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捞月亮的人


bhys 又是be

学生时代单恋故事

bgm:捞月亮的人


————————


卜凡骑自行车往家走的路上经过了操场。


他瞧见岳明辉和几个高年级的师哥在里面打球,这便停下来瞧。


岳明辉肯定不知道,在卜凡眼中,打球的他会从小月亮变成小太阳。


大男孩平日里乖顺的头发被一股脑撸至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来。他的面颊汗津津的,汗液顺着脖颈流进了他大开的衣襟里。


可他浑然不觉。任身上的卫衣湿透,任卜凡的目光对他上下施为。


卜凡爱看岳明辉肆意地奔跑着,欢笑着。一切褒义的,昂扬的词汇似乎都能用在岳明辉身上。他是人群中最闪耀的那个,便合该愈发美好。


“老岳!”


天暗了,卜凡对着人群喊他。像是拎自家崽子回家吃饭的家长。尽管这个家长只有十几岁。


周围三三两两的男孩子开始对岳明辉挤眉弄眼,更有甚者掐着喉咙发出怪叫声。


谁都知道这是在起哄。岳明辉的处理方式等于没有,他让男孩子们别闹,然后便乖乖地走到了卜凡身旁。


“不是让你先回家嘛。”


岳明辉的声音很绵软,像是带着埋怨的撒娇。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骑不好这个。”


男孩的声音越来越小,显得有点委屈。


“哎呀,哥哥带你。上来。”


卜凡扶着岳明辉的腰,稳稳地坐在了自行车后座上。两条大长腿太长,已经不能晃荡了,只能擦着地。


岳明辉回头看了他一眼,说:


“凡砸你是不又长高啦?”


十几岁的男孩正是长个子的年纪,倒也不奇怪。卜凡这孩子长得快,估计没多久就能超过岳明辉了。


卜凡轻轻“嗯”了一声,他把头支在岳明辉肩膀上,好一会儿才道:


“等我比你高了,我带你。”


岳明辉笑得很欢,他没意识到男孩子的承诺意味着什么。他只当是可爱的弟弟在说讨他喜欢的傻气话。


他们经过了一座桥,桥下有水。月亮挂在树梢上,卜凡抬着头,伸着胳膊去够。


可是够不着。


可能长高了就可以触摸到了吧。


岳明辉很难理解身后的男孩为何忽然把自己拥得紧紧的。就像他不懂卜凡这么大的男孩子为什么放学不和同学玩非要等他一起回家。


其实他只是想拥抱月亮。







岳明辉大学考到南方去了。卜凡想去南方看他,但他找不到一个好理由。


十七岁的高中生卜凡,有什么理由跨越几千公里去看望一个邻家哥哥呢。


他没有任何理由,只有满腔想念。


他好想他。他想告诉他,他长高了,可以挡在他身前,可以骑自行车带他了。


是不是也可以...够到月亮了?


卜凡在小长假买了张车票,说是跟朋友一起出去玩。事实上,他是孤身一人踏上火车的。


他出现在岳明辉面前时,那个人身边已经有了很亲密的新朋友。


这让卜凡感到了一点难过。但只是一点点。他的心被再度见到岳明辉的喜悦填满了。


岳明辉拉着他的手,带他逛了校园。他们从篮球场走到图书馆,又从图书馆走到停机坪。


岳明辉举着相机要给卜凡和飞机合影。他这才意识到镜头里的男孩抽条了,高了许多,瘦了许多。


男孩得有一米九了吧。缠人的劲儿倒是没变,一个劲儿地问他喜欢停机坪上的格桑花还是樱花。


岳明辉答不上来。他嗯嗯啊啊地拉着卜凡乱走。


他们路过了樱花广场,又走到了砚湖。


岳明辉说这是情侣湖,湖边的长椅上都是一对对的情侣,还是不要跟人家抢地方了。


可是卜凡偏不愿意,说是累了。一米九的男孩子直勾勾地看着人家,生生把一对情侣给熬走了。


他们坐在一起,肩抵着肩,一同看太阳西沉,圆月初升。


卜凡抬头看看暗下去的天,又扭过头看看岳明辉。他知道他该回去了。


他长高了,也长大了,可还是够不到月亮。


岳明辉笑他幼稚,但这并不是嘲笑。岳明辉的笑容永远是暖的。是月也是暖月。


“多大个人了还够月亮。”


岳明辉说是这样说,身体却牵着卜凡的手将他拉到了湖边。


卜凡不懂他要做什么,他还惦记着他好不容易抢到的情侣椅。


岳明辉握着他的手,轻轻地触摸浮在湖水上的月影。有点凉,一触就散了。


“现在你捞到月亮了。”


卜凡低下头瞧了瞧水面上的浮光,又转过身认真地看岳明辉。


他们的手仍紧扣着,卜凡觉得至少在那一刻,他是真真切切的捞到月亮了。








岳明辉从英国回来那几天听妈妈的话在家陪父母。可他闲不住,便约了几个朋友一起打球。


那是个冬天,特别冷。卜凡骑车到体育馆的路上摔了一跤,摔成了个一米九的大雪人。


那天下了大雾,天上的月色被雾气掩去了。路灯照在卜凡身上,把他肩头的落雪映得亮晶晶的。


他们从体育馆出来时已经很晚了。岳明辉问卜凡要不要去吃点东西,卜凡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最后他被岳明辉扯着去吃了宫保鸡丁。卜凡不让岳明辉喝太凉的,可他是个不听话的哥哥,偏要喝冰镇可乐。


卜凡完全拿他没办法。


中途岳明辉接了个电话,卜凡猜对方是个女孩子。他不敢问,岳明辉的语气已经将他刺痛了。


他的哥哥在对别人撒娇,他在关心电话那头的人。那真是个幸福的人呐。


出来的时候卜凡说要带岳明辉,但岳明辉怕滑倒。


“伤不着你。”


卜凡是那样的值得信任。于是岳明辉像多年前自己带卜凡那样,抱着卜凡的腰,跨坐了上去。


他们又经过了那座桥,桥下的水边结了冰,只有中心还映着皎白月色。


街边的灯火璀璨,把水面映照得特别漂亮。和多年前不同了。


“你什么时候走。”


“下周吧。”


卜凡没有其他可问的了。他偏过头看水面,水中有天上的月亮,也有他的月亮。


他停下车,跟岳明辉说他想下去捞月亮。


“小傻子,太晚了。”


岳明辉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肩上的雪拍落了。


他终究是没去捞他的月亮。


他知道那是水月镜花,捞不进怀中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做一个捞月亮的人。


他此刻正载着他的月亮,他们的背影已经深深地映在了湖水深处。好像已经足够了。


一阵雪花落下,轻飘飘降在水面上,月和人便都散尽了。



——————完——————


评论(9)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