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亲亲岳岳


师生梗 无脑甜饼

————————

卜凡没想到木子洋真给他找来个家教。

“你小子必须得给我补文化课了。”

木子洋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地喝枸杞茶,给卜凡下了最后通牒。他这个弟弟眼看就高考了,就是走艺术这条道也得过文化达标线啊。

“老师我给你找好了。是h大的学生,给你补数学和英语。”

卜凡其实并不乐意,但他也没啥办法。只得乖乖地点了头,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问木子洋老师是男是女。

“你可别给我整个美女姐姐。那我还学不学了...”

“美得你。”

木子洋甩给他一记眼刀,吓唬道:

“他胳膊有这么粗,全是肌肉。这半边都是纹身。我跟你说可别调皮捣蛋,你这一米九的个子干起来都不是个知道吗。”

卜凡心里劲儿劲儿的,有点不服气。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打着赤膊的彪形恶汉。

不就是个有纹身的大哥嘛。实在不成...实在不成不是还能龟怂嘛...

结果现实和他的想象相去甚远。



卜凡看见岳明辉的第一眼,真以为这是个美女。

那人染了一头浅金发,因为过于长,就在发顶绑了个小揪揪。一件略微宽大的白色卫衣套在身上,几乎露出了整个锁骨和半个圆润可爱的肩头。

当时他正趴在卜凡的书桌前看书。那书封面全是英文卜凡看不懂,卜凡只是觉得这画面很美。只露出半边脸的人沐浴在阳光下,漂亮的金发熠熠生辉。

他的白卫衣可真大,长长的袖子几乎把整只手藏了起来。在卜凡的印象中,只有爱美的女孩子才这样穿衣服。

直到他转过头来卜凡才意识到这是个男生,或者说男人。帅气的五官告诉卜凡这是个和他一样硬朗的男人,可是通身的气质却十足的柔美。

卜凡傻愣愣地坐到了男人对面,原来这是他的家教老师。

一个名叫岳明辉的男人。



“你看这道题要先...凡砸?”

卜凡的目光总算从岳明辉的锁骨上移开,眼神一下子慌了,有点不敢看岳明辉的脸。

“又开小差了吧。”

岳明辉脾气很好,卜凡这一晚上频频走神他也不在意。大不了多讲两遍。也许是之前给叛逆小孩娄滋博辅导过的缘故,对于卜凡这种很听话就是爱走神的孩子他已经很满意了。

更何况卜凡似乎很喜欢他。

“还不是因为你...”

卜凡小声嘟囔着,岳明辉以为他是在狡辩,并没有在意。

之后的两个小时内,卜凡倒是不走神了,只是一直没精打采的。看得岳明辉直皱眉。

“宝贝儿诶。”

这声唤得卜凡心惊肉跳,整颗心都快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了。

“你是不是想玩游戏啊。等到点咱们把题讲完了,我陪你来一把。偷偷的,不让你洋哥知道。”

劳逸结合才能有助学习嘛。

岳老师想得很好,可对面的大个子男生却半点没有提起精神。岳明辉觉得很奇怪,明明这招对那几个小崽子都很好使啊。一个个的眉开眼笑地盼着他来,怎么到卜凡这儿就变了个样?

“咋啦凡子?”

岳明辉问着,心中浮现出一种揣测。

这孩子怕不是谈恋爱了吧。



卜凡真的恋爱了,只不过对象是他的岳老师。

岳老师好看,聪明,连篮球都打得不错。卜凡虽然比岳明辉要高上半头,可在心里对他是仰视的。

那是个多优秀的人啊,还对自己很好。有时候卜凡闭上眼睛,脑子里全是岳明辉的笑。

不管是真心实意的傻笑,虚伪客套的假笑,还是大男孩贱嗖嗖的坏笑,都能让卜凡这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他想听岳明辉用那黏黏糊糊张不开嘴似得北京口音唤他“凡砸”。后面那个音是上扬的,是轻快的,是喜悦的。是能让睡梦中的卜凡生生乐醒的。

他想去抱岳明辉软绵绵的身体。他没抱过,但他知道那身体又软又白。有一次岳老师险些摔倒,卜凡轻轻搂了一下。该死的,这个哥哥怎么能像女孩子一样迷迷糊糊还软绵绵的。

他想去亲亲岳明辉的嘴唇。每当这样想时,他脑海里的岳明辉就会对他使劲笑,还仰躺着冲他勾勾手。这时候卜凡喜欢在心里叫他岳岳,这是他从未宣之于口的称呼。叠字的亲昵光是想想就能让少年人血脉喷张。

唉,如果能做岳老师的男朋友就好了。



冬去春来,岳明辉把头发染成了深棕色。只是还是习惯性地在头上扎了个小揪揪。

岳明辉喜欢自己的小揪揪,卜凡也喜欢玩他的小揪揪。像是调皮的男孩儿总是喜欢揪心仪女孩的小辫子。

不是太亲密的动作,却也能真真切切地触摸到他。只是想想都是一件让人欣喜若狂的事情。

只不过这一度让岳明辉很崩溃。

只听说女孩子玩头发影响学习,万没想到卜凡一米九的大个子也爱玩头发,还是玩他的头发。

“别玩啦。赶紧做完这道题,我还得上凌崎家呢。”

卜凡手里玩着小揪揪,瞧着他的侧脸发愣,好一会儿才幽幽地“哦”了一声。

最近岳明辉又接了几个学生,忙得脚不沾地的。大有为教育事业奉献余生的劲头。

有调皮捣蛋非拽着岳明辉不让走的小娄,还有装乖巧贼听话实际上总央着岳明辉讲题的凌崎。一个个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卜凡愁啊,生怕一个不留神岳明辉就被这帮小崽子抢走了。

“还没到时间呢...”

卜凡嘟囔着,心里面快委屈死了。自己都愁眉苦脸半天了,岳明辉也不知道哄哄,指不定心早飞到哪个小崽子那儿去了。

岳明辉抬头看了卜凡一眼,眼睛笑弯了。他伸手去捏卜凡的脸,两颗头碰到了一块。

“凡砸这是舍不得哥哥啊。”

“谁,谁舍不得你了。”

这个距离令卜凡感到危险。他只要再往前探探身,就能与他鼻尖相抵。或者说,只要卜凡有勇气,就能吻上他的唇。

“凡砸。”

“嗯?”

“你是吃醋了吧。”



那天的对话让卜凡至今心有余悸。他记得岳明辉仿佛看穿了他的镇定眼神,还有自己手心里黏腻的汗液。

好像这件事是不道德的,好像岳明辉知道以后就会离他越来越远。

但实际上岳明辉除了起初有几分错愕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情绪。

卜凡所想象的,或好或坏,一概没有发生。甚至有时候,卜凡还能在补习结束后静静地和他呆上一会儿。

这比补习的时间更宝贵,因为这样仿佛能短暂地摆脱那令人不快的师生关系。

至少是令卜凡不快的。

“我明天不过来了。你记得把这几道题写了,我要检查的。”

“哦,你去哪。”

“大人的事小孩别瞎管。”

卜凡嘟着嘴,大个子卖萌煞是可爱,只是嘴上止不住地埋怨岳明辉。

他才不是小孩,他只比岳明辉小四岁而已。他甚至还比岳明辉高出半头。

“行啦行啦。瞅你那个样子。我回学校有事,行了吧。”

如果卜凡脑袋顶上有耳朵,现在一定是耷拉着的。岳明辉好像看到了卜凡的耳朵,于是他伸出手摸了摸大狗狗的头。

“乖,都做对了给你奖励。”

“什么奖励?”

岳明辉把头凑近了,唇贴着卜凡的脸蛋轻轻蹭了一下。

“就是这种奖励。”



卜凡的好心情持续了两个星期,直到周末的晚上和朋友们出去玩。

他那时还幻想着成绩提高之后的奖励。却没料到会碰巧看见一个男孩趴在岳明辉怀里哭哭啼啼的。

卜凡的火“蹭”地一下就上来了。可是冲上去后他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指责岳明辉和别人拉拉扯扯吗?

可他也只是他的学生而已,和岳明辉怀里的凌崎没什么不同。

“你对谁都会这样奖励吗。”

卜凡说出口更难过了,而且话说出去是收不回来的。

岳明辉的面色冷了下来,没有辩解的意思。不知道是懒得辩解,还是因为卜凡的话而生气。

他直接转身走了,拉着凌崎,头也没回。

等岳明辉把小朋友送回家已经很晚了,他坐在车里抽了根烟。忽然想起来卜凡其实也是个小朋友,而且是幼稚得要命那种。

只好认命似得又把车开了回去。

谁曾想堂堂一米九的男子汉卜凡凡,正坐在马路牙子上迎风抹泪。

“哎呦,哭什么呀。走吧,送你回去。”

“凭什么啊这是。送完人家又来送我。恶心,不稀罕!”

岳明辉出奇得没有烦,只是觉得有点愁人。他抓了抓自己头上的小揪揪,解释道:

“凌崎最近心情不好跟我这个做老师的哭诉一下而已。哥哥错啦,没下回啦。”

卜凡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他一把把走近的岳明辉扣在了怀里。岳明辉这才意识到这个小孩儿已经长成了大人模样。

“我这回考得特别好。”

卜凡说话的声音闷闷的,似乎还是不太高兴。他刚刚一直在想,不管岳明辉喜不喜欢他,他都最喜欢岳明辉了。

这种想法有点让人难过呢。

“哎呦我们凡砸真棒。说,想要什么奖励。”

卜凡扭捏了半天,好一会儿才慢吞吞道:

“凡子亲亲岳岳,好不好。”

“不好。”

岳明辉笑着亲了亲卜凡的唇,把男孩的下唇咬得血红。

“还是岳岳亲亲凡砸吧。”

评论(38)

热度(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