,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又碰到了他。


一起等电梯的功夫,便聊了两句。


男人说他新搬来,很多地方都不熟悉。说没办法,小孩要上学,这边近一点。


男人很会聊天,并不觉得很尴尬。可能是因为对方长得帅吧。


但你们知道什么叫,越聊越不对劲吗?


这位帅哥连我家囡囡不爱吃香菜都知道???


也是金发,也是做音乐相关工作。


我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于是我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我的手机。


“那个...方便加下您微信吗?”


“啊?”


对方明显一愣,随后便笑开了。


“我们微信上聊过的。我是娜娜妈妈。”


男人讲的很坦诚,好像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自我介绍。


卜凡是这时候下楼来的,来找他太太的。


“大冷天的你送完娜娜干嘛不回家啊。电话也不接。你知道我多担心吗。”


“嘿,手痒,跟小区里打了会儿球。”


男人一脸不好意思,嬉皮笑脸地求原谅。


卜凡直接把他太太都头扣进了怀里,又侧过头瞧了瞧我。那眼神,超凶。


他是认得我的,但我觉得他对我真不那么友善。


怕不是因为我最近跟他太太说得多了点吧?


那么一瞬,我觉得我真相了。


我怕,我真的怕。我拿您太太当姐妹的!我们的关系就像囡囡和娜娜一样友好互助。


幸好,卜凡的注意力又放在了他太太身上。


“咱俩假碰一块容易嘛。岳明辉你陪孩子就算了你陪篮球算怎么回事啊。”


我才知道男人叫岳明辉。是个很好听的名字。


“下不为例啦...”


男人的声音软乎乎的,像是撒娇一样。


我感觉我再听可太不合适了。忙不迭地跟岳明辉道了别,这便上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前隐约还能听见小两口黏黏糊糊

地拌嘴。


行吧,我还没吃午饭,但总觉得吃了一吨狗粮。



————完————


评论(25)

热度(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