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洋岳】离婚 01

豪门狗血都市情感虐心催泪年度大戏【假的】
别别扭扭小情侣打情骂俏耍花腔故事【真的】

其实就是 包办婚姻 先婚后爱





李振洋出门时是晚上十点钟,岳明辉看见了,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可能连给个眼神都欠奉。

李振洋不爽,非常不爽。

所以他改变了原本的计划,应邀去了另一位朋友的聚会。

那位朋友是他们圈内有名的浪荡公子,二十大几的人了也没定下来,隔三差五地在娱乐场所里举办花天酒地的聚会。

他们管这叫,享受。

李振洋原来看不上人家,最近却赌气似得觉出些不一样来。

人家这才是真洒脱,无拘无束的。比自己在家受气强了百倍。

他立在门外,透过窗子看到那些朋友和妆容精致的男男女女神态亲昵。不由地有些踌躇。

“李大少,您怎么有空来了?”

一位朋友恰巧出门,见到了李振洋,便推搡着将他拉了进来落座。

周围的灯光是昏暗且暧昧的。李振洋的正装在这里配合上酒气和笑声,显得有几分荒诞。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也不会有人置喙。他的领口稍微扯开了,又取了根烟来点燃了。手肘轻轻搭在靠背上,一副慵懒的意味便出来了。

“怎么?我不来,你们不是照样玩。”

他说着,挥了挥手让凑过来倒酒的侍者退下了。

李大少是出了名的言行无忌。他这个位置上,得罪人也是不怕的。圈里有个说法,能得他几句怼,也算你的造化。

其实他自结婚后就基本不来这种场合了。倒不至于不习惯,只是已婚人士的自觉性快深入骨髓了。

该死的,还真为他守身如玉了。

李振洋想了想,又唤人来添了杯酒。

“这不是怕嫂子不开心嘛。哪次也没少叫了你。”

东家坐过来陪李振洋说话,没料到李大少正在气头上。听不得,提不得。

那几位相熟的朋友见惯了李振洋妻管严的模样,或者说他们圈子里没有不知道李大少爱妻如命的。有机灵的已猜出了几分不对劲,看李大少那脸色,倒是都闭口不言了。

李振洋跟一帮人闹到了最后,还吵嚷着要去续摊。东家帮忙叫了人来接,却没想到,来人不是司机。

是岳明辉。






李振洋被朋友和岳明辉合力塞进车里时,酒已经醒了大半。

他迷迷糊糊地听见岳明辉向朋友道谢,可是却迟迟没有等来车子发动。

说起来岳明辉的这辆车蛮旧了,是他们结婚后岳爸爸买给儿子的。有两年了。

当时李振洋还调侃说,这算是岳明辉的陪嫁。结果呢?被人按着打了好几下,只不过都是软绵绵的拳头罢了。

那时候岳明辉刚从英国留学回来。背着个小吉他,把头发染成了浅金色。胳膊上还有青黑色的纹身,怎么看怎么不是好人。

但他偏偏还很爱笑,笑得还很温柔。一身校园里的少年气,还有那不属于一个高知家族出身的落拓不羁。

其实更像一个流浪者,或者说不羁的旅人。

李振洋常常想,如果他那天没有为了敷衍父母去相亲,这个媳妇儿是不是就变成别人的了?

答案是未知的。

他们一共见了三次面,就走入了婚姻的殿堂。第一次是相亲,第二次是双方家长会面,第三次是婚礼前夕。

李振洋以为岳明辉会不愿意的。

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包办婚姻就是这毛病,人还没混熟,就要把两个人捆在一处过日子。

李振洋更愿意先跟岳明辉谈谈恋爱。两个人一起拉着手遛马路,去看无聊的夜场电影,去对方喜欢的城市旅行。

浪漫的人有浪漫的恋爱方式,他想要去和岳明辉做些浪漫的事。

所以当时的他是有些歉疚的,好像是怕娶进门的丈夫嫌弃仓促的婚礼。

“按叔叔阿姨的意思办吧。我父母也是这个想法。”

岳明辉的语气很平常。李振洋甚至分不清这是郑重还是轻巧。

倒显得他的歉疚是多余的,是无谓的。

这和他想的不一样。不是被欺骗,而是他本身对岳明辉的认知有偏颇。

或许,他到现在也没能完全认识他。







“你怎么来了?”

“大半夜的,怎么好麻烦别人。”

李振洋仰躺着,眼睛盯着车顶。岳明辉不知道在做什么,并没有发动车子。

李振洋觉得自己的心情稍微愉悦了点,只因为岳明辉的那句“别人”。岳明辉认为他不是李振洋的别人,这把李大少完完全全取悦了。

甚至把嘴边那句习惯性怼人的话给咽进了肚子里。

话语随意的样子,并不像白日里已经吵过一架的夫夫。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不了了之。

“小辉。”

“嗯?”

“没事,就是叫叫你。”

李振洋趴在岳明辉的座椅背上,轻轻揉岳明辉的发顶。浅金色的发早被染成了深棕色,还剪短了。

他现在的样子显得很年轻,更像个学生了。

“你猜我刚刚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上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李振洋没等岳明辉回答就自己说了,还笑了。他笑起来很有感染力,并且更好看。

李振洋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每次都是靠它与岳明辉达成和解。

“小洋,我白天跟你提过的...”

“不行!我不接受!”

他们其实有很久没有吵架了。上次还是因为李振洋那还在上学的小弟弟李英超。

这次的起因还真跟学校有关。是岳明辉收到了一个邀约,很好的进修机会,学习音乐。只是要去国外两年罢了。

两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又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他。不是谁都可以接受异地恋情的。李振洋或许可以,但他并不信任岳明辉。

或者说,他觉得岳明辉喜欢他的程度,远远不够。

“那行吧。就这样。”

岳明辉从车上取了根烟,细长的,一看就是李振洋买的。是李振洋喜欢的牌子,甜味浓郁。

李振洋也喜欢他的妥协。他笑着凑上去,把烟点燃了。

“我就说嘛,学习有什么意思?一点意思没有。你要是想去,过几天暖和点咱们去旅行。咱们俩也有日子没...”

“小洋。”

“我们离婚吧。”

岳明辉把烟捻灭了,烟雾还弥漫在车子里,难以喘息。







评论(85)

热度(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