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 黑道au】软肋 14


我自己都觉得这篇能更不容易...
dbq催更的大家【捂脸】

14 诺言

岳明辉身上的睡袍是纯白色的,和床榻漆黑的颜色构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卜凡知道他不喜欢穿睡衣,只喜欢裸睡。这是他从小到大的习惯。

或许是时间改变了一切。

某些观点看法,或者是对人的感情,都是会随着时间改变的。

他不知道十年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他们不应该继续了。年轻时的一腔孤勇,在现在看来实在滑稽可笑。

岳明辉从不缺一个卜凡的。他自己也说过。最开始就不是能够长久的。

如果卜凡没有入狱,或许他们早就分道扬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团乱麻。

卜凡的手握着岳明辉的手,大手包着小手。许是生病的缘故,他的手怎么都捂不热。

岳明辉的面孔是苍白而无血色的,唇色也白得没法看。
他睁开眼看到卜凡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醒了就喝点粥。小弟大老远买来的。”

“那小弟呢?”

“他说公司还有事,让我照顾你。”

岳明辉微微笑了一下,笑容中有点无奈。

“如果照顾我很为难...”

“不为难。”

卜凡端起了粥,盛了一勺吹凉了才递到岳明辉口边。

他本来没想去喂岳明辉的。一牵扯上又搅和在一块,再也分不开。可是那人虚弱的样子简直在扎他的心。

他一向受不了岳明辉受伤生病。十年前就受不了,十年后更受不了。

“一把年纪了,别让人操心了成吗。”

说完觉得不妥,卜凡便又找补了两句。

“你现在管着那么大的公司,身体坏了让大家喝西北风啊。”

“我知道了。”

卜凡能感觉到岳明辉好像稍微开心了点,粥也多喝了好几口。

喝完粥岳明辉的眼睛直瞟桌上的饼干,卜凡还能看不出他的小心思。

“想吃这个?不行我跟你说。你现在只能吃流食。”

岳明辉委屈得要命,小脑袋往后一仰就开始玩手。

“扣手也不行!多大个人了还扣手。”

卜凡忽然发现自己没在的这十年岳明辉这家伙没把自己给折腾死真算是命大。

以前岳明辉最容易受伤了。不说大大小小的械斗,就算两人窝在家里一整天岳明辉都能把手玩伤了。赶上兴致来了出门打打球,把自己玩骨折了也是常事。

这十年里,木子洋和小弟有空就来看他。一开始岳明辉有什么情况都跟卜凡讲,后来就都瞒着了。

卜凡死命地追问,木子洋也不愿讲。他说:

“凡子,他在外边就算真有什么事情,你也帮不了他。别问了。”

是啊,平白地添了烦忧,有什么用呢。

后来有好的事情,卜凡也不想去听了。他已经远离了他的生命十年,何必再去祸乱他的人生。

岳明辉值得一个更好的人,而不是他这种...劣迹斑斑一无是处的同性。

“凡砸,凡砸,凡砸。”

岳明辉连着叫了卜凡好几声,不停地叫,好像越叫他越开心。

“听见了听见了。你叫魂呢。”

卜凡在床边坐下,手里拿着削到一半的红苹果。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岳明辉的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卜凡的时候,好像见到了光。

——————十年前的分割线——————


卜凡显然被岳明辉这句话给镇住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

等他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什么的时候,岳大少的唇已经擦过了他的耳朵,轻轻地落在了他的唇上。

卜凡没有类似的经验,只会张开嘴,笨拙生涩地用本能去回应。脑子里的烟花尽数炸开了,噼里啪啦地作响。

他在想岳明辉的唇舌怎么这么甜,卜凡爱这甜味。他在想为什么岳明辉这么会亲,卜凡讨厌继续想下去。

男人的手搂着他的脖颈,他也缓缓地去捞男人的腰。他的腰比卜凡想象中软,或者说他的腹肌似乎中看不中用。看着硬邦邦的,其实和姑娘的腰肢一样纤细柔软。

这个岳明辉,这阵子一定没有好好吃饭。卜凡想着,不停揉捏的手就忍不住多用了些力气,岳明辉微张着嘴喊疼,声音滑腻腻黏糊糊,像他又不像他。

等到两个人衣物除尽,身体贴紧身体时,卜凡的手已经扣到了岳明辉的臀肉上。浑圆饱满的臀肉紧绷着,似乎这人并没有他表现得那样坦然。

“岳岳。”

“唔...干嘛。”

岳明辉卖力地吻着卜凡的脖颈,吮吸着他的喉结。卜凡也不甘示弱地用手去爱抚他的身体。伤口附近的软肉似乎是最敏感的,卜凡低下头去吻那缠着绷带的位置,他说: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岳明辉没去嘲笑卜凡的诺言,他知道凡子的认真,但事实上这话做不得真。他只是笑笑后又给了卜凡一个甜蜜的吻。这时候的他还不是很相信这句话。甚至于,他把这当做大男孩难得的情话。

情话永远比诺言容易啊。不论说出还是相信。

卜凡咬住了岳明辉的耳垂,牙齿轻轻擦过时怀中赤裸的身体忍不住发颤。他其实一点经验都没有,固有的那点认知还不是男人和男人。

只是尝试性地哪里喜欢亲哪里。其实哪里都喜欢,哪里都亲不够呢。岳明辉的脸开始泛红,眼睛中也噙着水雾。

两个人相互亲吻撕咬着,吻得累了卜凡都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岳明辉推了推身前的一米九大汉,哼哼唧唧地捧着他的脸说:

“凡子,我说做爱。”

沉浸在情欲中的毛头小子明显一震。岳明辉直白得让他脸热,但其实现在脸最红的那个人正是岳明辉。他大着胆子扣着卜凡的手往身后引,那个神秘的小穴就在卜凡的掌下。

可是卜凡不敢动。

他揽着男人的脖颈,吻了吻男人的脊骨。

“我...我怕你后悔。”

岳明辉轻笑了一下,他的两只眼睛是明亮的,漆黑的光亮中有卜凡的影子。

“宝贝儿,那你就别让我后悔。”

轻浮的语调,郑重的含义,像极了他这个人。


“你会后悔吗。”

做到一半时,岳明辉问卜凡。

“永远不会。”

他这样答道。

评论(34)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