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all岳】月酱的乙女游戏日常05


本章傻屌 主卜洋岳


————————


05 月酱家今天的饭(•'╻'• )!


第二天醒来时,岳明辉再次确认了自己仍然生活在游戏世界里。

耳边的提示音向他汇报了现在的时间和今日天气。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阴转小雨啊...岳明辉打开窗子看了看,确实是阴沉沉的,不太亮堂。

小弟应该已经出门上学了,洋洋今天没有课,现在人还在屋里睡觉。可是凡子今天好像也只有一门晚课,人哪去了?

岳明辉在房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索性穿上外套出门买早点。

地方还是熟悉的地方,街尾路口处。炸油条的老大爷和卖灌饼的大妈同自己原来的世界没有丝毫差别。

连价钱板上的油污都透着股亲切。甚至大妈还亲切地问那个个子最高的小伙子怎么没来。

这让岳明辉除了开心之外还多了些疑惑的情绪。

这真的只是个游戏吗?未免有些太过真实了吧。真实得令人恐慌。

是机械音打断了岳明辉的思路,似乎这个小粉框总是在这种情况出现,不合时宜。

“叮~出现选项。一买两份早餐回家。二买一份早餐回家。三不买。”

岳明辉慢慢悠悠地把最后一个包子吃掉。对着粉框认真地想了想,选了二。

凡子和小弟都不在家,洋洋睡那么久醒来应该会饿的吧。自己要不给他带点回去多不合适啊。

这是出于兄弟友爱和人道主义精神。

“阿姨您别放香菜,葱也少放。”

“对,他特挑嘴。”






“行呀老岳,还给我买早饭啦。”

木子洋说这话时还穿着他那件看着很高级的睡衣。眼睛眯得细长,嘴巴一张一合的,笑得合不拢。

“甭废话。快吃吧该凉了。对了你看见凡子了吗?一大早上我就没瞧见人影。”

木子洋这才没有再笑,嘴巴抿起来,抬眼看岳明辉,之后又低下头去鼓捣盛汤面的塑料包装。

“他又丢不了。”

木子洋许是觉得这样说不太好,话音一顿,手上的动作也停了。

“他多大个人了。自己的事情一大堆,哪能整天都围着你转。也就是我,舍己为人了。”

岳明辉瞧了他一眼,身体微微向后仰,让整个人陷进了沙发里。

“你是懒得动吧。”

“走吗,吃完饭出去陪我打会儿球?”

打球这个提议木子洋十次有八次是会否决的。不过“陪我”这两个字有点戳木子洋的心窝子。就好像岳明辉在求他,在跟他撒娇。

然而...

“你昨天刚摔的还不长记性是吧。再说外面都下雨了,你哪儿打去?”

“诶别呀...一会儿等雨停了呗。”

岳明辉躺在沙发上乱扭,明显是耍赖。哼哼唧唧地非要去打球。烦得木子洋饭也不吃了,直接压上去勾着岳明辉的胳膊跟他闹。

卜凡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他的哥哥被他的另一个哥哥压着,两个人以一种极亲密且扭曲的姿势在沙发上...打架?或者说是打情骂俏更妥帖一点。

是木子洋先开的口。

“凡子你吃早饭了吗?老岳刚给我买了点,包子还没动。”

瞧这话说的,不如不说。甚至岳明辉还从这句话里听出了点炫耀的意味。

就一碗汤面几个包子瞎炫耀个什么劲...

不过岳明辉总算是明白要买两份早点的意义了。

现在后悔是不是有点晚?








卜凡的外套湿了一点,应该是进来前不久被淋湿的。他手里还拎着个袋子,看不出是什么。

大个子男孩一张脸冷着,说出来的话也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弄得岳明辉心里直犯怵。

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昨天把凡子惹不高兴了?

不高兴倒是降浪漫值啊。岳明辉简直恨铁不成钢。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揉了揉一头乱发。果然更乱了。木子洋搂着他的肩膀去帮忙理他的头发,嘴上说:

“你别乱动。又跑又跳的,旧伤还没好又得添新的。打球也别想了,养好再说。”

岳明辉垂着头叹气,如果他有兔子耳朵,现在两只耳朵肯定都垂下来了。

唉,换了个世界,就这点初级幸福也满足不了,难受。

“老岳你就听话吧。快坐好了我给你换药。”

岳明辉没想到卜凡也来帮腔。凡子还坐到他身侧,熟练地从袋子里取出了个小瓶子。

岳明辉愣了一会儿,才眨着眼问:

“诶不是。凡子...?”

岳明辉接下来的话没说出来。他没想过凡子对他这点小伤这么上心。甚至会一大早跑出去拿药。

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但让他再多说点什么,他也完全说不出来。

“我看今天要下雨,你这老胳膊坏腿出去一趟也怪费劲的。校医姐姐人真不错,还教我怎么给你上药了。”

大男孩的眼睛亮晶晶的,生生把岳明辉这颗心给看热乎了。

木子洋从卜凡坐过来开始就没个好脸色,现在脸上还挂着冷笑呢。他“蹭”地站起身,迈着大步上了二楼。

岳明辉叫他,木子洋也没理。

“洋哥怎么了?”

“甭理他,就爱瞎生气。一会儿我哄哄就好了。”

卜凡不置可否,手上给岳明辉上药的动作没停下。他的动作很轻,药清清凉凉的,虽然有点痛,但尚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哥哥。”

“嗯?”

“其实我也生气了。”









灵超回家时已经是晚间七点钟了。他们高三有补习,放学后要在学校多上一节课才算完。

对此岳明辉持批判意见。该学习学习,该休息休息嘛。学校占用太多时间对孩子没好处的。

小灵超表示:还是岳岳妈妈对自己好。

不过...今天家里的气息似乎不太寻常。

洋哥没在客厅的沙发上瘫着,凡哥也没在厨房,反倒是岳明辉像模像样地对着案板和土豆抗争。

“岳岳妈妈,我洋哥呢?”

“屋里生气呢。”

“那我凡哥呢?”

“也屋里生气呢。”

“那咱们叫外卖呗。”

灵超看着岳明辉那奇怪的刀功,生怕他切着手。

“要不是为了哄那两个,我至于嘛。”

灵超大眼睛一转,算是明白了一大半。

“岳岳妈妈。”

“诶,宝贝儿。”

“那我也生气啦。”




评论(58)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