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卜岳】【快穿】卜丽丝梦游仙境·序章

快穿 不一定1v1 主攻
欧洲童话风咏叹调
六一快乐

————————

在一片嫩绿色的草丛中,一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出现在视野中。他穿着西服,打着领结,一副赶时间的模样。

“这不是即时对战类游戏吗。”

卜凡嘟囔着,操控着游戏中的人物靠近那只小兔子。兔子先生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精致的怀表,接着...就卡住了。

卜凡把手柄一丢,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气得不行。

最近没一件事让他舒心,不管是工作还是感情,连游戏都不让他痛快。

一米九的大个子窝窝囊囊地蜷在椅子里,怎么看怎么可怜。

“宝贝儿怎么啦这是。”

岳明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他把手搭在卜凡的椅背上,关心的问话显得很亲密。

但卜凡知道并不是这样的。

老岳已经有很久没和他一起住了。两个人一起的通告少的可怜,他们都是单独行动的。

甚至在半年前,岳明辉他...都有女朋友了。

提起这件事卜凡心里就堵得慌。他们这几年发展顺利,大众已经不再用爱豆这二字来形容他们了。没了限制,自然而然的,年龄稍大的岳明辉总要恋爱。

对方是个模样出挑性子温和的女孩,卜凡甚至挑不出一点错处。但他觉得谁都配不上老岳,或者说,他不愿意他的岳明辉被别人抢走。

谁也不行。

“这破游戏太糟心了。”

卜凡抱怨着,一只手已经抚上了岳明辉的手。这是很亲密的动作,当然也很自然。

“我看看。诶,这怀表我有啊。”

岳明辉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精致的怀表。金色的外壳,花纹和色泽都像是上世纪的欧洲风。他说是粉丝送的,觉得挺好看的,这几天就戴着玩。

卜凡觉得有点奇妙,可是岳明辉却不以为意。一句“碰巧了吧”就糊弄了过去。因为他来找卜凡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讲。

已经不再是少年的男人端坐在卜凡对面,他微笑着,显得很开心。但他接下来的话却让卜凡如坠冰窟。

“凡子,我要结婚了。”

这话没毛病,怎么听都很正常。卜凡愣愣地“啊”了一声,之后便不说话了。

他想起了他们刚出道时的采访。那时候他心里还没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心思,只是一门心思地喜欢跟哥哥玩,想对哥哥好。

主持人问的问题是:如果你们上热搜了,希望是什么内容。

卜凡随口调侃了一句“岳岳 结婚”,没料到一语成箴。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是岳明辉最好的兄弟,最默契的队友。他们之间是没有秘密的,所以在岳明辉决定结婚后,第一时间想分享的人也是他。

“怎么不说话。哥哥结婚你不表示一下啊。”

“恭喜。”

卜凡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而后轻轻地把岳岳的手指攥在了掌心里。

紧紧地握了一瞬,就松开了。

“我没想到这么快。老岳,我真没想到...”

卜凡的神色有一丝慌张,他第一次感到这样害怕。他的老岳,将彻彻底底地变成别人的所有物。

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爱人,以后还会成为别人孩子的爸爸。

他受不了。

“其实...岳岳我其实...”

卜凡曾经计划过无数次告白,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放弃。他的胆怯是主因。

他害怕说出口连兄弟都没得做。他怕看到钢铁直男岳明辉厌恶的眼神。

“行啦,你玩你的。我就是跟你说一声。那边约了商量婚礼细节,我先走了。”

岳明辉看了看怀表,转身离开了房间。

卜凡那一句喜欢噎在喉咙里,只需要唇齿开合就能轻易地表达喜爱。可是他再次失败了。

卜凡疯了似得跑了出去,他追着岳明辉的身影飞速奔跑,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景物已经发生了变化。



“哦我粗鲁无礼的孩子,作为一个绅士你这样追着我跑是十分不礼貌的。”

卜凡身前的影子忽然停下了脚步,那身影回过头,眼睛还是岳明辉的眼睛,嘴巴也是岳明辉的嘴巴。只是头上长长的耳朵和身后的短绒毛尾巴都揭示了这是一位兔子先生。

会说话会直立行走的...兔子先生。

卜凡还没来得及惊愕,整个人已经随着这位兔子先生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洞穴里。

兔子先生抓着他的手,卜凡记得这触感,是熟悉的岳明辉的感觉。他忽然就安心了。

身体落地时不觉得有多痛,身上黑色的休闲运动服沾了些草灰。卜凡简单地整理了一番,才来得及抬起头打量这个世界。

这是个漂亮的世界,森林与胡泊就在眼前。一切都是瑰丽可爱的,是大自然的魔法赐予的。

包括...面前的兔子,猫咪和小弟。

“洋...洋哥?!”

“唔,你叫我吗。可是亲爱的,我不是羊,我是一只高贵的猫。请不要把我误认为那种低等动物。”

猫咪优雅地坐在长桌前,神情倦怠动作慵懒,而那张脸分明就是木子洋的脸。

卜凡的脑子已经是一团乱麻。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奇幻世界。他怎么...就到这里来了?他明明是在追岳明辉。

“小弟,小弟你看看我。”

卜凡去抓灵超的手,可是那孩子像一只胆怯的小鹿一样,害怕地往猫咪先生怀里钻。

“哦你吓着他了,我的孩子。”

猫咪先生好像很喜欢灵超,小心翼翼地将他护在了怀里。

卜凡的目光落在了兔子先生身上,那只兔子正在把玩自己的长耳朵。那动作活像岳明辉平时玩小揪揪的样子。

“哦我亲爱的爱丽丝,我们总算把你盼来了。你看,整个森林里的鸟儿都在欢迎你。”

猫咪先生,或者说木子洋伸开双臂,半个森林的鸟雀纷纷飞向天际。卜凡皱着眉头,好半天才接受了猫咪洋哥,兔子老岳以及不认识自己的小弟的事实。

“我不是爱丽丝,我是卜凡。”

“哦好的,我亲爱的卜丽丝。”

“......”

卜凡觉得自己有点烦躁,特别是看着面前的岳野兔大口啃胡萝卜时,这种烦躁不适感达到了顶峰。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兔子与猫咪对视一眼,最终是兔子开了口。

“呃是这样,如你所见,这里是童话的世界。但很不幸,不久前我们美丽可爱的白玫瑰王子生了一种怪病。”

“白玫瑰王子?”

卜凡拧着眉头看着自己日天日地的小弟,陷入了深深的自我质疑。

“是的。王子殿下每到夜里就会出现另一种人格,我们叫他红玫瑰骑士。他...做了很多坏事。”

兔子先生说到此处顿了顿。缩在猫咪怀里的小王子似乎很惶恐不安,小鹿一样的眼睛里仿佛凝着一汪清泉。

“他趁我睡觉把我的睡衣剪坏了。哦天呐,那可是我最爱的一件睡衣。”

猫咪先生说着,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怀里的小东西。

“...就因为这个你们就把我弄过来了?”

卜凡急得上火,感觉自己的脑仁有点疼。

“不不不,当然不。那孩子把童话世界都搞乱了。我们是这个世界的人没有办法,只有你可以去其他世界拯救他们。”

兔子先生把事情说得很严重,但卜凡并没有接受这个设定。他甚至一度怀疑这是什么厉害的真人秀请了洋哥老岳和小弟一起整他玩。

“我?为什么。”

“因为你是勇敢的爱丽丝,我亲爱的。”

“...卜凡,谢谢。”

“好的,我们的卜丽丝先生。我们真的赶时间,请快些去另一个世界吧。”

猫咪先生催促着,下一刻卜凡面前就出现了一扇门。

“这些结束之后我能回去吗。”

“当然,我的孩子。”

“操,洋哥你咋到哪都不忘占我便宜。”

卜凡骂了两句,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门中。是兔子先生喊住了他。

“哦我的孩子,或许你需要他。”

“...你俩占便宜没够是吧。”

卜凡很无奈地接过兔子先生手中的东西。他发现是那只精致的怀表,此刻正躺在他的手心里,散发出奇异的光辉。

——————没完——————

评论(12)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