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 黑道au】软肋 6

Chapter 6 命运

岳明辉把卜凡拽到医院缝了几针。

卜凡一直故意保持着冷酷的表情,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岳明辉心里还奇怪,明明聊了半天,总算是能跟自己正常相处了。怎么一到医院又成了老样子。

一个正眼都不给的。

卜凡啊,是受不了自己的狼狈相被岳明辉看见。

他个子高,从小就是孩子中打架的主力军,可以说是摔打长大的。大大小小伤口不少,这点小伤还真不算什么。往常再多流些血,也不见得去医院看看。

这次被岳明辉生拉硬拽的,卜凡是打心底里不好意思了。

在他的认知里,受点小伤就去医院,代表的意义是不中用了。

而混道上的人,最怕的就是不中用。

他不愿来,可却拗不过岳明辉。只好板着一张凶脸,试图掩盖自己那点不好意思。



这家医院附近岳明辉没来过,找早点铺废了点神。清晨的七点钟还是有些凉,他抱着胳膊蹲在一家蛮有名的早点店口排队。

海风早把头发吹乱了。既不像哪里的大少爷,也不像什么好人。

给人排队买早饭?这好像是第一遭吧。

他岳明辉向来是很会体贴人的。说好听了,是温柔,说难听了,叫中央空调。

举手之劳的事情,他很愿意为姑娘们做。哪怕他没有别的意思。

可他也是会掌握一个度的。就是高中调皮捣蛋那会儿,他也没给姑娘买过早饭。

这次真是便宜傻大个了。

岳明辉笑笑,起身要了一份肉包一份虾饺还有一碗粥。粥是菠菜猪肝,补血。

忽又瞧见一个小姑娘买了份做成小狗样子的豆沙包,看着倒甚是可爱。而且怎么看怎么像那傻大个。

买个这个给他,应该会蛮开心的吧。

“再来一份豆沙包,要那个小狗的。”



“先喝粥,还热乎呢。”

岳明辉随手拿起一个肉包塞进嘴里,招呼着卜凡快喝粥。

“唔,还有这个。我特意买的,你得吃啊。”

岳明辉指了指那团粉嫩可爱的狗狗豆沙包,笑得见牙不见眼。

卜凡其实也说不上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只是想着,打记事起就没什么人惦记着自个。就算是木子洋,也从没在大早上给自己买来热腾腾的粥。

岳明辉这人,有点太好了,好到他都说不出多余的话。只能笨拙地用缠着纱布的手抱着粥碗,另一只手费力地握着汤匙。

“我来吧。”

岳明辉轻轻巧巧地将粥碗从卜凡手中接过。卜凡的手缩了一下,好像岳明辉的手比粥更烫。

接下来的情景算是温馨,岳明辉一勺一勺给卜凡喂完了粥,有光透过窗子,照得岳明辉的脸更白了。卜凡就这样看着,竟觉得猪肝粥都是甜的了。

后来他们又去找医生开了些药,这才算是要分道扬镳了。

临走前岳明辉跟卜凡说了声谢谢,声音不是平日的随性,是细声细气的,偏又带了点郑重。

卜凡有点恨这手伤。若没受伤,自己怕是还能跟着岳明辉。

等他伤养好,这事怕也结了。岳明辉再也不需要一个叫卜凡的小混混偷偷跟着他了。

他也永永远远要继续着他的生活。

和岳明辉再无相干的生活。



卜凡再次见到岳明辉,是几个月后的一个下午。

卜凡窝在自己的小破出租屋里打游戏,穿着土气的大背心和趿拉板。电脑桌上摆着剩下的四分之一瓜,以及正喝着的半听雪碧。

他的手伤好了,最近的日子也平稳了些,便多了些假。本该是和哥几个出去玩玩,可并没有得到实现。一是卜凡兴致不高,二是大家也并不闲。

比如木子洋,已经正式去岳家表面的生意场里帮忙了。俨然快成为独当一面的优秀...黑社会。

按照卜凡的话说,他洋哥是金玉其外,败絮...不说了怕洋哥打他了。

外表再光鲜,他们现在也只是沟里的泥鳅,土气就算了,还翻不出风浪。

和岳明辉所在的世界,还差了很远很远。

卜凡一个走神的功夫,屏幕上的小人便被ko出局了。他还没来得及重新载入,便听见门口忽然有了动静。十有八九是他洋哥回来了。

“嘿你小心点。撞坏了得赔我个新的知道吗。”

“嗨瞅你那小气劲儿。我不动了行吧。”

木子洋探出半个脑袋,跟卜凡打了声招呼。卜凡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到他身后的人也笑盈盈地走到了近前。

是岳明辉。



岳明辉今天穿了件白色的卫衣,有些宽大,以至露出了半个肩头。

卜凡见到他的第一眼,眉眼就不自觉地带了笑,眼睛里好像闪着光。下一秒脸便黑了,僵硬的笑也扯不出来。

他记得,这件衣服木子洋穿过。

“你手伤好了吧。”

岳明辉很自来熟地拽过一张凳子,坐在了卜凡旁边。木子洋换了双拖鞋,老大爷一样往沙发上一躺,扯了个抱枕塞进了自己怀里。

这个架势让卜凡有些发懵。他们俩是什么时候关系这样好了?洋哥还...把他带到了家里。

“早好了。诶不是你们俩怎么回事。”

卜凡觉得自己头上有点冒火。乱七八糟的家和并不体面的自己也让卜凡心绪烦乱。

“凡子,别没大没小的,叫哥。”

木子洋抬手指了指岳明辉,笑弯了眉眼。岳明辉随手拨开了木子洋的手,好像很亲密似得。

“你让他叫哥自己不叫。叫声哥听听。”

木子洋嗤笑了声,没答话。仰躺在沙发上跟岳明辉闹个没完。

卜凡在一旁干看着,明明是自己的家,却是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好像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原来自那日卜凡受伤后,木子洋便被派遣去跟着岳明辉。木子洋虽在场子里管事,干些也都是陪笑得罪人的苦差,调来跟着大少爷倒是轻松。

他二人年纪相仿,共同话题也不少,没多久便混熟了。

岳明辉当时也没多想,只是记得卜凡提过木子洋这个名字。便跟他父亲说,若是一定要找人跟着他,便让木子洋来。

木子洋听卜凡提过岳明辉。是卜凡睡着的时候听见的。他叫岳明辉的名字。

木子洋心道这差事怕是不轻松,凡子梦里都喊着他,这是留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他对这个大少爷也没多少恭敬。人家要玩他便陪着,只是没想到大少爷不仅不是个事逼,还这么接地气。跟着他回家就算了,衣服也要抢他的穿...
“行行行,哥行了吧。”

木子洋坐起身,嘴上服了软,手却坏心地趁机揉了把岳明辉的头。好好的发型,被揉成了鸡窝。

“你俩多大的人了跟这儿搞啥呢。还哥哥呢。丢不丢人。”

卜凡跟岳明辉不算熟悉,这话是冲着木子洋说的。但回应他的人是岳明辉。

“嗨,闹着玩呗。”

岳明辉一只手撑着头,半倚在沙发上。另一只手拢着被揉乱的头发。声音随意极了,还带着点慵懒。

卜凡知道他声音好听,他是听过岳明辉在海边唱歌的。只是没想到,还这么有风情。听得他心中一荡,只觉嘴唇发干,喉咙也发紧。

要是能跟他熟悉起来就好了,要是能跟他做朋友就好了。

这样,岳明辉就能用这样好听的声音,叫卜凡的名字了。

最好带着点亲昵,最好...唉,他求得有些多了。



“诶你不是说回来拿衣服吗?”

“我说老岳,你是多稀罕我那点衣服啊。得了,我给您拿去。”

木子洋起身刚要去里间,忽听见窗外传出几声凄厉的鸡叫,听着怪渗人的。

“这谁家杀鸡呢吧?”

卜凡探着头往窗外望了望,一无所获。

这筒子楼附近有好些平房,倒是有几户人家养鸡。木子洋只是心念一动的功夫,窗外又恢复了静默,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静默似乎只是为了迎接接下来的喧闹。

叫骂声与哭嚎声比那刺耳的鸡叫更惹人烦闷。听着像是哪家在打小孩。

怪可怜的。

“要不咱出去看看吧。”

岳明辉站起身,要往外走,却被木子洋拦下了。

“你少管这些。我去看看。”

他随手从衣架上扯了件外套,不紧不慢地出了楼门。

没人知道,这一趟又会改变几个人的命运。



评论(9)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