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洋岳】烈日月光

现背
又名悠长假期
一发完


岳明辉听说过一句话:一个故事的结束,恰恰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离开大厂可能意味着一段经历的句点,但也算是正式揭开了人生的崭新篇章。

但他并没想到这个崭新的故事是发生在他和木子洋之间的。

他们俩就像贝克特的荒诞戏剧,或者还带着几分喜剧色彩。特别是他陪木子洋在菏泽街头喝胡辣汤时,这种荒诞喜剧风格达到了极致。

一米八八的大模坐在路边的小马扎上,毫无形象。边喝汤边含含糊糊地说着“花生米是胡辣汤之魂”,“大菏泽的胡辣汤一定要在街边坐着小马扎吃”之类中二气满满的话。

岳明辉觉得这样的木子洋好笑,却也好看。活色生香的,更有烟火气。不像刚认识的时候,大模冷冷看你一眼,冻得人直哆嗦。

木子洋这个人,跟不熟的人总隔着一层,端着,拿着劲儿。非得你去跟他亲近,混熟了,他才能软软地跟你好。甚至在带你回家的路上乐成一个小傻子。

“拍好了没呀?”

“你头再低点,唉别动!成啦。”

“再低我头都扎汤里了!”

木子洋把头探过去,嘴上数落你这个老岳拍照角度不合适,光线找的不对劲。不过身体还是诚实地将这两张照片上传了。

“我这是认真标记生活,是生活情趣。懂吗你,岳明辉。”

“不懂行了吧,我说你...”

岳明辉抬眼看他,“噗嗤”一下乐了。

“洋你帽檐上全是胡辣汤哈哈哈。”

随后传来的是木子洋的怒吼和岳明辉爽朗的笑声。

生活果然是喜剧啊,岳明辉想。







抵达曼谷的第一天,两个人基本是在酒店度过的。

希尔顿环境很好,是个晒日光浴的好去处。尽管经纪人不允许,但他一个人也看不住这两只幼稚鬼。

木子洋和岳明辉的默契是十足十的。或许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最久的缘故,他们总有只属于他们的小秘密。

谁都不知道,两个弟弟也不知道。

木子洋说这叫成年人的秘密,虽然都是些无聊的烂梗。而这个秘密最有趣的地方是看那两个小崽子不解又好奇的迷茫样。

岳明辉认为这是恶趣味,但每次都不可抑制地跟着木子洋瞎胡闹。

他是很难拒绝木子洋的,就像他也很难拒绝另外两个弟弟。

但木子洋又是不同的。明明也是弟弟,岳明辉却在下意识地把他们分开了。

不远处,他看见木子洋躺在泳池边休息,晒着太阳。泳池里游泳的人不多,但确实有几名漂亮姑娘。木子洋看都不看的。

岳明辉知道木子洋对女孩子没兴趣,这并不算什么问题。他的固有认知对此足够尊重。但并不代表他能完全接受木子洋的示好。

大厂的孩子们没少开他和木子洋的玩笑,岳明辉多半笑笑就过去了。或者和木子洋一唱一和地调侃两句。

时间长了,他们反而更喜欢以此来开玩笑。

木子洋喜欢这样的玩笑。说话时带着笑,眼睛也亮闪闪的。当木子洋握着他的手,笑着说让岳明辉跟他回家,岳明辉也没有拒绝。

他从没想过要远离木子洋。

就算他知道自己和木子洋似乎不应该走的太近,也难以自控地渐渐和木子洋走到同一条道路上去。

两个人烈日下的影子逐渐重合在一起,好像成了同一个人。

岳明辉感觉到木子洋在他的身后,被烈日包裹的肌肤似乎散着氤氤的热气,烧得岳明辉胸口发闷。

这并不是个好现象。







岳明辉推开卧室门后就和木子洋滚在了一起。像两只爬行动物一样纠缠撕咬着。

他们的皮肤还是烫的,烫到彼此心里去了。

这灼热让岳明辉难以冷静地思考事情发生的经过,或许只能怪罪这突如其来的滚烫情欲。

恰好,一切都是恰好。

只有他们两个的假期,便合该滚到一起去。

岳明辉抻着脖子,整个头部悬空,仰趟在床上。而木子洋正按着他的身躯啃咬着他的皮肉。

或许说是亲吻吮吸更恰当些。

岳明辉微微张着口,一下一下轻轻喘着。好像这已经是一件十分难耐的事情了。

他的脚勾住了木子洋的腿,整个身体尽力地上扬去迎合对方。

不知道是谁先释放了出来,最后两个人都软倒在了床上。腿交缠着,身体则紧紧贴合着。

岳明辉伸手去够床头的烟,拿到了才意识到这是木子洋的床。

烟,也是木子洋的烟。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点燃了烟,猛吸了两口。似乎这样才能从适才不清醒的出格事中醒来。

木子洋环住了他的腰,叫他小辉。

岳明辉的耳根红了,他想不到比这更腻人的称呼。

就像反击一样,他叫他小洋。







岳明辉有时候想,如果他们没有一起离开大厂,是否就永远没有这个契机。

答案是未知的,沉浸于过去也并非他的作风。

很难讲他们现在算作什么。谁也没提起,谁也没过问。好像本就是朋友间的互帮互助,不该带有一丝多余的情感。

但关系确实是改变了。更亲密,更不设防,更...肆无忌惮地碰触。

甚至岳明辉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小弟所说的“蜜糖”的甜味。

他们在夜晚的大落地窗前接吻,岳明辉并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结束他清楚,是木子洋吐槽他嘴边里芒果味太重。

好像抱在一块打嘴仗才是他们两个这几天的重点。

尽管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吵。

更不知道...为什么要抱在一起。







“今天还行,不晒啊。晚上咱俩出去吃吧。诶,小辉你快看!”

木子洋指着天的一角,那是一轮浅浅的月。岳明辉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好一会儿才道:

“没见识了吧。就是普通地理知识。太阳和月亮恰好在一个位置时,阳光又不那么强烈,就能同时看到太阳和月亮。”

“你看这个月亮其实是一直存在的,但是白天的阳光太强,一般是看不到月光的。”

岳明辉说着说着就没有了声音。木子洋扭头看他,岳明辉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存在又怎样呢。烈日下的月光,根本没办法看见啊。

“小辉。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这个假期挺短的,没玩够。”

就像日月同辉的期限,短小得让人叹惋。

木子洋坐到岳明辉身边,随手牵起了他的手。

“没事。以后咱们再来。”

“以后我们会有很长的假期。”

岳明辉笑了,他姑且把这当做木子洋的保证。

烈日下,浅浅的月光微弱,逐渐消失在了天际。

可其实,他是一直存在着的光芒。

评论(20)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