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丘山月】鬼畜眼镜(二)


带眼镜鬼畜精英攻x没眼镜平庸软弱受
鬼畜眼镜游戏基本设定

前文戳这里

岳明辉醒来时,温暖的阳光洒在了他的脚踝处。已经快中午了,幸好周末不用上班,不然他一定会被木子洋痛骂一顿。

他只觉得脑袋昏沉,揉了揉眉心后打算下床。这才惊觉自己身后的私处有着明显被使用过度的痕迹。

脖颈,腰腹,甚至是大腿内侧也全是红色的暧昧吻痕。
昨天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

那个名为月的男人,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岳明辉发现自己的胳膊忍不住发颤,他在害怕。那副眼镜正端正地摆放在床头柜前,而岳明辉只是看着就觉得全是发冷。

他记得昨晚月对他说的每一句话,连肌肤相贴的触感也清晰地留存在了记忆中。

“不要妄图丢掉我。”

这是月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这让岳明辉感到胆寒。

这可怕的东西,扔了它吧。

眼镜被丢弃在垃圾桶里,和那些废弃物一起被装进了垃圾车。他的命运是被运到离岳明辉很远很远的地方。

被焚毁,直至消失。

不知道为什么岳明辉发觉自己心里空了一块,好像是行事果决的那个自己也一并消失了。

这感觉并不算好。



“老岳你没事吧?你这几天跟丢了魂似得,是不是洋哥又为难你了?”

卜凡的关心确实让岳明辉的心情明亮了些许。他笑笑说:

“别瞎猜了,就盼着我和洋不好是吧。我就是没休息好。”

现在的岳明辉和之前很不一样,他甚至可以暂时抛却那些烦恼去和卜凡开玩笑。而不是整日阴郁地坐在办公室里叹气。

这一切好的改变都是那副眼镜带来的,岳明辉无法否认。

卜凡低着头不知道嘀咕了句什么,岳明辉问他,他却说没什么。

岳明辉觉得卜凡有一点奇怪,但这一瞬的疑惑却被木子洋打断了。

那人正站在他面前,一八七的身高再配上那身高定西装,显得像个贵公子。根本不像是与金钱为伴的商人。

“如果我没记错。公司规定不允许上班时间讨论工作以外的事情。”

他的声音很冷淡,甚至让岳明辉感觉这些日子以来关系的改善都是虚假的。

“喂,我这是关心同事。你看老岳的脸都白成什么样了。”

卜凡看不惯木子洋这种倨傲的态度,同样的,木子洋也很不爽卜凡无理的表现。

岳明辉搞不懂这两个人怎么会成为朋友,而下一刻,他的下巴就被木子洋捏住了。

那人的指尖比岳明辉想象得暖一些。他没敢挣扎,只是僵硬地任木子洋打量。

“岳明辉。”

木子洋经常这样连名带姓地叫他,他的声音似乎带有一种魔力,任何名字在他嘴里都会变得好听。

何况岳明辉三字本身就很动人。

“我有没有说过让你不要一味强撑。”

木子洋放开了岳明辉的下巴,下一步却直接握住了他的手。

“我送你回家。”

这种强硬的语气是由不得他拒绝的。岳明辉只是有些微的吃惊。不光是他,卜凡的眼睛瞪得很大,奇怪的气闷感充满了他的胸腔。

“凡子,或许你要在今晚之前发我一份这季度的报表。”

木子洋没有等到卜凡回答就拉着岳明辉离开了公司。

“那...那个...一个季度是不是有点...太多。”

“那你帮他做。”

木子洋说着,把岳明辉推进了车里。在他看来卜凡还构不成威胁,他最大的困难还是问题本身。

“也不是不可以...”

男人有些扭捏,他感知到卜凡突然得到的工作或多或少是因为自己。

这或许是木子洋的一种...迁怒?他不理解,更疲于去理解。

他的上司木子洋一向是个阴晴不定的人,而对他多半是阴。这突如其来的大晴天甚至让岳明辉有些无所适从。

木子洋了解岳明辉,他老好人的性格和那神奇的自我奉献人格足够他去帮任何人完成不属于他的工作。但理解并不代表木子洋不会生气。

事件的结果是直到抵达了岳明辉的家木子洋也没有说一句话。

还是岳明辉先开的口:

“谢了洋洋。”

“岳明辉,我下次不想再看到你精神不好。”

还是一副拽拽的语气,但话语中的关心岳明辉感知到了。

这个家伙一点都不坦诚。



当月亮挂在树梢时,天边出现了一轮红色的光。

在迷茫的浓雾中,岳明辉仿佛又见到了那个名为灵的神秘男孩。

巨大的黑袍遮挡着他的脸,但也能依稀看出他在微笑。

“你不喜欢月吗。你不是一直想成为那样的自己吗。带上它吧,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男孩的话语似乎带有奇幻的蛊惑力量。鬼使神差的,那副眼镜再度出现在岳明辉手中。

岳明辉睁开眼睛,屋子仍是漆黑一片。自己的身体被另一具沉重的身躯死死压着,压得他透不过气。

“宝贝儿,快睡吧,天还没亮呢。”

岳明辉知道是月又回来了。对此他除了无奈没有其他的想法。

那些惊惧和烦恼奇异地消失了。

或许他该和月好好谈谈,如果第二天他没有离开的话。

他并没有猜想得那样可怕,他只是...另一个自己。岳明辉所向往的...另一个自己。



“哦宝贝儿,别告诉我这些衣服你堆了一周。”

月并没有消失,而是面带嫌弃地指着岳明辉的一筐脏衣服。

这简直充满了生活色彩。

“唉,你那件白卫衣我可喜欢了,今天还想穿的...”

月兀自翻找着岳明辉的衣柜,鼓捣了半天才将将打扮好自己。

那是和岳明辉一模一样的脸。所不同的是气质。一个温柔沉静,一个则明朗阳光。

他那张脸摆在那里,仿佛就能透过面孔看到他的好胜心。

“你...不走吗?”

“我这就走。我今天约了卜凡去TK公司谈合作啊。”

岳明辉有点恍惚。这个事他依稀记得,似乎是他戴眼镜的时候商定好的。如果今天月不出现,他极有可能彻底忘掉进而放卜凡鸽子。

“我替你工作,不好吗。”

岳明辉听见月这样问。

好吗?当然好。这份工作令他感到吃力。年少的时候还有梦想要去奋斗,可是现在他只想好好地休息。

“宝贝儿,以后我来养你,好不好。”

岳明辉的身体僵住了,直觉告诉他这是蛊惑人心的毒药,但仍然不可抑制地被打动了。

被...另一个自己的承诺打动了。



评论(3)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