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今天岳母不在家 02

情景喜剧 柴米油盐苏打干姜
大学在读小模特x留学归国小导演
当然还有岳母和苏打

02 恋爱or结婚


门打开的那一刻,卜凡的心已经揪到了嗓子眼,脑子里还在纠结是叫阿姨还是直接叫妈...

两人交握的手生了黏腻的汗,不如不握了轻松些。岳明辉放开了卜凡的手,转去用两只手提礼物。

岳导扪心自问自己确确实实又怂了。

能不怂吗?一边是从小盼着自己找个姑娘过日子的亲妈,另一边是想好了要一起过日子的二十四孝男朋友。

这事咋整?没法整。

这门口一米九的大小伙子生生把岳妈妈吓了一跳,万没想到在这种危机时刻,是苏打帮了大忙。小苏打腿倒得快,直接蹿到了卜凡脚边,蹭着小腿哼哼唧唧一通撒娇。

岳妈妈一看就乐了,招呼着卜凡和岳明辉进来坐。

“苏打是你给小辉的吧。一看就跟你亲。我都养他半年了,也不见跟我闹。”

一听这话岳明辉就打了个寒颤,这咋说得跟他娶了...娶了凡子就忘了娘似得。

“哪能呀,苏打就是好久没见我了。是不是呀苏打。”

卜凡抱着苏打挠了挠他的脖颈,一人一狗画面相当和谐。

还没等岳明辉坐定,岳妈妈就拋来一个炸弹。

“怎么没见凡凡来呀?”

这让岳明辉怎么答?支支吾吾半天,倒把卜凡看不落忍了。

他知道他哥没准备好,更知道这其实并不是个好时机。编了一个谎,只能用更多的谎来圆。

他没有别的办法,只是不愿意看岳明辉为难。

“阿姨,她忽然有工作,不方便来了。我代她给您陪个不是。”

卜凡的话令岳明辉一惊,除了愧疚外更多的是感动。好像有什么拽着他的心狠狠揪了一把。

“这样啊...”

岳妈妈没再多问什么,又闲聊了两句便去厨房端菜了。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了他们两个和苏打。

“凡子...”

“哎呀行了啊,一会儿别露馅了。咱们先把今天混过去再说,行吗。”

卜凡这种哄小孩的语气让岳明辉有点受不了。明明优柔寡断没勇气的是自己,却要让卜凡去扯谎。

岳明辉心里很过意不去,但现在的情况他更难对他妈说出真相。

愁啊愁,愁得岳导趴在沙发上揉头发,哼哼唧唧地就往小男友怀里钻。宽松的外衣一扯,露出了半个锁骨。

卜凡心中一荡,固然在岳母家不敢做些什么,偷偷讨个亲亲总是可以的吧。

然而...苏打向上一窜,正好窜到了岳明辉怀里。

这回轮到卜凡凡握紧了拳头。

好你个苏打,不要想着吃薯片了!




“妈你别夹了。他们模特要控制体型。”

岳妈妈不断地给卜凡夹菜,卜凡面前的饭碗堆起了小山丘。人卜凡倒是挺乐呵,他们经纪人最近管得严,竟然让他个一米九的人控制在六十公斤,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少吃点不可能的。

“诶你也是模特啊。跟小辉的女朋友一起?瞧阿姨这记性,这么半天了也没问你叫什么。”

岳明辉这边着急得眼皮跳,卜凡倒是不怵,规规矩矩地答了。

“阿姨您叫我小卜就行。我...他女朋友是我妹妹。我们现在都在服装学院上学 。”

这倒是把之前撒的谎圆上了,只是不知道后面还要用多少个谎来圆。

岳明辉偷偷在桌子底下给卜凡竖了个大拇指,卜凡轻轻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放心。

这顿饭也算是吃的宾主尽欢,当然如果没有岳妈妈的诸多问题可能卜凡会更愉快。

“妈,我工作室那边还有点事,我们就一块回去了。”

“妈我记得常回家。”

“知道了,下次我带凡凡回来。”

“阿姨再见。”

岳妈妈总算是把两个孩子送走了,正打算歇会儿就带苏打出去遛个弯。没想到小苏打在沙发上窜下跳,完全没有半点听话的意思。

岳妈妈凑近了一瞧,才看见自己那糊涂儿子的钱包落在了沙发上。

这里面可还有证件呢。岳妈妈一估摸时间,还好还好,应该是没走呢。直接披上外套就去了小区停车场。

苏打在家里又跑又跳又乱叫,好像知道要下暴风雨似得。




“凡砸,你以后转行做演员吧。有潜力。”

这可能是岳明辉这么半天唯一想出来的玩笑,不过不仅不好笑还有点冷。

两个人上了车,但卜凡并没有发动车子的意思。他的手抵在方向盘上,眼睫毛低低地垂着。

“哥,你想跟我结婚吗。”

“想,你说去哪,英国还是荷兰?丹麦也不错。英国我熟就是麻烦点儿,得先申请Marriage Visitor Visa...”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卜凡打断了岳明辉的侃侃而谈,他紧锁眉头的样子看得岳明辉很不舒服。他也知道卜凡的担心是因为什么,但跟家人承认卜凡的存在对现阶段的他来说还是太难了。

并不是不相信他和卜凡能走到最后,而是自己这关太难过了。

“现在这样不好吗。我们住在一起,一起吃饭睡觉生活。结婚,或者说跟家人出柜有那么重要吗。”

岳明辉理解卜凡的担忧,但他现在只能用这种可笑的理由去安慰他的爱人。

如果换成卜凡不愿意跟家人出柜,可能他现在已经气炸了,或许他们已经大吵了一架然后决定分手。

他的小男友啊,真的是满怀着真心地爱他。

岳明辉把自己的手覆在卜凡手上,牵了起来。

“我知道家人并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但我还做不到,凡砸。”

他吻了吻卜凡的手,唇齿一张一合,不断地叫着卜凡的名字。亲昵地撒娇的样子谁看了都会心动吧。

卜凡二话没说,直接把人压在了副驾驶上亲。

事情呢,就是这么的巧,就是这么的寸。偏偏岳妈妈来给儿子送钱包,看见儿子的车还停在车位上,正高兴呢。

万没想到儿子会被人压着亲嘴,还是个...男人。

岳妈妈算是明白了。只听“哐当”一声,钱包砸在了车窗上。

随后是跟来的苏打一通乱叫。

岳导和小男友鸡飞狗跳的生活即将开始了。


评论(26)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