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洋岳 古代au】折腰(一)

大概是 你能想到最恶俗的玛丽苏古耽
蛮无聊的 半架空 虚拟唐代 别认真
梗源小凡 “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


第一章 梦里云归何处寻



卜凡轻推开门,他瞧见岳明辉正伏在桌案上小憩。

那人微微张着唇,面颊是浅红的。他手里还握着笔,墨迹沾了满袖。

卜凡是舍不得惊动那人的。

这便凑上前去,看那白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

他这个哥哥,什么都好。只这写字一项,实是不够看的。

那时他们同在崇文馆习经史。岳明辉是学士们眼中的栋梁之才,却因这字迹一项没少被罚。

惩罚也不过是罚他多临些帖。临柳少师的《玄秘塔碑》居多。

卜凡总见不得岳明辉在那边苦熬,便一边数落他一边替他临帖。

他记得其中一句,是“水月镜像”。

世间万象皆是虚无,红尘亦是虚空。卜凡当时不过莞尔,因为岳明辉正如此刻般伏在他身旁酣睡。

烛火把岳明辉白皙的面染红了,好像能滴出艳红的血来。

如此活色生香的人就在眼前,又怎会是红尘虚无呢。

卜凡从过往回忆中转醒,他含着笑,抬手去理岳明辉额前的乱发。

可他触不到那人,用手去捞,也只有虚空一片。

倏忽间,那人便不见了。

卜凡蓦地惊醒,他瞪大眼睛四处张望。只有重重床帏,森冷黑夜。哪里有熟悉的身影呢?

湿了枕畔,红了眼眶。

不过梦一场。







八年前,长安冬雪初落。

岳明辉着了身青黑色菱文圆领罗袍,外罩了件暗红大氅,脚蹬一双青缎官靴。漆黑的发高高束起,俏生生立在雪中,似是在等人。

是李振洋约了他趁雪吃酒,如今却连个人影都不见。

岳明辉正待去他府上寻人,没料到会撞上卜凡。

少年策马而来,好像偏偏知晓他在此处似得,隔着好远便亲热地喊他哥哥。

他入仕之后忙于公务,倒是与这帮小子疏远了些。

岳明辉暗怪自己不该如此,心下愧疚,不觉待卜凡多添了些关怀。

少年人整个人都亮了,笑得合不上嘴。岳明辉看了也觉得心里甜。

“齐王?他被传唤进宫了,也就半盏茶的事。”

卜凡的笑容黯了黯,随后便又绽开了。

“你若是有事寻齐王,我便陪你等。左右我也是无事。”

岳明辉怎好意思让卜凡陪他在这冰天雪地里挨冻。当下便道:

“罢了。”

“陪哥哥吃酒去!”







岳明辉就近在东市择了家酒肆,卜凡却是有些不愿。

“别在这家了吧。这是胡姬酒肆。”

卜凡不喜欢那些貌美多情舞姿优美的胡姬,他们会吸引岳明辉的目光。但这话他完全说不出口。

“再寻到要寻到新丰了。看不出来你小子还嫌弃胡人。太祖皇帝都有胡人血统。”

“我没...”

卜凡辩无可辩,岳明辉便不由分说地拉着他进店落座。

果不其然,丝竹之声甚为悦耳不错,但那跳舞的胡女也确实清丽可人。

卜凡板起脸狠狠瞪了人家姑娘两眼,举起酒盏饮了个干净。

岳明辉赞了句酒香,他倒不似卜凡一般豪饮,只是浅浅品。

看在卜凡眼里,只觉诧异。

“哦,我这是跟齐王吃茶习惯了。”

李振洋这家伙,前阵子非说饮酒伤身。闹着他半戒了酒陪他吃茶。真是没办法。

岳明辉浅笑着,眼睛里也是笑。卜凡不知怎的,竟发起了呆,险些溺在这眼神里。

“你适才说,齐王被传唤进宫了?”

“哦对。”

卜凡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放下酒盏,险些洒了酒。招得岳明辉又是止不住地笑。

卜凡便也跟着他笑。好像瞧见岳明辉笑是这世上最欢喜的事。

他有数月没见着岳明辉了,他还是一样的好,只是卜凡没想到岳明辉会和齐王走得如此近。

近得有些...让人担忧。

“说是因为范阳节度使叛乱一事。”

卜凡一正经,岳明辉的脊背也挺直了。

若战事扩大,他范阳岳氏一族恐受波及。暂且不论自家事,朝廷此时兵力他二人心知肚明,恐难应对。

如何平乱?怎能平乱?

李振洋一个平日里吃酒胡玩的闲王都被传唤了去,可见事态实是严重。怕不是要派李振洋去?岂非送死?

岳明辉眉头皱紧了,忽然一只大手抚上了自己的眉。

“别皱眉,不好看了。”

岳明辉抬眸盯他,倒把卜凡盯不好意思了。他只言要出去透透气,岳明辉只顾想事情便也没思虑太多。

卜凡一出了内室就换了一副面孔,拽了那老板非要让人家跳舞的胡女换件严实点的衣服。

酒肆老板能如何,总是拗不过这位官爷的。

是以等卜凡转了一圈回来,岳明辉已经兴致勃勃地欣赏起了胡女的水袖舞。

适才之事似已翻了篇。朝中大事也不是他们这种小官员能左右的。

“你...元日可有...”

末了的话未出口,便被岳明辉的叫好声打断了。

卜凡掩饰似得举杯吃酒,辣得很。

他眼中已经望不见其他了。岳明辉笑盈盈的双眸望向他,含了很多情似得。

他忍不住多饮几杯,好像这样便能把未了的话说尽。

“凡子你瞧,这是折腰舞。古有戚夫人翘袖折腰之舞。此胡女善舞,当赏。”

说着便解了钱袋拿了银钱要去赏那胡女。

卜凡瞧了不快,便赌气道:

“我瞧着倒是一般了。”

不是他小气,实是岳明辉是出了名的一掷千金。他们族中虽有田产,可一个月俸禄就那些,按岳明辉的用度,不到月底就要见底了。

他若不拦着,指不定又要舍出多少去。

岳明辉哪还看不懂卜凡的意思,这便冲他一挑眼,笑道:

“嘿,哥哥给个赏钱还是有的。再说现在不是背靠英王了嘛,都好说。”

岳明辉近日监管英王建府事宜,是以和十几岁的英王李英超及其兄长齐王李振洋玩得不错。

卜凡摇摇头,话语中竟带着几分嗔怪。

“你竟胡说。你哪是会结党的人。又怎会为这几贯钱折腰。”

“哎呦,没看出来哥哥我在凡子眼中这么好啊。”

岳明辉举盏一饮而尽。

卜凡则拉着岳明辉的手念叨些听也听不清的胡话,不知是清醒还是醉中。

胡女水袖轻甩,一舞折腰。

转瞬经年后,不知是谁为谁折腰。


————————


dbq 我觉得这又是一篇这辈子都更不完的
我脑了八十集四人爱恨纠葛 先道歉了

评论(29)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