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匪与僧(三)


太久没写这篇 设定快忘干净了【微风】
有一点点all岳是不会忘的【握拳】

(三)醉酒

已至傍晚,山林的小溪水波粼粼,月色笼罩着的游鱼与闪着光亮的萤把林间的夜映衬得极美。

如果这里没有一个煞风景啃骨头的和尚就更美妙了。

卜凡穿着一件深黑色的袍子,在这样的夜里显得很隐蔽。他听见和尚叫人去拿壶酒来,赶忙拦下了。

“诶,你个和尚喝什么酒啊。喝酒误事。”

喝个酒能误啥事啊?卜凡一个山大王平时误的事还少吗?他就是不愿遂了这和尚的意。

好像遂了他的意就跟自己多喜欢他似得。

这和尚非得拽着他大晚上来溪边啃骨头,说是有感觉。和尚还非得让他找件深色的衣服穿,说是...说是好看。

想到这里,大个子土匪耳朵尖红了。

“我说,你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啊。”

卜凡看见岳明辉坐在青灰色的石上,在夜晚看不清那个人的面,但却能瞧见他明亮的眼睛。

卜凡觉得他名字起得真好,可不就是明辉嘛。

“当然是真的。我还有度牒呢,京里发放的。度牒你知道嘛,正经和尚都有,可贵了。”

岳明辉说话时嘴里还嚼着东西,嘴巴一鼓一鼓的,竟然有那么几分可爱。

卜凡遏制住了自己这该死的念头。他掸了掸身上的灰站了起来,影子把岳明辉整个人都遮住了。

“干嘛呀你,没喝酒就醉了。挡着我赏月了。”

卜凡的身躯和岳明辉贴得很近,好像再近一些,就会彻底皮肉相贴。

土匪的手捏着和尚的下巴,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说心里话,岳明辉的样貌算得上是俊俏。眉眼含笑就算了,一张嘴那颗小虎牙就跟会吃人似得,一个劲地往卜凡心里眼里钻。简直要人命。

“哎呦,觉得哥哥好看啦?舍不得把哥哥交出去啦?”

岳明辉心情好时说话总有一股子浪荡气,听得卜凡心里不舒服,脸却不自主地发红。

他把手松开,背过身去,嘴里骂着这坏和尚,心里却直犯嘀咕。

也不知这人是怎么得罪了官府,动用这么多人力物力竟只为了捉他这个没剃头的和尚。岳明辉今天和他说这事时他还不信,直到官府那边派了传话的人来指明了要捉他,卜凡才算是信了。

“喂,说真的。你犯了什么事。”

岳明辉一挑眼,把胳膊枕在脑袋底下,直接躺在了大青石上。

“嘿,哥哥我就非得犯事啊。”

“不愿意说算了...”

卜凡也不知道自己的气打哪来。好像是生岳明辉的气,怨怪他不愿意跟自己讲。好像是生自己的气,气自己没能力保下这和尚。

等等,自己凭什么要保他?一不沾亲二不带故,顶多算是绑匪和肉票的关系,一文钱没赚到反而差点让他带累了整个山头。

卜凡凡越想越觉得这事神叨,他正想走,没料想听见岳明辉道:

“想听故事吗?拿酒来。”



酒气熏得卜凡脑袋发昏,岳明辉的故事也没听出个所以然。

他一杯接着一杯,好像喝得比岳明辉要多。最后整个身体都压在了和尚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

“喂,别介儿啊你...酒量真差...别瞎亲啊呜...”

卜凡的吻落在岳明辉的前胸和脖颈上。细密湿润带有酒气的吻和那热的唇舌好像点燃了岳明辉胸口的火苗。

尽管他和这个粗鲁的土匪头子还不算熟识,卜凡也并不符合岳明辉的喜好。但这并不能阻止亲密事的发生。

岳明辉觉得这事不坏,甚至还有点爽。卜凡的身材和尺寸他很满意,唯一的难受点在于对方喝醉了脑子有点不清楚。等清醒了嫌弃和男人做就有点难搞了。

但这也无伤大雅,对方一个土匪头子能有多讲究?想来想去吃亏的都是他岳明辉。

一个和尚,喝酒吃肉睡男人。真有点对不起佛祖。

岳明辉嘴里嘀咕了句“阿弥陀佛”,接着就被卜凡一个大力抵到了石块上。

这小子劲儿还真不小,一下子撞得他腰快断了。腰紧紧抵在身后的大青石上,得亏石块圆滑,不然他小命得交代在这儿。



如果不是被那人打断了,或许这亲密事还会持续下去。

那人也穿着一件深黑色的袍子,袍子的边角是用墨绿色的细线绣的花纹。他还牵着一匹马,似乎是正一人策马上山。也不知是如何进到寨中的。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挑食啊。”

岳明辉听见他这样说。

“是呀,我就这样。”

他推了推身上的卜凡,没推开,最后卜凡是被李振洋一个手刀打趴下的。

“你轻点。”

“心疼了?”

岳明辉不置可否,只顾着整理自己身上乱七八糟的僧袍。

李振洋勾了勾唇,然而心情远没有表情明朗。

“没想到贫僧还值得李大人连夜赶来。”

“诶,少拿你出家那套诓我。要不是因为小弟我还真不稀罕来。”

两人一来一往,谁也不让谁。不知道的还以为二人是仇敌。

“别扯那没用的。小弟你赶紧给弄走,我接着回寺里做和尚。”

李振洋眼睛一眯,目光扫向躺在青石上的土匪头子。

“你就是这样做和尚的?岳明辉,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

岳明辉听了这话便笑开了,眼睛里却黑沉沉的。

“李振洋,有意思没啊。贫僧出家了,上辈子的事早忘了。”

“你说忘就忘了。行啊岳明辉,好的很。”

李振洋转身策马向山下去,没有回头再看他一眼。

岳明辉分不清李振洋这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他以前惯会和岳明辉逗着玩的,板着脸勾着岳明辉来哄他,或者边骂他边亲他,这都是常有的事。可李振洋心里究竟怎么想,岳明辉一次也没看明白过。


评论(1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