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灵岳】良药


*灵魂互换
*病态预警

————————


岳明辉最后一次见灵超是在昨天晚上。

小孩在他面前耍宝似得又唱又跳,看着跟个小疯子似得,但却十足可爱。有这样漂亮的一张脸蛋,做什么都是可爱的。

所以岳明辉不自觉地会对灵超有无尽地包容。甚至有些无底线。

他认为这只是因为灵超的年龄。而卜凡却认为岳明辉一切的偏爱都是因为小弟那张美艳的脸。

瞧瞧,岳明辉又被小弟拽着一块疯闹去了。

二十大几的人了,跟人十几岁的小孩玩闹个什么劲儿。

卜凡讨厌岳明辉跟灵超亲近,他有无数的理由。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最真实的那个理由。

是嫉妒。






“凡砸?”

岳明辉试探着叫了一声卜凡。卜凡回过头,解释说自己困了想睡觉。

大男孩没等岳明辉反应,板着一张凶脸,迈着大步离开了客厅。

岳明辉有一瞬的怔愣,或者说这叫错愕。凡子这是生气了...对吧?

他适才一直注意着卜凡的神情,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身边这个和自己相处时间最长的弟弟,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更需要关心呐。

于是岳明辉决定追上去问问情况。当然他没忘了嘱咐小弟。

“挺晚的了。你也赶紧睡吧。”

灵超在摆弄手上的小兔子。他没有看岳明辉,只是缓缓地把兔子揽进了怀里,紧紧的。

“明天又不用早起...”

“岳叔你不困的,对吧。”

他微微扬起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怪可人疼的。

“诶呀妈妈真累了。乖啊。”

岳明辉眼中的灵超一向是最省心的小孩。他摸了摸小孩的发顶,这个安抚性的动作是只存在于他们两个间的。

想到这里,灵超才算是稍感安慰。

“岳叔晚安。”

小灵超揽着小兔子,对着已经关上的卧室门这样说。

那是卜凡的卧室。






“咋啦凡砸?”

岳明辉轻轻拽着卜凡的袖子,半跪在床边扒拉卜凡的肩。

“你别弄我,困。”

大男孩的语气不太好,岳明辉觉得这有些棘手。他下意识地挠头,而后轻手轻脚地爬下床,佯装随意道:

“那你睡吧。我陪小弟去...”

一只手极其自然地握住了岳明辉的手腕。那手很大,手的主人正可怜巴巴地望着岳岳。

岳明辉顺理应当地被大个子弟弟扯到床上,并且被他从身后拥住了。

卜凡的体温似乎是比岳明辉高的。在已是微凉的初秋,卜凡的怀里实在是一个好去处。

岳明辉没有察觉任何不对。

和弟弟们一起打打闹闹是他再习惯不过的。兄弟间过于亲密了些,不好吗?

“你去陪小弟吧。”

卜凡的声音很委屈,手臂把人箍紧了,没有放开的意思。

岳明辉没作声,倒是轻轻地笑了。

笑得很好看,笑声也很好听。






岳明辉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

久违的休假,如果不逮上几个弟弟陪自己去打球似乎太无趣了。

可是岳明辉一个人都找不到。

他打了凡子的电话,无人接听。正打算给小弟打电话,却忽然地,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了。

是小灵超没错,连气息都是熟悉的。

“大中午的你们一个两个干嘛去啦?一个人影都瞅不见。”

“我给你带了宫保鸡丁。”

灵超扬了扬手中的打包盒,表情不见了过去的小骄傲,而是一种极其灿烂的笑容。

天真的,明媚的,如同阳光的笑容。

有那么一瞬,岳明辉简直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是卜凡。那笑容是如出一辙的。

“哎呦,你自个去的?那么老远你跑那儿干嘛去呀。”

岳明辉说着,把打包盒从小弟手里接过来。还热乎,很香。

“顺道,也不远。怕你起来饿。”

灵超把手肘撑在桌子上,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岳明辉吃饭。

岳明辉很少能见到灵超这个多动症儿童安安静静的,颇感好笑。

“岳...岳叔你知道吗这就团结湖那儿买的,有家分店。味道一不一样?”

“还行。不过小弟你知道吗。”

“啊?”

“你被卜凡传染啦。”

灵超愣头愣脑的,没有岳明辉意料中的笑,只是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卜凡是晚上回来的。

岳明辉什么都没问。等到晚些时候,他才去敲了卜凡的房门。只是没想到开门的是灵超。

对此灵超的解释是,他跟卜凡说好了换房间。

岳明辉眉头皱了皱,视线在房间内转了一圈。卜凡的东西一样都没少,灵超的物品也一样不多。

真是只是...换房间吗?

“当然了岳...岳。”

卜凡此时正在灵超的房间里...吃糖?真是很少见啊...

大个子男孩半靠在床边,手里捧着一罐岳明辉叫不上名字的糖。是这几天老见着小弟吃的牌子。

“小弟没把糖拿走嘿,奇了怪了。你动他糖回头小孩跟你急。”

卜凡好像不喜欢岳明辉的这句话,他把糖罐子递到岳明辉跟前说:

“你吃不吃吧。”

于是岳明辉跟卜凡一起同流合污了。

今天的卜凡好像很黏人,没一会儿骨头就跟软了似得把整个人都靠在了岳明辉身上。

怪沉的。

“我说,你是不是跟小弟置气了?多大个人了啊,还得让小弟让着你呀?”

岳明辉是一边玩手机一边说的,他并没有把这当做一件大事。调解小朋友矛盾而已,没两天肯定就哥俩好了。

但是卜凡的回应并不在岳明辉的意料之内,甚至有些奇怪。

“灵超也是大人了。不存在让不让的。也就是你,老把...他当小孩。”

卜凡把岳明辉抱在怀里,这个动作比平常还亲密,甚至让岳明辉喘不过气。他不自觉地联想到灵超抱小兔子的那个动作。很像。

“哥...哥。你更喜欢灵超,还是卜凡。”

岳明辉愣愣地瞧卜凡,好像是没想到卜凡会说出这样的话。令他震惊,令他尴尬得...手都没地方放。

“你更喜欢灵超的,对吧。那你为什么总和...总和我待在一起呢。”

卜凡把头搭在岳明辉的肩部,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面颊。

热的,还发红了。






“那小子...咳咳,我是说凡哥昨天还好吧。”

灵超早晨起得很早。他端着一杯牛奶站在岳明辉面前,面色看起来并不如昨天那样开心。

“有点奇怪。”

岳明辉抬头张望了一下,没看到卜凡,这才悄声道:

“凡子好像生病了。我说不好...”

灵超此时把煎好的鸡蛋夹到了岳岳面前的盘子里。

“这个快吃,一会儿该凉了。”

岳明辉的表情很诧异,毕竟灵超这么早起床还做了早饭实在算得上是一大奇观。

何况这个鸡蛋煎得还挺完整。正好是岳明辉喜欢的熟度。

吃过饭两个人就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灵超以一种极自然的姿态钻进了岳明辉怀里。

美名其曰:冷,取取暖。

灵超偶尔会说一些玩笑话逗岳明辉。岳明辉很捧场,两个人笑作一团时,灵超会忍不住想岳明辉现在是不是心里眼里只有他一个。

“凡子该起了吧。我去瞅瞅...”

岳明辉偏偏是很煞风景的,这一点总是让人生气。

“你说他,生了什么病呢。”

灵超轻轻地从岳明辉身后揽着他,这个动作有点熟悉。潜台词是不让走。

“说不好。我都快以为你们两个互换身体了。”

说完之后岳明辉好像觉得并不好笑,又干笑了两声。

“真换了身体挺好的。他...很羡慕我的。”

“羡慕我长得好看,羡慕你总是多看我两眼。”

岳明辉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被逗得咯咯地笑个不停。

“行了啊,你好看你最美。那你想跟卜凡换吗。”

灵超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他认真道:

“还不是因为想在尽可能多的时间...”拥有你。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口。他只是捧着岳明辉的脸,大着胆子踮起脚亲了亲他的额头。

“病了也没关系。”

因为你是医我们的药。

——————完——————

评论(32)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