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2026

前文 【卜岳】2018 (链接放评论里了)
(怎么超链接代码不好使了...)

这是一场

长达十年(可能会更长)

的相互暗恋

————————


岳明辉34岁那年的冬天,参加了一个颁奖典礼。

到底颁什么奖他不记得了。

只记得他又见到了卜凡。

大男孩...不,现在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刚过而立之年的男人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褪去了青涩和锋利,显得成熟且圆融了。

这并不像卜凡了。

不,不能这样讲。是不像过去的卜凡了。

事实上他们见面的次数也并不算少。

都是一个圈子里混饭吃的,就算各自发展了,隔三差五也总能遇到。

但岳明辉对那次印象很深。

因为卜凡在典礼结束后来找他了,他们约了酒。

和卜凡一同聊天才是岳明辉真正感触且怀念的。细细想来,他们大概有大半年没有坐在一起好好说一会儿话了。

上一次是年初四个人的聚会,再上一次...可能是去年中?

他们太忙了,太忙了。

不知道是否是这阵子封闭写歌的缘故,岳明辉的好记性也发生了偏差。很多事情只剩下了个模糊的影子在脑海里乱晃。

可能是距那段日子太久远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听起来还蛮让人唏嘘的。

毕竟他们在最好的年纪里日日夜夜形影不离,是胜似亲人的存在。

但很遗憾,这种疏离相处状态才是最终的人间真实。

岳明辉毫无办法。








“老岳你怎么不联系我。”

任卜凡在外面伪装得有多成熟稳重,在哥哥面前还是那个只喜欢打直球的大男孩。

他问的很明白。

但岳明辉说不明白。

他已经够忙了,有那么几天闲暇会选择回家陪父母。时间再宽裕些,会找朋友打球。

说起来蛮无聊的,但确实这就是他这几年的生活状态。

就算他想约卜凡出来,也要看卜凡有没有时间。

他知道的,他比他忙。他们能碰巧在一个城市就已经算是难得了。

而且他找不到一个约卜凡的理由。他试过在卜凡生日零点给他打电话,但是关机了。

他总比他忙的。

见个面聊个天重要吗?并不。不见面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见面...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样挺好的。









“我啊?忙呗。”

“你扯。你上个月就俩通告,还都在北京。”

岳明辉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他趴在桌子上,轻轻地晃杯子里的酒。

“我非得忙工作啊?哥哥34啦,爸妈催我结婚。哥哥得相亲。”

岳明辉笑得有点无奈,被逼相亲这种事实在是有点丢脸。

卜凡怔愣了一瞬,随后的表情是认真的。岳明辉以为他会问相亲的事,但卜凡的侧重点却是年龄。

“34咋啦?还不到35呢。岳明辉你知道你现在瞅着像24的吗?”

“哎呦,谢谢您嘞。”

俩人碰了个杯。岳明辉的小指碰触到了卜凡的手背,那手背比他暖。

卜凡似乎永远都是暖的。身体是,性格也是。这让岳明辉忍不住去回忆那几年。他人生中有卜凡的那几年。

“有碰到合适的吗?”

卜凡忽然提出了这个问题,有些突兀。但他问了,岳明辉不好不回答。

“姑娘都挺好,我不好。工作太忙了,怕耽误人家。”

卜凡低着头看酒杯,没有吭声。好一会儿才说道:

“你好。你特好。”

他的语气是斩钉截铁的,几个字沉沉地打在了岳明辉心上。这也让岳明辉找回了一些快要遗忘的记忆。

那些关于卜凡维护他的记忆。

“我好我还不知道嘛。哥哥这有背景有文化的,还有学历...”

岳岳掰着指头跟卜凡数,其实就是瞎胡闹。跟以前一模一样。

可数着数着鼻子就酸了。

岳明辉完全没有办法。









岳明辉从不承认自己哭过。

男子汉大丈夫,受到点挫折就哭鼻子多没面子。所以总是卜凡来帮他隐瞒的。

卜凡见过他哭,很多次。

卜凡也把他哄好过很多次。

岳明辉其实很好哄的,很多时候说说话就没事了。但他这种人极其喜欢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表面没事不代表心里没事。事实上他能把脆弱的一面暴露给卜凡已经很不容易了。

卜凡清楚又明白的。

他极喜欢在岳明辉哭完之后抱着他的头揉他红红的耳朵。

那时候岳明辉总是乖巧而听话的。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枕头,眼睛红红,面颊上还有泪痕。

卜凡心疼他,就扯着人往自己怀里带。

他不觉得这有任何不妥,岳明辉也不觉得。

但是现在不可以了。

“还身高。你个一米几的哥哥跟我说身高?”

卜凡笑着仰头喝酒,好像没看到岳明辉红了的眼睛。

他得给他哥留面子的,哪怕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少喝点吧。”

岳明辉眼睛里噙着水雾,看着亮晶晶的。就算他的样子改变了,眼睛也不会变。永远是明亮剔透的,少年般的双眸。

这双眼睛曾经无数次真诚地注视着卜凡。带着笑意,还有爱意。

是对自家弟弟不含杂质的爱意。

卜凡清楚又明白的。

“嗯。”

卜凡把酒杯放下。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那个不吃饭只喝酒的岳明辉,竟然也会劝人少喝。就像赌徒劝人戒赌一样,没有说服力。

但他还是听话地应了,就像他曾经无数次乖乖听他的话一样。

他只听岳明辉的话。








“你怎么走?”

“叫车了。你呢?”

“我助理一会儿过来。我送你吧,我不放心。”

“哥哥又不是小姑娘,用不着。”

卜凡还想再坚持,可是岳明辉说:

“真不用,也不顺路。”

是啊,他们不同路。

岳明辉把自己整个人裹进大衣里,他没明白怎么稀里糊涂地就被卜凡拽出来了。

风一吹,酒和梦都醒了。

他撒谎了,他没有叫车。他只想一个人走一走。

他冲卜凡挥了挥手,说车停在了对面那条路。

卜凡不放心,说要陪岳明辉走过去。

岳明辉耸耸肩,睫毛低垂着,他没说拒绝的话,只是低低地叫了一声“凡砸”。

卜凡知道他不高兴了。便只好改口让岳明辉到家给他打个电话。

岳明辉应了,应下来后还在想为什么不发消息非要打电话。

他走得很干脆,没有回头。走远了才觉出难受来,五脏六腑好像移了位,是心口堵得难受。

风吹得他头痛,遗憾的是头脑依旧清醒。

不,可能并不清醒。如果清醒他不会一个人在午夜的北京漫步,他做不来。他也不会让自己置身于这种可怜的境地。

是的,有点可怜。








“岳明辉你怎么回事!”

卜凡追上来了,他一把将岳明辉的头按在了自己怀里。他的双手揉着岳明辉已经冻得通红的耳朵,暖了。

岳明辉没反应过来。他吹了风酒劲上了头,醉让人反应变慢了,也思考不了这许多。

他就乖乖地缩在卜凡怀里,静静地听他讲话。

“你搞什么五五六六的,这么冷的天你想走回去啊。”

岳明辉闷闷地嗯了一声,把卜凡给气到了。

“有我在你想都别想。怎么还没捂过来...”

卜凡的大手捧着岳明辉的脸,拇指一下一下的摩挲着他的面颊。

岳明辉眼睛还在半眯着,像是要睡了,迷迷糊糊的。但他还知道问卜凡为什么忽然追上来了。

“我...我大半夜麻烦助理多不好啊。又打不着车,过来看看你走了没。”

“幸好你没走。”

岳明辉笑了。卜凡的关切都写在脸上,说谎的样子也很可爱,把他的耳朵和心都捂暖了。

“找我也没用。没车,也不顺路。”

“怎么,我住我哥哥家不行嘛。”

岳明辉抬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有很多话在这双眼睛里。

“好。”

卜凡拉着他的手往前走,岳明辉不知道那前方是何处。他听到了快门声,便回头向后看。

卜凡拉着他的手紧了,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

岳明辉微微笑着,跟上了他。






这是他2026年记忆最深刻的事情。

大抵幸福的事总是让人印象深刻吧。

评论(17)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