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洋岳】不合时宜

*一发完
*现实向
*狗血虐



何谓不合时宜:秋天的扇,隆冬的夏衣。还有,当我的心已经淡漠了你才殷勤。

                                        ——只是蝴蝶不愿意




卜凡今天抱着那只被岳明辉称为六六的小京巴,笑得眼睛弯成了一条弧线。

岳明辉在对面看着,唇角翘起,嘴巴张开,上了妆的唇红艳艳的,很诱人。

岳明辉知道卜凡喜欢小狗,也喜欢小孩。卜凡甚至现在就幻想过以后跟孙女一起玩是什么情景。岳明辉随着他的描述畅想,眼睛也弯成了小月牙。

所以岳明辉在说出那句“这条狗是咱俩儿子”时,心情是愉悦的。甚至带着一丝期盼,虽然他也不知道那期盼是什么。

但他没想到卜凡的反应是恶心。他知道这是不带恶意的调侃,但还是不可抑制的,会难过。

岳明辉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但有些时候面对有些人,再小的玩笑都会让他忍不住当真。然后心情逐渐变差,笑也笑不出来。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被卜凡说恶心了。岳明辉对这个词谈不上生理厌恶,但不喜欢还是有的。

他不希望这种充满着厌恶情绪的词汇从卜凡的嘴里冒出来,还是对他岳明辉讲。

他希望自己永远是凡子的老岳,被他哥哥哥哥地叫着,永永远远是被他喜欢着的。

偶尔卜凡会给他这样的错觉,特别是卜凡用那双温柔的眼睛注视他时,这种错觉会尤为强烈。

然而现实总会把幻想击溃。

“不是,我儿子,叫你大爷吧。行吗,要不咱俩儿子说出去太...恶心。”

“行行行,可以可以。”

岳明辉点着头这样说。





晚上回去的路上岳明辉没有睡觉,他在看着车窗外飞驰的街景发呆。如果不是木子洋那声震耳欲聋的“小辉!”,或许他会维持这个姿态到下车。

木子洋喜欢叫他小辉,这似乎是独属于木子洋的称呼。尽管这个名字最开始的拥有者是岳明辉家的猫咪。

每当木子洋念这个名字,岳明辉都有一种大猫撞上小猫的微妙感。

“回去吃鸡吗?嗯?小辉。”

木子洋现在的声音很轻,好像风一吹就散了。

“啊算了吧,怪累的了今天。”

岳明辉伸了个懒腰,回过头看见木子洋还在看他。他的手按着岳明辉的膝盖处,有点温暖。虽然没有多余的对话,但岳明辉好像在那一瞬明白了。

木子洋在安慰他,尽管方式笨拙又隐晦。这只大猫好像每次都能敏感地捕捉到岳明辉不明朗的心情。

岳明辉看见旁边那个一九二的男人靠在座位上睡着了,睡熟的样子像个小婴儿。

赤诚而又直白的凡子永远不会用洋洋的方式去逗岳明辉开心。他的方式方法就是两个人像两个小学生一样抱着闹,最后一起倒在床上哈哈大笑。

怪傻气的。

其实卜凡对他算是很好很好了。给他煮过姜汤,给他做过好吃的,在身体照顾上是相当于他妈的存在。

可他打击人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

每当岳明辉心中升起希冀,卜凡就会毫不留情地将那点幻觉彻底击灭,化为泡影。

连点渣都不剩。






岳明辉今晚是和木子洋一起睡的。

木子洋拉着他的手,说什么要小辉带他吃鸡,ky成人二人组冲鸭。

小弟让他岳叔赶紧把他发病的洋哥带走,卜凡则是盯着木子洋和岳明辉交握的手看了两眼,什么也没说。

事实上两个人也没有吃鸡,洗完澡就各自睡觉了。说是各自睡觉,其实是躺在一张床上,木子洋抱着他,胳膊腿交叠着。

这种亲密的姿态其实是令岳明辉舒坦的。甚至不自觉地让他怀念起在大厂的时候。

那段时光是岳明辉和卜凡最好的时候,好像乌托邦里只有两个人。他是他的哥哥,他是他的弟弟,他们是密不可分的。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关系好,所有人都知道卜凡离不开他哥哥。

连岳明辉也这样以为。

所以他在那个采访中,面对卜凡理想型的问题,傻乎乎地在画板上画下了自己的轮廓。

他知道这是一种近乎自掘坟墓的行为。可还是无法控制地犯傻。

“你刚刚不是偷偷告诉我喜欢我这性格吗...”

岳明辉的声音很小,甚至是委屈的。而对方的话语却一字一句地打得他眼睛发酸。

“可惜你是个男的。我们就到这儿吧。”

岳明辉不记得这个问题是如何结束的,他撑着维持假笑,最后只记得这句话。

他们也只能到这儿。

“老岳你在想什么。”

木子洋把胳膊搭在岳明辉胸口上,撑着头问他。

“想明天的拍摄。诶呀早点睡吧。”

木子洋上手去捏岳明辉的脸,表情明显是不相信。

“你呀你,什么都摆在脸上了。”

“我脸上有什么。”

木子洋“啧”了一声,没说话,反而是揽着他的手臂紧了紧。

“睡吧,小辉。”

木子洋对他说。







卜凡是在一个星期后知道他的两个哥哥在一起的。

那天公司损失了一套餐具和两把餐椅。

灵超没见过他凡哥这种表情,他知道这是难过的,却不知道难过的程度有多深。

卜凡喜欢岳岳,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灵超记得每次岳明辉受委屈后卜凡温柔安慰他的样子。他见过在休息室里,岳叔累得睡着了像小乖兔子似得窝在他凡哥怀里的情景。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岳叔身边换了个人。

灵超以为卜凡会很暴躁,他甚至做好了挨两拳的准备。但意外的是卜凡很安静。

那几天卜凡话都很少,如果不是有人特意跟他攀谈,卜凡可能一个字都不会多讲。

好在正常生活还是维持了下去。灵超偶尔吃吃两个哥哥喂的狗粮,偶尔感受一下另一位哥哥释放的冷气。

然而他碰巧听到了那天的谈话。

木子洋和卜凡两个人站在阳台上,声音不大,但灵超站在门外完全能听清。他正打算开溜,没想到岳明辉正站在他身后。

完了,这回完了。灵超想。

“见面会那天小辉特开心。你可能没注意,你学男粉说喜欢他的时候,小辉眼睛都亮了。不过后来他都没有笑过。”

卜凡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干,张嘴想说话,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那天说了什么?

“我喜欢你岳明辉。”

“我只是说说,你别想歪了。”

他只是...他只是想逗他哥哥玩。他不是那种意思,哦不,他就是那个意思。

他喜欢的,他不是说说的。

可是他把一切都搞砸了。

“你们是...什么时候...”

卜凡的喉咙一动,声音已经发哑了。

“你还记得那只被小辉叫六六的小京巴吗。就是那天。”

“凡子,其实就算你今天不找我聊,我也想跟你说的。”

“你这样,他看了也难受。”






卜凡忍不住去回想过去的一幕幕。

事实上他已经想不起那些细枝末节。但岳明辉的每个表情他都记得很清楚。

他像爱用恶作剧调戏喜欢的姑娘的淘气小男生一样,恶劣地希望他的哥哥所有的情感都是来源于他。

他从没这样害怕过。肩膀僵住了,嘴巴也抿得紧紧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满脑子都是自己曾经说过的那些话。

“你别想歪了。”

“我们就到这儿吧。”

“恶心。”

“......”

再没有比他更傻的人了吧。

整整两年,他都没有认真地对岳明辉说过一句喜欢。

可是太迟了,太迟了...

“我知道了。”

卜凡把剩下的半截烟捻灭,风一吹,灰都散尽了。





入秋了,岳明辉回来的路上买了些糖炒栗子。

刚炒好的,还热乎着,甜味很浓。

灵超进屋的时候看见卜凡在剥栗子,岳明辉在旁边坐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岳叔你看见我那件黄的,前一阵老穿的半袖了吗。”

灵超比划着,同时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好像不敢看似得。

“这么冷了你还穿半袖啊。”

岳明辉嘴里这样说,身体还是诚实地站起来帮小弟找衣服。

“我乐意。不合时宜我也乐意。”

岳明辉低下头,看见碗里堆起了小山高剥好的栗子。忽然就笑了。

一米九的大个子剥栗子的样子笨拙得可爱,他小心翼翼地看岳明辉的表情,好像生怕岳明辉会生气。

虽然他也不知道岳明辉为什么会生气。

“凡子,不用了。”

“这也不合时宜了。”


——————完——————

评论(164)

热度(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