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洋岳】离婚 02



岳明辉到家时大概是半夜三点钟。李振洋跟在他身后,看不清表情。

开灯的那一瞬,棉裤从沙发上跳了过来,在岳明辉脚边蹭了蹭。

“哎呦,儿砸想爸爸啦?”

岳明辉抱着棉裤,用自己的下颚去蹭棉裤柔软的毛。状态好得不可思议。似乎现在是他这些天来最开心的时候。

说实话李振洋心里是有点嫉妒的。他一个大活人竟然还比不了一只猫?

说起来棉裤还是他送给岳明辉的。

当时他和岳明辉刚结婚,又恰逢岳明辉辞了国企的工作无所事事。李振洋为了讨好新婚爱人,特地去找朋友抱来了这只猫。

麻烦,但是抵不过岳明辉喜欢。

只要岳明辉冲他笑笑,那就是星星月亮也得摘啊。

结婚这两年李振洋经常性地送岳明辉礼物。棉裤是第一份,也是最特别的一个。他看得出岳明辉是很喜欢的,所以自那之后就变着花样地讨他的好。

岳明辉也像每一个贤惠的丈夫那样,总让他不要乱花钱。虽然说完这话这人就买了一堆酒,在家屯了好久也没喝完...

温柔不是假的,爱意也不是假的。

可岳明辉为什么要提离婚呢。显然并不是因为学音乐这一桩事。

李振洋想不明白。







岳明辉给李振洋和自己倒了两杯水,摆在了桌案上。

他的那杯是凉的,李振洋的那杯是热的。

他在英国待了两年,哪计较要喝温水过?倒是后来玩音乐那阵子有意保护嗓子,坚持不喝冷水了几个月。

不过那也随着结婚戛然而止了。

岳明辉是个大大咧咧的理工男,可他的丈夫李振洋却讲究多。

吃饭讲究,喝水也有讲究。有事没事温水泡个枸杞,算是养生。甚至有时候岳明辉会觉得自己是娶了个娇小姐,讲究倒罢了,怕黑怕鬼怕虫还怕螃蟹。

离开自己可怎么办呢?

岳明辉的眉头不自觉收紧了。他并不清楚李振洋的那些害怕里有几分是撒娇的小花招。

就像李振洋并不清楚岳明辉随和温柔的表象下有多少关怀是源于喜欢。

他们还不够互相理解,这其实是最大的问题。

“需要解酒药吗?”

岳明辉问他,接着又开始在客厅里翻东找西。

“你看看电视柜第二个抽屉里有没?没有就是真没了。”

岳明辉似乎永远记不住什么东西搁在什么地方,真不知道他自己在英国那两年是怎么活的。

解酒药没有,岳明辉明显也不会煮醒酒汤。

李振洋说不用了。他仰躺在沙发上,手向下垂。

“就像你说的,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岳明辉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真凉。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岳明辉和李振洋结婚时,并没想到要走到离婚这步。

他是有和李振洋过一辈子的心的。

固然是父母包办一切,他们也没见过几次面。但他知道李振洋已经是他父母能找到最放心交托的人了。

算是很优质的丈夫人选。长得帅身材好,家世清白,还很有钱。性格方面...岳明辉并不了解,但听说是心肠很好的。

所以就结了。

他也算是对得起父母了。

虽然知道没有爱情就建立婚姻关系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行为,但对方也没拒绝不是吗?

岳明辉自认是脾气很好,和绝大多数人都能相处愉快的类型。只要李振洋不是特别事逼的类型,他都有信心可以维持婚姻。

事实上李振洋确实事儿多了点,这是岳明辉结婚后才渐渐有所感悟的。

岳明辉也不是没想过抗拒父母。

他才26岁,还年轻,还想玩。

只是当时一回国就跟家人朋友出了柜。虽然父母也算是高级知识分子,但对儿子出柜这件事仍然保持了我国老百姓的典型作风。

闹了一段时间才算是了结了,父母又开始催着岳明辉找个靠谱的男孩子结婚。

这相来相去,就看中了李振洋。

岳明辉对此没有任何意见,甚至可以说是很乖了。

一是怕跟父母有隔阂害父母担心,二是自己自身也就是这个情况了。遇到是gay,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几率未免有些太小。

倒不如听父母的话,找个不错的人结个婚。好过一个人孤孤单单飘飘荡荡,好不可怜。

二人婚事,两家素来忧心。

如此,皆大欢喜。










岳明辉刚提出离婚时,李振洋第一反应是岳明辉又在开玩笑。

岳明辉确实没少逗他玩。光是扮鬼吓他就有好几次了。
但他只要细想想就会发现,岳明辉从没对他说过一句假话。

包括离婚,也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我说真的。洋洋,我们离婚吧。”

烟雾让李振洋看不清他的脸,但这话确实是清清楚楚地传进了耳朵里。

岳明辉的声音,很好听,假不了。瞧瞧,说得跟结婚一样郑重。

李振洋记得他俩结婚那天的情景,而且记得很清楚。
毕竟是同性婚礼,来的都是亲人和相熟的朋友。人数并不多,可能还没有李振洋公司季度会议来的人多。

但是李振洋很紧张,紧张得说不出话。

是岳明辉先开的口,他伸开手臂对他说:

“洋洋,我们结婚吧。”

李振洋说好,然后拥抱了他的新郎。

他还记得那时候有小孩在他身后洒亮片片。还有他那个捣蛋鬼弟弟灵超,把亮片糊了他一脸。

李振洋把灵超的小脑袋夹在胳膊肘里,小孩扯着嗓子喊岳岳救他。

李振洋让他喊嫂子,他偏不。哥哥叔叔的乱叫,最后干脆叫妈妈了。

闹得岳明辉一个劲地笑。

李振洋忘不了他甜甜的笑容。这是他的爱人,他的新郎,他将携手一生的丈夫,他弟弟的妈(?),他未来孩子的爸。

可是现在这个人却向他提出了离婚的请求。

岳明辉此时正端坐在李振洋对面的沙发上,他的双手交握着,低着头。

棉裤“喵”地一声,跃到了岳明辉的膝盖上。蹭来蹭去之后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安安稳稳地睡了。

岳明辉笑得挺开心。他对着棉裤小声说了几句“欠你哒”,便没再多说了。

一场婚姻,也不知道是谁欠了谁的。


评论(49)

热度(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