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租个男友回家过年


总裁凡x破产岳
有一点点替身 我爱替身
我好久没写正经的了 我好激动(*ˇωˇ* )
凹月不会断的 我忍不住抽空写这篇○| ̄|_


01 相亲

卜凡是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后第一批向家人出柜的那批愣头青。

同样的经受了一些艰难后雨过天晴,迈入了另一个令人尴尬的阶段——被催婚。

这世道同性恋毕竟不如异性恋普遍,优质的适合娶回家的男生更是少之又少。更别提自由恋爱真正走入婚姻殿堂的几率了。

卜凡也像普罗大众一样,听从父母的安排走入了相亲大军的队列里。

那天是一个颇为烦闷的午后,卜凡和他的相亲对象约在了b市中心一家蛮有情调的餐馆。

卜凡是特地推掉公司的事务来赴约的,谈不上期待,只是对方是父辈叔伯介绍而来,难以推脱罢了。

那是个比卜凡矮上不少的瘦弱男生,说实话单身高这一点卜凡就不是很满意。对方又过分文弱了些,显得造作,像个姑娘似得。

他要是喜欢这样的,干嘛不直接找个姑娘,还省事呢。

“卜凡是吧?我听刘叔提过你。年轻有为。”

对方的手握着杯子,局促地说着恭维的话。可能这是对方第一次相亲吧。已经被父母逼着相了几个月亲的卜凡这样想。

一顿饭吃得实难下咽,最后是卜凡接到了公司秘书的一通电话,正好趁机先走了。当然他也礼貌性地买了单。

公司最近没什么大事,新项目也在平缓推进着,用不着卜凡费心。秘书打电话不过是询问件小事。

卜凡走出餐馆被b市的小风一吹,真是觉得孤家寡人一个了。





前面是b市出了名的酒吧街,正是喧闹的夜晚,水面上映着灯光,人声鼎沸。

卜凡想去凑个热闹,驱散一下自己的烦躁。

他家人其实是很希望他在年底带个不错的对象回家的,特别是家里的老人。姥姥姥爷年纪大了,想看最小的孙儿有个归宿,他也能理解。

只是合适的对象,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

唉,他爸还给他下了最后通牒,是今年还是明年来着?
卜凡喝了两口酒,脑子里红的绿的颜色搅和成一团。眼睛无意识地去顺着人头攒动的方向瞧。

那是个打着光束的小舞台,一个抱着吉他的漂亮青年在唱着卜凡没听过的曲子。他的头发染成了浅金色,耳骨上有好几枚耳钉。一条胳膊是裸露的,青色的狼头纹身清晰可见。

卜凡不是没见过这样的酒吧歌手,但是却奇异地被他吸引了。他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揣测他的性向,猜测他的年龄。是二十三四岁?或者更小?

毕竟年纪再大些的都玩不动了。

卜凡觉得自己的头脑清晰又混乱,不可抑制地想要那个歌手的号码。尽管自己连他唱什么都没听清。

他不知道自己喝了几杯酒,听了几支歌。只记得歌声戛然而止后,舞台上已经换了另一帮热舞的小青年。

那个人,无影又无踪。





年底很快就到来了,时间像沙漏中的细沙,飞快流逝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卜凡家里有位长辈得了急症,说是非要让卜凡带对象回家过年才能好。让人颇有些哭笑不得。

卜凡这些日子陆陆续续又见了些人,只是都不太满意罢了。他有时也想将就一下,又觉得太对不起自己,只得作罢。

又是一个相亲的晚上,又是一个无趣的相亲对象。让人无奈的同时,卜凡也在考虑是不是自身有什么问题。

或许真是自己要求太过苛刻了吧...

说来也巧,这顿饭刚吃完,卜凡就在隔壁桌碰见了许久未见的大学师哥木子洋。

卜凡刚毕业的时候二人做过同事,关系一直不错。这回碰巧遇上,正好去续摊喝了两杯。

“你怎么想着回国了?”

“有两年没回来了,想着过年回趟家看看。”

木子洋是那种很有型的帅哥,一打眼,往那儿一站,帅这个字就出来了。

两个帅哥站在一起的结果是灾难性的,不少小姑娘往这边瞧,可是没一个敢上前的。真敢上前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毕竟两个人都是gay。

卜凡记得他师哥早年间有个爱得死去活来的男友,最近也没听他提过,许是分手了吧。

唉,人生啊,找个喜欢的对象真不是件容易事。

“你这小子这么多年怎么都傻里傻气的。找不着合适的,你去租一个呀。”

木子洋明显是喝得有点多,举着手机就要帮卜凡发帖。
卜凡没拦住,也懒得拦。

租个男友,听起来没什么不好,挺省事。





可惜事情并不像卜凡想象的那样顺利。

就算卜凡薪酬给的颇为丰厚,来面试的人也多数不太靠谱。

也是,正经人谁来给人当假男友啊。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事情迎来了转机。

卜凡没想到自己会再见到那个酒吧歌手。他后来也去过那个酒吧,可惜一无所获。

结果,现在那个小帅哥来应征做他的男友了。

对方比上次在酒吧时显得正经不少。他穿了件深色的大衣,把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似乎很怕冷。

“岳明辉,b市人?”

“嗯对。”

他叫岳明辉。卜凡把这个名字细细品味了一会儿才接着问道:

“你过年不在家陪父母,跟我去q市十几天,方便吗?”

岳明辉说没大碍,然后笑了,他笑起来时能看见两颗小虎牙。这让卜凡的心漏跳了半拍。

“薪酬可以再加点吗?”

卜凡没想到岳明辉会提出这种要求。虽然他不是很在意加薪,但是...这和他想象中的岳明辉不太一样。

这让卜凡心里有点不舒服。

似乎是意识到了老板的不快,岳明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嗯...我打听过市价。研究生的薪资要比定价高些。”

这还是个研究生啊。卜凡愈发好奇了。不过...一个研究生,那得多大了?

“26。我应该比您大吧。”岳明辉顿了顿,瞧见卜凡脸色不妙。不会这工作还对年龄有要求吧。

“唔...那好,薪酬尽量让你满意,你被录取了。”

卜凡并没有正面回应年龄问题。该死的,他竟然真的比这个人小。

岳明辉没想到这么轻易。他还带了毕业证和身份证复印件呢。不过此时他还是站起身笑着说:

“那希望我们相处愉快,我的...男朋友?”

评论(36)

热度(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