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洋超岳】谁是宝贝儿

凹月 洋和岳在一起
弟喜欢月 月以为弟喜欢洋 洋和弟争月

————————


岳明辉来到餐馆的时间不算晚。

他刚结束了手头的工作,点了几个木子洋喜欢的菜,可是等到凉了木子洋也没有出现。

他更没有料到木子洋会带灵超来。

“岳岳妈妈。”

灵超往前一扑,直接撞进了岳岳怀里。

“哎哟儿砸,作业做完啦?”

“没,洋哥说带我来蹭饭。”

灵超抬眼看木子洋,木子洋便含着笑说:

“庆祝你正式入职,能不带着小弟吗。作业又不着急。”

“小弟都高三了,你就知道宠他。”

岳明辉说这话时眼神一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灵超还窝在岳明辉怀里,对着对面的木子洋笑盈盈的,像是示威似得。

木子洋嘴角往下垂,根本不拿正眼看灵超幼稚的行为。随手翻着菜单说:

“到底是谁天天宠着他啊。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小弟都快被你惯坏了。”

木子洋这话说得酸酸的,就差没直接上手把小弟从岳明辉身上扯下来了。

“我岳岳妈妈就是喜欢我,我是岳岳妈妈的宝贝儿,略略略。”

木子洋哼了一声,瞧了瞧岳明辉的脸色,把那句“回家打你”给咽进了肚子里。

明明是岳岳约自己出来,被这小子要挟就算了,还要看着灵超跟岳明辉撒娇。

岳明辉,到底谁是你的宝贝儿啊。

木子洋想着就问了出来。

“啊...都是都是,都是宝贝儿。快吃饭,都凉了。”

木子洋在心里掀桌!神他妈都是宝贝儿!





当晚木子洋躺在床上翻岳明辉那堆床头读物,一大半都换成了灵超的教辅书,只有几本岳明辉喜欢的大部头还留着。那几本木子洋还看不懂...

也不知道自己不在家的日子那小子是不是都要爬过来睡这张床。是不是又粘着岳明辉占便宜。

岳明辉出来时头发还湿漉漉的,发尖在向下滴水。上半身赤裸着,下面则穿着随手从衣柜里翻出来的短裤。

那短裤木子洋认得,是自己的。这让他有一种想把短裤扒下来的冲动。

“还没睡呀。”

岳明辉擦着头发,坐在床上木子洋身旁的位置。还没坐稳就被人一把捞进了怀里。

“诶呦,哥哥这老腰早晚被你们两个一惊一乍的弄断了。”

木子洋知道灵超经常扑到岳明辉怀里,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还指不定有什么近距离接触。可自己知道是一回事,听岳明辉提就是另一回事了。

“你少提小弟,我不爱听。”

木子洋的唇贴着岳明辉白皙的湿漉漉的脖颈,边吻边唤他。

岳明辉来不及说什么,嘴里吐出的话已经变成急促的喘息。

木子洋的唇捉住了他的舌,灵巧地钻入了炙热的口腔。岳明辉刚刚刷完牙,口里还有清新的薄荷味,把木子洋的欲念勾得愈发难耐。

偏偏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岳岳妈妈,我能进来吗。”

灵超进来时两个人勉强收拾整齐,但纷乱的气息和躲闪的眼神骗不了人,更骗不了小灵超。

“外面打雷了,我害怕。”

灵超抱着枕头蹭上了床,把木子洋给挤到了一边。

木子洋恨呐,特别是听见岳岳要去陪灵超睡,心里气得痛殴螃蟹三百回合。

“你累了一天了,先睡吧。我陪小弟。”

灵超抬头看了木子洋一眼,那眼神木子洋清楚,是“算你狠”。

岳明辉没再多说,但也睡不着了。等木子洋安顿好小弟,蹑手蹑脚地再爬上床,已经是午夜了。

他抱着岳明辉,在黑暗中用唇摸索到岳明辉的耳朵。
“还做吗?”

黑暗中的岳明辉没有反应,木子洋只当他睡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岳明辉微弱的声音。

“洋洋,你是不是喜欢小弟。”

这话把木子洋吓了一跳,他撑起身子打开了小台灯。

“你这叫什么话。老岳,这话难道不是我该问你的吗。”

岳明辉睁大了眼睛,似乎没料到木子洋会这样讲。

“怎么可能,小弟是我儿子呀,我比他大那么多...”

“可是明明不是。老岳,你们没有血缘。你不觉得...小弟跟你太亲近了吗?”

木子洋想想就觉得气闷,自己的男朋友天天被别人觊觎还不自知。要命的是,他还以为自己喜欢那个小混蛋!

“小弟就是黏我黏惯了。洋洋,我工作忙,平时多亏你照顾小弟。小弟或许真的...你也并不讨厌小弟,对吧。”

岳明辉每天都有很多工作,他无暇照顾孩子更没时间去管男朋友。事实上他知道灵超和木子洋待在一起的时间要比他多。

他也理解小男孩引起喜欢的人注意的方法是可笑的挑衅。但男朋友木子洋几次三番代替自己去陪灵超让他实在无法接受。

木子洋不知道灵超给了岳明辉怎样的暗示,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确确实实给他们两个的感情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比灵超直接跟岳明辉表白高明太多了。

“对,我不讨厌小弟。我喜欢那小子。你满意了吧。”

木子洋说不通时就不说,这其实并不是个好习惯。他把岳明辉揽在怀里,强行停止了话题。

是自己给岳明辉的安全感太少了吗?如果那小子真的喜欢自己,或者自己喜欢上了别人,岳明辉是不是真的打算拱手让人?

他亲了亲男人的眉眼,把繁杂的思绪尽数扔掉,只剩了岳明辉的面庞眉眼,渐渐进入了梦乡。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灵超在里间写作业,木子洋却把岳明辉抵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他的手伸进了男人宽松的牛仔裤里。男人最近似乎又瘦了,以前伸进去是一件艰难的活动,今天则轻易极了。

“洋洋...别...”

“别什么?别停下吗?”

木子洋恶意地放大了声音,眼睛的余光注视着里间门的方向。

“别闹了...”

“好啊,不闹。你说,谁是你的宝贝儿啊。”

岳明辉为难地咬着唇,然而木子洋那只不断游移的罪恶之手已经成功地挑起了他的欲望。

他最近确实太亏待木子洋了。

岳明辉想着,便把身体迎合上去。可是木子洋完全不吃这套,只是不断地逼问着。

“你...宝贝儿只有你一个。洋洋...”

似乎说出来就解脱了,接下来的翻云覆雨是合情合理的。

到了晚间,两个人才算是暂时休战。岳明辉去敲灵超的门,叫他吃完饭。可房间里已然是空无一人了。

岳明辉烦躁的样子令木子洋不安,但他除了安抚老岳之外并没有其他好主意。

“也许就是出门买东西,他这么大人了你不要这么...”

“洋洋,我去找小弟。”

木子洋的话被打断,或许灵超在岳明辉心中的地位比他想象的要高很多,很多。

这个认知令他心中发冷,甚至在岳明辉离开房间时也没反应过来去追上他。







木子洋看见灵超时,他正挂在岳明辉的身上哭得稀里哗啦。

不得不说小男孩很漂亮,唇红齿白的,就算是毫无形象的大哭也不让人厌烦,反而惹人怜惜。

何况是本就母爱泛滥的岳明辉呢。

“岳岳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木子洋听见灵超这样问岳明辉,他知道岳明辉的答案,那一定是:

“怎么会?妈妈最喜欢超了。”

“那我是不是岳岳妈妈的宝贝儿?唯一的那个。”

灵超说完挑衅地看了一眼木子洋,木子洋回了他一个苦笑,他知道岳明辉的答案。

他一向都是这样。

谁都是他的宝贝儿。



————————完————————

评论(45)

热度(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