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岳芙】叫爸爸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傻屌文
留学归国吃醋岳x傻白甜芙

————————

岳明辉要回国了。

陆定昊知道这个消息时,正和尤长靖窝在北京的家里看肥皂剧。两个人脸上敷着面膜,陆定昊还在给自己的左手涂指甲油。

十分貌似妖孽。

“你讨厌啦,看你刚才给我涂得多丑。我都弄不掉。”

陆定昊一脸嫌弃,看上去完全没把尤长靖适才的话放在心上。

“喂!干嘛啦。知道他回来就摆出那个臭脸。”

尤长靖也算是知道陆定昊和岳明辉那点陈年破事。不过他来得晚,没赶上俩人好的时候,正好赶上俩人作天作地。

岳明辉有什么好?比呆福瑞老实钱多吗?

北京男孩那贱吧嗖嗖的样子他看了就嫌弃。性子上来了又十分要命,陆定昊怎么撒娇卖乖都劝不回来。

这不,一吵架就把人吵到英国去了。一走就是好几年。

“闭嘴啦。”

陆定昊把桌上的冰激凌塞进尤长靖嘴里,别说,还蛮好吃。尤长靖只是眉头皱了皱,就开始愉快地啃冰激凌了。

“这牌子好好吃哦。我恋爱了。”

陆定昊翻了个白眼。那个牌子是岳家的产业,他有一次看到就买回家了。只是没想到最近火得要命,满大街都是代言人木子洋的大屏广告。

看了就心烦。

偏偏这时尤长靖接了一通电话。

“啊...哦你找陆定昊啊。我不知道他干嘛要拉黑你啦。”

陆定昊拼命摆手,用口型说不在。表情丰富得面膜都要掉下来了。

“嗯...陆定昊说他不在。”

陆定昊深深看了尤长靖一眼,那眼神是你死定了。

他深呼了一口气,接过手机正打算甜甜地说一声你好。万万没想到对面先一步传来了声音。

“小子,还不来看你爸爸吗。”



岳明辉喜欢自居爸爸,特别是对陆小芙。

那时陆定昊有个外号叫小芙,朋友们调笑时爱叫,陆定昊也不反驳,笑吟吟地接受了。

只有岳明辉不喜欢。

“好好一个男孩子,叫什么小芙啊。”

他那时候把陆定昊搂在臂弯里,整个人懒懒地靠着他站立着。陆定昊喜欢他这种亲密的态度,或者说,他喜欢岳明辉依靠他的姿态。

“那你叫我什么。”

“宝贝儿啊。”

陆定昊软软地斥责他胡说八道,心里和脸上却笑开了,甜得像朵芙蓉花。

他忘了岳明辉管谁都叫宝贝儿,包括他兄弟卜凡养的萨摩。

如果陆小芙不是个傻白甜,可能会明白这种行为叫无意识性撩人。

然而那时的陆小芙够傻够白,也够甜。

他喜欢岳明辉,明显得犹如岳明辉的性向。甚至为了他特点在耳骨上打了两个洞,幼稚得像是小女孩追星。

自然而然成了他们圈子里众所周知的新闻。

初来北京的上海人陆小芙喜欢上了大直男西城岳少,这么看都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

岳明辉本人也十分放荡不羁又包容,不过是略微呀然之后笑着说:

“原来宝贝儿这么喜欢爸爸呀。”



陆定昊没想到岳明辉会和他在一块,谁都知道岳少只交过女朋友。还不少。

脸要漂亮,身材也不能差,瓜子脸,大眼睛。陆定昊觉得自己也不差,只除了身材扁平了点,性别不大对劲。

他好歹还是岳明辉的宝贝儿呢,对吧。

那天是个朋友聚会,他特地化了个大妆,戴了新买的美瞳。大眼睛亮晶晶,长睫毛忽闪忽闪的。

发型和衣着是常见的乖巧风,他知道岳明辉喜欢他乖,或者说岳明辉偏爱他的傻气。

可是他没料到那天自己会被人渣骚扰。那个人的臂弯也有纹身,但是陆定昊很恶心。

是岳明辉冲上来打了那人一拳。

陆定昊去拉他的手劝他别打了,可是劝也劝不住。打得是真狠,脸上都见了血。

后来警察来了,几个人被带进了局子。等到人完完整整的出来已经是后半夜了。

陆定昊坐在警察局门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把岳明辉要骂他的话都噎进了嗓子里。

“别哭了。哎呦,再哭妆都花了。”

陆定昊这才赶紧收住了,睁着大眼睛看着岳明辉,把他的心都看软了。

“对...对不起。”

岳明辉把手放在方向盘上,瞥了他一眼。

“知道错啦?”

陆定昊不明白他的意思,接着瞪眼睛望他。其实妆没花,他画再厚得妆也有一种清清纯纯的灵秀可爱。

“大晚上男孩也不能穿成这样知道嘛。”他说完又补了一句,“特别是漂亮男孩。”

说得陆定昊破涕为笑,看着水灵灵的,特好看。

“我是不是可以当你夸我漂亮。”

“不可以。”

岳明辉这三个字说得有点不自然,甚至把陆定昊吓住了。因为惶恐不安而睁大眼睛的小模样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我是说...”

岳明辉低下头抠手指,他很喜欢抠手指,陆定昊知道他只有紧张或者纠结时才会无意识这样。

他在紧张什么?陆定昊甚至忘记了适才的惊慌。他盯着男人的侧脸,他的侧脸比正脸更好看,鼻梁的形状很优越,嘴也紧抿着。

男人忽然转过头来,嘴里噙着笑。那笑容好像能晃眼。

“我是说,老子喜欢你。”



“那他当初干嘛跟你吵架?”

陆定昊坐在咖啡馆里,脑子里回荡着出门前尤长靖的质问。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不喜欢了吧。

那天他撞见岳明辉和木子洋在家里打闹,心里不舒服转身就走了。

当天晚上两个人吵了一架。没什么内容,不过是一些没意义的口水话。陆定昊想着第二天服个软哄哄他就是了。

结果岳明辉转天就去了英国。

陆定昊叹了口气,再抬起头就看见了岳明辉。

他瘦了且更帅了。这个人总是有不断变好看的本事。

“尤长靖送你来的? Jeffrey呢?”

陆定昊知道岳明辉可能在门口碰上了尤长靖,只是没想到岳明辉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呆福瑞,这让他有点受挫。

“他为什么要送我来。”

岳明辉词穷,愣了一会儿才无所谓地笑了。陆定昊极其不喜欢岳明辉这种笑,好像在说“不和你一般见识”。

“岳先生,如果你想见Jeffrey你去约他,ok?现在是晚上七点钟,我有很多约会。”

陆定昊很少用这种语气和岳明辉说话。以前他一向在撒娇卖乖,或者扮痴装傻。真好得蜜里调油的那段时间,他也顶多是发发小脾气。

“你小子怎么跟爸爸说话啊。”

陆定昊沉默了一会儿,气得要拿起包走人。是被岳明辉拦住了。

“大晚上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叫你男朋友来接你吧。”

“我没有男朋友。”

岳明辉好像有点吃惊,也有点...不好意思。

“我...还以为你和Jeffrey在一起了。”

陆定昊气得要抹眼泪了,话都说不清楚。

“谁...谁和呆福瑞在一起啊。”

“你当初那么喜欢他,我还以为...”

“你有没有搞错,我当初到底和谁在一起啊!”

“那你干嘛送他领带!!”

“我给你买的找他试颜色啊!!!”

我们大岳哥没词了,站在旁边看着陆小芙哭得惨兮兮的,几次想上手都没敢上前。

“岳明辉你就是个傻*,你怎么这么混蛋啊。你是白痴嘛。”

陆定昊上手打了两下,越打越没力气,也越打越心软。

“宝贝儿我错啦。哎呦别哭了,眼睛都肿了。”

陆定昊果真不哭了,他提溜着鼻涕瞪岳明辉。

“我是不是没有木子洋好看。”

“你最好看。”

陆定昊强忍着嘴角的笑意,说:

“你跟谁都这么说。”

“没有,只跟你说过。”

陆定昊破涕为笑,心里想着哄自己可真容易。不像哄他,非得叫爸爸才行。

“你就会说这种话哄我开心。”

“嗨,不是,你真最好看。”

陆定昊心如擂鼓,感觉岳明辉下一句就是表白。谁知道他说的是:

“你看啊,我是你爸爸,你一定最好看。”

“...滚。”


——————完——————





评论(35)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