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快穿】卜丽丝梦游仙境·辉姑娘


继父特曼尼先生凡x继子仙德瑞拉辉姑娘

卷一·辉姑娘

序章戳这里



卜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房顶上充满中世纪风情的古朴吊灯。他身上穿着剪裁合体的礼服,是黑底的有着红色暗纹的沉稳款式。

斜上方四十五度角的大衣柜上躺着一只肥猫,如果卜凡没认错,这应该是棉裤。

“哦亲爱的爱丽丝。或许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为特曼尼。”

经历过兔子老岳和猫咪洋哥之后,面对口吐人言的棉裤卜凡内心没一点波动。

甚至有点想笑。

“好吧棉裤,快告诉我怎样才能回去。”

棉裤弓起背凶狠地瞪了卜凡一眼,绕着卜凡走了两步才慢悠悠说道:

“棉裤...这真是个奇怪的名字。请叫我神仙教母我的宝贝儿。这个世界本该仙德瑞拉和王子在一起,可是我们的小捣蛋白玫瑰王子把事情弄乱了。王子殿下爱上了仙德瑞拉的弟弟安泰西亚。你的任务就是让国王宣布王子殿下的未婚妻是仙德瑞拉。”

卜凡大概理了理思绪,觉得这事有点难办。人家两个好端端谈恋爱,他瞎掺和坏人家姻缘算怎么回事。

棉裤似乎看出了卜凡的纠结,挥舞着爪子打了卜凡一下。

“不要死脑筋我的孩子。安泰西亚是个刻薄鬼,王子殿下又是个幼稚的小家伙。爱情不过是一时的化学反应,拆散他们还是很容易的。祝你好运,特曼尼先生。”

等等,卜凡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

特曼尼先生是谁?灰姑娘中有这个角色?

“哦我的孩子,你难道不知道特曼尼先生就是这座庄园的主人,美丽的仙德瑞拉的继父吗?”

卜凡凡默了。唯一令他高兴的大概是,再也不会被其他人称呼为我的孩子了。

当然,除了棉裤。





身为这个剧本里最大的反派,卜凡很好奇主角到底在哪儿?棉裤,哦不...是神仙教母把小爪子伸向了窗口。

卜凡一边扶着窗台探头,一边嘀咕着希望仙德瑞拉是位温柔漂亮的小姐姐。

事实上,对方确实温柔又漂亮。

卜凡见多了岳明辉邋里邋遢的样子。过去四个人挤在一居室的时候,他岳哥天天打着赤膊瞎逛,破了洞的衣服照样穿。

现在正在楼下清扫花园的那人,却是一副落魄面孔。表情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是沉郁。浅金色的头发长而茂盛,在脑后梳了一个比以往都长的马尾辫。衣袍不是贵族常见的繁复样式,而是宽大的,过度浆洗过的白袍,包裹住了男人的整个身躯。

午后的阳光很足,使得男人的脸更白了。白得耀眼。额头上亮晶晶的,似乎已经生了些汗。

一看就是一个,漂亮又温柔的男人。

“哥哥是...灰姑娘?”

棉裤足尖轻点,缓缓地绕到了卜凡面前。

“去吧我亲爱的特曼尼,让仙德瑞拉换上裁剪精致的礼服,好好打扮打扮他。我相信王子殿下会爱上他的。”

卜·特曼尼·先生的眼睛直了。他说:

“可是我已经爱上他了。”





“先生,您需要现在用下午茶吗?今天是奶油酥饼和茶。”

仙德瑞拉,或者说岳明辉推门进来时,卜先生正在和棉裤争执不下。以岳明辉的角度看去,还以为卜凡在虐猫。

哦上帝,他这个粗鲁恶毒的继父竟然连可爱的猫咪都不放过。

“呃,你拿过来吧。”

卜凡直接把棉裤抱在怀里,顺着毛以示抚慰。他没见过岳明辉用这种眼神看他,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好的先生。”

岳明辉正推开门出去,卜凡忽然叫住了他。

“哥...那个...仙德瑞拉,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吃吗。我是说下午茶。”

与继父特曼尼先生一起用餐,这是仙德瑞拉从未想过的事情。这个长相凶巴巴的恶毒男人,以往只会让他整理脏乱的仓库或者做些又苦又累的活计。

“呃,先生...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这有什么的。你难道不是我亲爱的孩子吗我的仙德瑞拉。”

卜凡学着棉裤的语气说话,“亲爱的”这三个字让卜凡的整颗心都愉悦了。他甚至在心底偷偷笑,他终于成为了他亲爱的哥哥的父亲。

在那些用伦理哏玩闹的日子里,他扮演的永远是一个弟弟的角色。只有在和岳岳灵超的一家三口的配置中他才能勉强和他的哥哥凑成一对。

他多想好好地照顾他,把他哥哥的那些忧虑压力尽数消解。

仙德瑞拉沉默了,打破这奇异沉默的人是木子洋。或者说是仙德瑞拉的弟弟安泰西亚。

棉裤在卜凡耳边小声地介绍着。面前的高大男人穿着贵族常见的深色礼服,卜凡觉得再没有人比他洋哥更像个贵族。贵族那慵懒的做派在现实社会中也被他洋哥体现得淋漓尽致。

“先生,王子殿下邀请我今晚去参加舞会,可能不能跟您共进晚餐了。”

他说着,看了岳明辉一眼,似乎是好奇他这便宜哥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别让他去,一定要阻止他和王子。”

棉裤用尾巴扫卜凡的胸口,但是卜凡并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开玩笑,让他去撮合他哥和什么王子?有没有搞错。

“好吧安泰西亚。先过来同我和仙德瑞拉一起用下午茶。听说今天的奶油酥饼很不错,对吗。”

岳明辉深深地看了卜凡一眼,而后点了点头。两人之间关系的改善令木子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等到岳明辉去取下午茶,木子洋才凑近了卜凡问道:

“您在做什么。这一点都不像您。您过去不是很讨厌仙德瑞拉?还说他是没用的难看废弃物吗。”

哦天呐,瞧瞧这个可恶的特曼尼都说了些什么。卜凡真想抽这个身体两嘴巴。他干咳了两声,才沉声道:

“仙德瑞拉是我可爱的孩子。安泰西亚我希望你尊重你的哥哥。”

木子洋觉得这个世界迷幻了,他微微眯起眼睛低下头想了想。

“我明白了。”

“但他并没有您想象得那样善良,先生。”

木子洋轻微扬起头,他在看窗外的方向。白色的一个小点像只漂亮的小鸟,在花园中穿梭着。

“他会报复您的。”

木子洋笃定道。





随着时间的流逝,特曼尼先生和仙德瑞拉的关系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岳明辉再也不用为庄园的工作而辛苦,他拥有了无数件镶着名贵宝石的漂亮礼服。毫无疑问这些都是特曼尼先生送给他的。

偶尔特曼尼先生会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枕头来找他睡觉。他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只是那个恶劣的男人忽然变得善良又美好。这是他一时难以适应的。

让他不太愉快的是卜凡总会叫他那个难听的外号“小灰”。听听,一点都不体面。听说是他那坏心的弟弟起的。但卜凡叫出来却让他觉得很动听。

他每天不需要早起,只要抽出时间去陪卜凡听听音乐聊聊天,再一起享用晚餐就足够了。

这样的日子是很美妙的,但卜凡的任务没有一丝进展。

“卜丽丝你在搞些什么?再拖下去我们都会死在这个世界的!”

棉裤的气愤几乎到达了顶点,他没遇到过这么不听话的任务执行者。要命的是他还根本不着急。

“不行!你想都别想。”

他就算死在这个世界也不会把他哥拱手让人的!

“那如果是仙德瑞拉自己的意愿呢?”

棉裤说着,轻轻地跃下了窗子。

卜凡只觉得自己脑子“嗡”地一声。

是啊,仙德瑞拉在童话中爱的是王子。岳明辉在现实世界中爱的也不是卜凡。

他哥哥并不爱他,这是个事实。





木子洋最近很烦躁。因为国王并不赞成他和王子殿下的婚事。

他的姓氏是特曼尼,而非是贵族姓氏。或许仙德瑞拉比他够格得多。

于是他敲开了他这位关系淡漠的哥哥的门。一个计划正慢慢地拉开序幕。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当岳明辉出现在卜凡面前说他想参加皇室的舞会时,卜凡整个人都石化了。

他的表情难过极了。他要完成任务回家了,可是心底里难过得要死。

“哦...好...那件蓝色的礼服一定很适合你。我去找找。”

是岳明辉拉住了他的手臂阻止了他,男人的手心很暖,但卜凡却觉得热到发烫。

“不用了先生。不用麻烦了。”

卜凡这才又讪讪地坐定,他的脑子一团乱麻。就算明明知道这个世界的岳明辉只是现实的一个投影,他也会因为他而不可抑制地难过。

“虽然很冒昧,但我一直想问您一件事。”

他的双手交握着,甚至因为有些紧张而不绅士地扣指甲。这个小动作是岳明辉独有的,不论是哪个世界。

“您对我好,是因为我那早已过世的父亲吗?我偶尔会听到您叫我...哥哥。是在叫他吗。”

这个问题卜凡实在是难以作答,他只能以沉默回应。

对面的男人似乎是释然了,微微笑着的样子很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卜凡甚至觉得他的表情有些感伤。

“呃,去享受舞会吧,我可爱的孩子。”

“当然,我敬爱的先生。”

岳明辉顿了顿,眼睛里闪着的光亮是卜凡看不懂的。

“毕竟,我是那样地爱着王子殿下。”

卜凡觉得这像一种另类的报复,恶劣的人是特曼尼,却把难过的窒息感报应到了他身上。






去往王宫的马车上,岳明辉并没有同卜凡共乘。棉裤为了使任务成功,终于显现了他神仙教母的神通——为岳明辉变了一套高贵的衣装。

那样子真的很美,高贵又端庄。

“先生,有时爱与恨只有一线之隔。表面的爱与恨往往恰恰相反。”

卜凡一阵无语,他洋哥总会间或地冒出一些奇怪言论,在这个世界也是一样。

“你不嫉妒吗?仙德瑞已经同王子跳了第三曲了。”

卜凡说着,眼睛里映出的是美好的青年那姣好的面容。

他早该想到的,王子殿下的角色除了他那位神仙弟弟灵超,没有人更合适。

木子洋沉默着,手中的酒杯稳稳端着,面容的微笑也没有一丝破绽。

当晚十一点,国王宣布了贵族青年仙德瑞拉和王子殿下的婚事。

棉裤跑来告诉卜凡,十二点一过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我能去找他道个别吗?”

“当然我的孩子,别忘了十二点。”

卜凡没心思再去介意“我的孩子”这个称呼了,到如今他甚至还有些喜爱这个亲切的称呼。

他是在王宫的顶楼找到岳明辉的,他在一个人喝酒。醇厚的美酒和他的脸蛋一样红润。

“恭喜你。”

卜凡记得他穿越的当天,岳明辉告诉他要结婚了。没想到这个世界他一样要把他哥哥拱手让人。

只是这一次卜凡的内心平静了很多。

岳明辉皱着眉头看他,那眼神像是喝醉了。摇摇晃晃地,直接栽倒在卜凡怀里。

“王子殿下是个漂亮善良的孩子,你一定会幸福的。”

他说着,忽然觉得自己仿佛真的拥有了老父亲的心情。这种不舍不是简简单单的喜欢想拥有能够概括的。

岳明辉的手扑腾着,猛摇着头,他说:

“王子...早就和安泰西亚跑了。他们...都走了...你就是...我的了。”

岳明辉笑得很傻气,卜凡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停跳了。

这个滑头的木子洋!是的,趁王子和别人订婚当晚,国王疏于对王子的看管,他们就可以轻松地逃跑。

“哥哥...”

卜凡喃喃地唤着他,拥抱他。并没有意识到钟楼的指针指到了十二的位置。

卜凡轻轻地抚摸他的耳垂,柔软的,温热的。

他的身体正在缓缓消失,意识丧失前的最后一眼是岳明辉孩童般的笑脸。

如果有下个世界,他还想得到哥哥的爱。

这是他...无法抑制的贪心。



评论(14)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