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灵岳】尖牙


逐渐转化小吸血鬼鹅x老吸血鬼岳


灵超第一次见岳岳是什么时候?

他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那个人苍白的脸色的纤细的手指。那手指捏着自己的下颚,似乎没用力气,却挣脱不开。

地点在哪里?

灯火绚烂的小酒馆或者漆黑深夜的悬崖峭壁?他不确定那些片段记忆都是真实的经历。他只能说,那都太久远,久远得他都忘记了。

他取下了挂在墙壁上的壁灯,向城堡的更深处走着。

其实这座城堡他已经足够熟悉了,就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他也能辩清方位。

可是那个人喜欢光亮。

很难想象那么一个人...呸!那么一个活了一千年的老吸血鬼会喜欢光和温度。

“宝贝儿,让我看看你的牙。”

他捏着灵超的下颚,露出的是洁白的两颗小虎牙。是最近才长出来的,像他的尖牙一样。

“哎呦,疼...”

男孩捂着嘴喊疼,还不让碰。这让吸血鬼很是头痛。

他经常吓唬灵超,说哪里受伤他就在伤口上咬一口,反正吸血有麻醉功效。

这孩子太闹腾了,老是把自己弄伤。灵超一开始很冷漠,不理睬岳岳。直到岳岳真的咬了他的脖颈,他才开始害怕。

他害怕的样子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两只耳朵竖起来,整个身体蜷在一起。因为血液流逝而产生的短暂战栗和寒冷让他害怕。

但他并不怕岳岳。因为他知道这只鬼不会真的弄死他。尽管把他弄死就像弄死一只兔子一样容易。

小孩牙疼的样子让岳岳看了难受。可是牙疼应该咬哪里麻醉呢?

难道是...嘴唇吗?

岳岳犹豫了。



男孩第二天上学的时候脸上贴着ok绷,样子也比之前看着憔悴。

几个大男孩围着灵超问他怎么了,他只说是牙痛。

上课时老师说周五要开家长会,愁得灵超想把牙齿咬碎。正在生长的尖牙仿佛能刺破他的口腔,从内里肿胀得发酸。

老天,那个老家伙会舍得从城堡出来给他开家长会?

事实上岳岳不仅愿意,还隐隐的有些兴奋。

他躺在卧室的沙发上,许是太过于柔软的缘故,他整个人都陷入了进去。

“来儿砸,到妈妈这儿来。”

岳岳张开双臂,像一个慈祥的母亲等待孩子的拥抱。

灵超的表情有点不情愿,不过身体还是乖乖地走过去,依偎在了他怀里。

理论上,岳岳给他初拥,算是他的父亲没有错。但他不愿意开口,偏偏管他叫妈妈。

岳岳不仅不觉得困扰,反而越来越喜欢这个称呼。

“周五是个阴天。”

“可我喜欢阳光,就像喜欢你一样,我的宝贝儿。”

如果岳岳的骚话可以论斤卖,估计现在灵超已经成为了亿万富翁。

灵超不明白岳岳是如何看待他的,就像他看不明白那些吸血鬼文学作品的近亲联姻案例。

灵超只会每天打开自己房间的那盏小台灯,从抽屉中小心翼翼地取出那本黑色的笔记本。

或者叫它日记本更妥当些。

“明净的星火给了我含蓄的温暖。连灯光都是暧昧的,像那霓虹灯,让我仓皇窜逃。”

明净的星火啊。

灵超合上日记本时会想起岳明辉的眼睛。碧绿色的瞳孔好像能将他的灵魂吸入其中 。

搅和得他的心难以入眠。




岳岳穿了一件合身的休闲西装,深暗的颜色配上他浅金色的发,这除了起初的惊艳之外,等多的是让灵超心里堵得慌。

这个家伙,穿这么骚包给谁看啊。

这也是第一次,灵超知道岳岳真正的姓名。

他把那三个字写在了家长会的签到表上。

岳明辉...这让灵超想起了明净的星火。就算他掺杂了黑暗,也明净透亮得想让人一把抓住。

“你的牙又长长了,我的宝贝儿。”

回家的路上,坐在计程车里,岳明辉捏着小孩的脸。小孩躲了躲,干干脆脆地捏了回去,张牙舞爪地抱着岳明辉的手啃。

岳明辉笑着任他欺负,间或地说上一句:

“妈妈对你不好嘛。”

灵超觉得他很好,但疯长的牙齿和心中疯长的欲望都需要血液滋养,特别是这个人的血液。

他的转化也需要他的血液。

两个人缠抱着,撕咬着走进城堡时,并没有想到城堡会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灵超不认得他,也无法对这只吸血鬼客人升起好感。

他看岳明辉的目光像自己的猎物。

而岳明辉只是捏了捏灵超的手,叫他去做作业。

灵超后来知道那只蝙蝠叫木子洋,是岳明辉多年老友。但他无法抑制地敌视木子洋,好像是木子洋侵占了自己的领地。

他也难以忘记木子洋揽着岳明辉上楼时看他的眼神,那眼神他再熟悉不过了,是:

“别想跟我抢。”




灵超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样粘着岳岳。

像是鱼离不开水,像是孩子离不开妈妈。

他也的确这样唤着他。

他把自己的脖子递了上去,用自己细长的尖牙和柔软的嘴唇去蹭他的耳朵。

“岳岳妈妈。”

“诶,宝贝儿。”

岳明辉身上的衣服被灵超扒开了。吸血鬼的臂膀上纹着青黑色的狼头,胸前的心口处很白皙,是没有血色的缘故。

小吸血鬼把老吸血鬼压得紧紧的,唇齿也死死地咬合在一起。

“宝贝儿今天好热情啊。”

“叫你跟那个木子洋眨眼睛。”

小吸血鬼把尖牙狠狠地刺入了岳明辉的脖颈,好一会儿才松口。

“宝贝儿这是惩罚吗?”

岳明辉笑着冲灵超眨眼,漂亮的小孩更气了,鼓着腮把岳明辉紧紧地抱在怀里。

“你的牙又长了呢。疼吗。”

小孩用牙齿咬着下唇,使那两只小尖牙清晰可见。岳明辉的手抚上去,坚硬的触感好像扎到了心尖尖上。

“疼。”

小孩把脑袋扎到岳明辉怀里,银白色的发蹭着对方的肉体,有些痒。

“妈妈亲亲就不疼了。”

年轻的吸血鬼指着自己的嘴唇。

狡黠的笑容下却是细长的尖牙。


————————完————————

评论(32)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