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洋岳】输家


大写加粗双箭头
不带俩小孩儿玩
我爱洋岳(*꒦ິ⌓꒦ີ)

——听说先告白的人是输家
——那我把自己永远输给你

————————

“洋洋...”

你单着我也单着,要不咱俩凑合凑合得了。

岳明辉握着酒杯的手因为过分紧张而用力的缘故有些泛青。他晃了晃杯子,漂亮的液体泛着夺目的光。

这句话也随着手上的动作,在他嘴里转了个弯。

还是没说出口。

“你...”

岳明辉张嘴吐出一个字,舌头就好像打了结。他瞧见满面笑容的木子洋喊来了个男孩。

“小辉,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男朋友农农。”

对方是个奶里奶起的小男生,看上去还没步入社会。满脸都是涉世未深的单纯和害羞懵懂。

倒是笑起来很甜。

岳明辉认得农农,他是前不久刚来酒吧的驻唱歌手。岳明辉过去也是在酒吧唱过歌的,他对这里的孩子都多少关照过。

岳明辉记得自己夸过这孩子唱得不错,当时木子洋是怎么说的?

“他有我唱得好吗?”

一副傲娇又欠扁的语气。岳明辉不敢说他不好,木子洋当然是世界第一好。

他只是没想到,这才几天的功夫,洋就把人家孩子拿下了。

还偏偏在,自己下定决心要表白的时候。



这次两人一起做客一档知名访谈节目,是岳明辉突然的决定。很难说是不是又被木子洋刺激到了。这么多年他俩浮浮沉沉都一起扛过来了,各自都有过几段感情,但这次岳明辉觉得木子洋特别认真。

是那种,想要安定下来的认真。

岳明辉认识木子洋快十年了。

从校园到社会,从抱着吉他弹着琴的两个小孩到知名音乐人和国际模特。

没有比他们关系更好的朋友,也不会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

永远不需要多余的话,一个眼神就可以领会对方的意思。这种默契并不是任何一对多年老友都可以拥有的。

“我和小洋永远都关系好啊。”

岳明辉很少用永远下定义。这并不严谨,连他自己也不能保证永远如一。但是在和木子洋的关系上,他想把时间无限延长到永远。

“我和老岳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说起岳明辉,木子洋总是笑着的。并不是岳明辉本人有多么好玩,多么有趣。而是那些温馨相处的悠长岁月都印刻在了骨子里。让他的眉眼也染上了笑意。

“关系这么好?没有吵过架吗?”

“吵啊,老吵。不过我让着小洋。我老哄他。”

面对主持人的提问,木子洋只是撑着头笑着看岳明辉。好像在说,瞧瞧这个老岳,又在胡说八道。

“你看我干嘛。哪次不是我让着你?”

“嘿,你这个老岳非得让我帮你回忆是吧。韩国那次。”

木子洋清了清嗓子,冲岳明辉一挑眼。就是这一眼让岳明辉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件事。



那时候他们大学还没毕业,暑假大家一起商量着去韩国玩。

木子洋本来没想去,可是岳明辉想去。

岳明辉不是强人所难的人,他不会要求木子洋陪他去。除了木子洋之外,他还有很多朋友。

木子洋执着于等岳明辉来邀请他,来请求他。可是转天岳明辉就和别人一块飞韩国了。

木子洋这个气呀,咬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暗暗发誓再也不理这个老岳了。

木子洋单方面的冷战让岳明辉摸不着头脑。俩人吵过挺多次架的,每次都是岳明辉弄明白是哪惹到了木子洋,放下身段去哄。

可这次根本没理由。

岳明辉一气,把给木子洋带回来的礼物直接扔到了楼下垃圾箱里。

最后的最后是木子洋主动来示好的。尽管表情和态度还是别别扭扭。他说:

“礼物我很喜欢。赏你陪我再去趟韩国吧。”

岳明辉至今都不知道礼物怎么落到木子洋手上的。后来由于学业等原因,他们也没再去过韩国。这件事也随着岁月的长河,遗忘在岳明辉的记忆角落。

“你还敢提?明明是你乱发脾气吧。”

“就说是不是我哄的你吧。”

木子洋二郎腿一翘,稍微往后仰了仰。这种胸有成竹的慵懒样子每次都能把岳明辉逗笑。

“行行行,你哄的你哄的。”

一番笑闹之后,主持人又问了下一个问题。

“看两位都挺喜欢旅行的。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韩国吧。”

岳明辉看了木子洋一眼,没说什么。

是后来散场了,主持人跟木子洋单独聊了两句,木子洋才看着岳明辉的方向说:

“就是...人有时候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些事,在心底就会产生想要弥补的意愿。如果有机会,我挺想和他去一次的。”

“其实地点不重要,只要和他一起就好。”



“你们都这么优秀。木子洋前两天又去走秀了是吧?岳岳的新歌最近也挺火的。事业已经很完满了,有没有想过组建家庭呢?”

这个问题让岳明辉一噎,这个主持人问的倒是委婉,但他并不知道如何回答。

想过,从意识到自己喜欢木子洋的那天起,想过无数次。甚至都和家人出了柜。但他没办法用友情去换爱情。

这太危险,他害怕。

这些年岳明辉除了偶尔应付相亲外并没有其他感情问题。反倒是木子洋,年轻时没有动静,年纪大点了才开始谈恋爱,还净是小男孩。

“我觉得看缘分吧。不过最近确实到了这个年纪,不能说着急,但还是列入了自己的计划里。”

木子洋说话的眼神很诚恳,让岳明辉不得不怀疑他是真的想定下来了。

和...那个叫农农的小男生?

“喜欢的类型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这回岳岳先说。”

木子洋笑了,他还是撑着头看岳明辉,眼睛里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岳明辉忽然觉得把木子洋描述清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并且他也不能说得很明显。其实...他此时满脑子都是木子洋的笑。

“我喜欢...嗨,其实善良就好。最好爱笑吧,我喜欢能量感强的。”

木子洋盯了岳明辉两秒,才徐徐道:

“要可爱啊,还得居家。像老岳这种就不行,一点都不居家。”

“诶,你cue我干嘛。”

岳明辉表面呵呵笑着,其实听到前半句心就凉了半截。他一个三十而立的汉子跟可爱挨不着啊。木子洋倒是净说实话,他那几个小男友清一色的可爱。他也确实不居家,东西四处乱放,家里混乱人也墨迹。

岳明辉的心往下沉了,只是面上还维持着虚伪的假笑。

“其实我喜欢依赖我一点的。不要像老岳这样,有什么事都一个人撑着。”

听到木子洋后面的话,岳明辉整个心都软了。

他知道木子洋说的是哪次。



那是他们刚刚步入社会的阶段,联系忽然少了。是木子洋还坚持着隔三差五找他们几个朋友小聚一下。有时候是大家一起,有时候是他们两个。

就是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岳明辉认识了一个不错的女生,顺理成章地谈起了恋爱。

那段谈恋爱的时光还是很美好的,只是岳明辉现在回忆起来,发现那几个月里木子洋一次也没有找过他。

像每段没能走到最后的感情一样,岳明辉的这段故事由于女孩子的出国而画上了句号。

失恋,再加上那段时间写不出歌,在唱片公司没有发展,事业受到了阻碍。于是他也背起吉他,到了常去的酒吧做了一名驻唱歌手。

那段时间是岳明辉最难的时候,而木子洋已经开始走国际大秀了。

木子洋是几个月后从朋友那里知道岳明辉分手了。那时岳明辉腰受了伤,但是工作是不能丢的。他拿上吉他准备出门,推开门就看见了木子洋。

岳明辉家里堆满了泡面袋和外卖盒。岳明辉又颓成了那个样子,头发没有打理,脸色也不好看。木子洋只当是岳明辉失恋的缘故,上来就把人劈头盖脸数落了一顿。就差上手把人打醒了。

他没想到岳明辉腰伤又复发了。

着急上火地连夜送人去了医院,一路上岳明辉却坚持要去工作。把木子洋气得要死要活。

“你去啊!你看你下回倒家里爬不起来谁来管你!”

岳明辉扭头就走,是木子洋拦住了他,直接把人拖去了医院。

当天晚上木子洋一边给岳明辉揉腰一边婆婆妈妈地数落他。

“酒吧那边我去帮你请假了。还有你那个公司,待不下去就不要待了。违约金我可以先...”

“洋洋,不用了我没事。真没事。”

木子洋忽然起身去拿了纸巾,他背对着岳明辉,不知道是擤鼻涕还是搽眼泪。

“只许你腰伤不许我感冒啊。”

木子洋的声音明显带了哭音。

那并不是他第一次在岳明辉面前哭。木子洋是个很感性的人,还怕鬼,感动了难受了都得哭两鼻子。

但是为岳明辉哭这是第一次。

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好像又拉近了很多,岳明辉也很听话的,有事没事都会跟木子洋聊聊天。如果有需要木子洋帮忙的事情,木子洋就更高兴了。

尽管每次岳明辉都不会主动开口。



岳明辉从过往的回忆中清醒过来,发现主持人正笑盈盈地望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过去了。

“问你呢。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木子洋捅了捅岳明辉的腰提醒着,熟稔的动作做不得假,一看就是习惯了。

“啊,走神了不好意思。接下来看看新歌的反响吧,反响好就奖励自己出去玩一趟,反响不好...”

“反响不好就安慰自己出去玩一趟。”

“哎呦对咯。”

木子洋这话接得好,两个人十足十的默契把观众和主持人都逗笑了。

“反正要出去玩一趟是吧。两个人一起吗?”

岳明辉听主持人说完,侧头看了一眼木子洋。他仍是笑着,是岳明辉见惯了的眼睛里含着笑意的样子。

“洋洋...他大忙人一个。我可能和家人一起吧。或者看看谁有空。毕竟一般职业很少有很长时间度假。”

岳明辉又在胡说八道。他的确有和木子洋出去玩的计划,只不过再完美的计划都在得知木子洋交了新男友之后打乱了。

“谁跟你说我忙啊。我最近正好有空。”

木子洋脸色变了,一副“你这个老岳竟敢又不带我玩的语气”,倒是让岳明辉的心情忽然愉快。

“行行行,你说去哪儿。都听你的行了吧。”

“听我的?那山东菏泽吧。”

岳明辉笑得更欢了,他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那年他们事业都有各自的发展,木子洋也交往了一个男友。虽然没多长时间就分手了,但也算正式向好友们出了柜。

岳明辉大概就是那段时间开始觉得自己和木子洋之间的关系不清楚了。

他们是好朋友没错,或者说得更准确点,是挚友,是兄弟。

但他就是真真切切地爱上了自己的兄弟。

可能这份喜欢早就存在,只不过一直埋藏在岳明辉自己也不知晓的地方。因为木子洋出柜这个引子,那喜欢就像山洪般倾泻,彻底将岳明辉淹没了。

所以当木子洋提出让岳明辉陪他回家一趟时,岳明辉不仅答应了,内心还十分愉悦地觉得这仿佛像是见家长。

岳明辉没住在客房,而是睡在了木子洋的房间。一大早起来就看见木子洋的脸在眼前放大,这无疑极大地挑战着岳明辉的心理极限。

“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

岳明辉一脸不相信,一口咬定木子洋听错了。木子洋爱逗他,两个人像两个小学生一样在躺床上扭打。

岳明辉身上有很多痒痒肉,木子洋灵巧的手轻易地伸进了他的衣襟里,没过多久就把岳明辉折腾着求饶了。

“哥哥错啦。别闹啦,洋洋。”

木子洋小孩子脾气,非要逼着岳明辉认输。吵吵嚷嚷着,倒是把岳明辉说梦话的事给忘了。

岳明辉不知道,当时他在梦境里喊的只有两个字,是:

“小洋。”

关于两个人菏泽的故事,结束在木子洋跟父母出柜的那天。他爸打他了,隔着一面墙声音能够清晰地传出来。
他没睡,他也没睡。

岳明辉不明白木子洋为什么要这么急,第二天一早他就被木子洋送到了火车站。

“嗨,早晚的事儿。快回吧,回去告诉我一声。”

那个比他高的男人仍旧笑着,只是嘴角有被打的痕迹。英俊的笑脸并未因为伤痕而打折扣,眼睛里那特殊的感觉反而更浓厚了。

岳明辉是心疼的,但他除了担心之外并不能表露太多的情绪。

他太害怕了,害怕说出口就做不成朋友。



录制结束了,主持人拉着木子洋说话,岳明辉则在休息室等他。

正巧碰见了一个蛮欣赏的后辈小娄。岳明辉跟人家聊了两句才知道木子洋把农农介绍到他们公司了。

农农有发展固然好,但他并不愿意见到木子洋因为感情因素去插手行内的事。

太容易落人口实,太容易被抓住把柄。

岳明辉按了按太阳穴,定了定心神。再一睁眼便又恍惚了。
“想好了吗?去哪儿玩。我跟你说老岳,我就这几天假都贡献给你了。”

木子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岳明辉身后。他似乎对这次早已放弃的旅行十分上心。

“你不用陪内小男孩?刚我跟小娄提了一句,他没去过欧洲,正好一块去玩玩。”

木子洋的火“蹭”地一下冒了上来。站起身的他比坐在椅子上的岳明辉要高出很多,无疑造成了一种压迫感。

“岳明辉你知道你自己多大吗?人家小娄才多大啊就勾搭人家。不要脸你。”

岳明辉的脸色也变了。不要脸这种话不是谁都能说的,至少木子洋不能说,不能对岳明辉说。

“你能和农农谈恋爱,我凭什么就不能和小娄出去玩。木子洋你又发什么邪火。”

“我没有。”

木子洋垂着头,他的头发有点长,遮住了眼睛。

“我没和农农谈恋爱。”

岳明辉愣住了,接下来木子洋的话令他整个人处于一种当机状态中。

“岳明辉我真恨你是根木头。难道非要我在大庭广众下说喜欢你爱你离不开你才行吗。”

岳明辉整个人都傻掉了,他张了张嘴,最后吐出的话竟然是:

“你又胡说八道...”

木子洋忽然抬起头,他把岳明辉整个人塞进自己怀里。

“我输了岳明辉。我把我自己永远输给你了。”

“可是傻哥哥,我爱你呀。”

————————完————————

评论(21)

热度(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