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洋岳】春风沉醉


*其实多半卜岳
*涉及一点洋岳




卜凡回宿舍时灯是熄着的。

他取出钥匙打开门,却不是意料之中的空无一人。

岳明辉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卜凡那件长长的睡袍把人紧紧裹着。像是冷了。

卜凡在黑夜中瞧他的脸,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面庞和眉眼都是不清楚的,但卜凡却觉得他好像一个小婴儿,纯真的,洁白的,需要照顾的。

卜凡从那堆衣物中翻出了条毯子,想要将人仔仔细细地包裹住。

然而他的手触碰到了岳明辉的脖颈,把人碰醒了。

岳明辉揉揉眼,还维持着躺着的动作。

“怎么不开灯?”

“我还问你呢,怎么不开灯还躺这儿啦?”

卜凡紧挨着岳明辉坐下了,岳明辉便也直起身子,半倚靠着卜凡坐起来。

他的整个脊柱贴着卜凡的手臂,像是一条没有骨头的鱼。软的,湿热的。

“本来没想睡。”

岳明辉扭过头,眼睛半眯着。他的嘴唇离卜凡的耳廓很近,像是在讲悄悄话。

卜凡忍不住去瞧那红艳的唇齿开合。他说的是:

“你回来就想了。”







这是第一次,宿舍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卜凡躺在自己客厅的床上,离他几米远的是岳明辉,他躺在灵超的床上。

如果木子洋没有洁癖,或许卜凡今天会睡在卧室的大床上也说不定。

但他并不喜欢那张床。

因为他见过木子洋和岳明辉在那张床上热吻。

当时木子洋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岳明辉。他把岳明辉压在了身下,他亲吻岳明辉白皙的脖颈。声音很大,但岳明辉的呜咽声却很小。

卜凡想听听岳明辉的声音,想听他克制不住欲望,甚至哭出来的声音。

可是岳明辉一直都只有细细的轻哼声。

他看不见岳明辉的身体,那都被木子洋遮盖住了。他只看见了岳明辉唯一裸露在外的小腿。那一小截白皙纤细绷直了,到最后在关节处泛了红。







屋子是漆黑的,四周是静谧的。

岳明辉就静静地侧躺在那里,形成一种他就在卜凡枕畔的错觉。

不知什么时候起了风。

春风把湛蓝色的窗帘变成了和缓的海浪。两个人都没有起身去关窗户。

似乎是,春风正好。

岳明辉适才睡了一觉,生了些汗。此时倒是畅快些了。

他赤着足,穿着那件宽大的白卫衣在客厅晃了一圈。最后去冰箱里拿了瓶冰水。

卜凡才发现岳明辉刚才把裤子脱了。他的膝盖上周打球时磕破了,现在结了痂,伤口周围是红色的。

“你这人,怎么老不记得穿鞋啊...”

卜凡后知后觉地把脚边的拖鞋递过去。他今天似乎所有的反应都是慢的,连关心都是慢的。跟不上他那早已被春风吹乱的脑子。

“诶我...没找着。”

岳明辉摸着头,不好意思地笑。

他们还是没有开灯,却好像能望见对方脸上的表情。








二人再次躺到床上,时针已经指过了十二。

还早,还早。

卜凡玩着破诺基亚自带的贪吃蛇,没有丝毫睡意。他并不觉得困倦,反而是在黑暗中愈发清醒,愈发...想要做些什么。

诺基亚的一点亮光黯去,蛇也终于一头撞上了自己的尾巴。

漆黑夜的风声还在响,温和的,还因为热显得有些黏腻。

岳明辉翻了个身,卜凡听到他“哎呦”一声。

“灵超这小崽子,把糖扔床上了...”

岳明辉好像是自己吐槽,也像是专门解释给他听。

卜凡静静瞧着,而后默默走到岳明辉身边帮他处理那一床散落的糖果。

他们都没想过要开灯。








卜凡不知道岳明辉和木子洋的关系该如何界定。

就像他也不懂自己和岳明辉的关系。

好像是好兄弟,只有两个人时却又很不同。

他每次都是站在岳明辉身侧的。他比岳明辉高,侧过头时总能望见他那一段白皙的颈。偶尔隐藏在高领衫下的红痕也会相伴出现。

卜凡无法忽视这些。还有木子洋和岳明辉对视时黏腻的目光,他同样无法装作避而不见。

他知道他的两个哥哥在卧室里搞些什么。

他们热吻,他们缠绵,他们身体交叠着玩成年人该玩的花样。

卜凡始终是一个被隐瞒的弟弟的角色。

就像木子洋说的,他们是成年人,而卜凡和灵超都是小孩。

的确,他暴躁,不理智,甚至偶尔会真切的产生嫉妒。

他嫉妒木子洋能够肆意大胆地将岳明辉据为己有。嫉妒那两个人的默契,嫉妒他们特别的关系。

这并不是能够在白日里宣之于口的。

但是黑夜可以。








岳明辉把额前的头发撩了上去。

颈后的发丝紧贴着皮肉,热的,难过的,令人无可奈何。

“凡砸你热吗?”

“我今天喝了点酒,真要命。”

卜凡才意识到岳明辉是微醺的。他说着平时没说过的怪话,一举一动在黑夜中也是诱人至极的。

这或许可以怪罪那酒?

或者是感谢。

“就一点儿。”

岳明辉用手比划着,卜凡看不清,但他觉得那很可爱。

“热你还穿卫衣啊。”

岳明辉好像忽然醒悟了。他笑得很傻气,行动上也是。

卫衣好像长在了身上,脱不掉。其实是他用不对力气,脑子是飘的,手是软绵绵的。

“凡砸,帮帮哥哥。”

卜凡觉得这话里有几分是黏糊的,像是撒娇卖乖。

岳明辉支使木子洋时就是这个语气。

他踩着拖鞋走过去,扯着那件衣服轻轻地向上拽。

岳明辉被他按在床上,全身都是热的。卜凡闻见了那酒气,他不信就一点点。

他的脸和岳明辉的脸离得很近,几公分。岳明辉的脸也在发烫,上面肯定有一坨红。

但卜凡没有开灯。

好像打开灯,一切都结束了。

他能看见岳明辉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还能感受到这人嘴里冒出来的热气。

于是他吻上去了。是湿热的,是甜腻的。岳明辉一定是刚刚偷吃了小弟的糖。

他的舌抵到了对方的口腔深处,像是想寻觅那醉的根源。

他想跟着一起醉。

不,他早就醉了。

沉醉在这场春风里。



——————完——————


评论(16)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