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洋超岳】红玫瑰与白玫瑰


听歌瞎写产物
或许有人30号和我面基吗?

————————

木子洋走进屋子的时候,灵超正趴在书桌上看书。阳光把小孩本是银白色的发渲染得更加耀眼,但仍没有他的面庞夺目。

“你瞧见岳岳了吗?”

小孩说没有,而后自顾自地接着低下了头。长的眼睫微微闪动,似乎正看到兴处。

木子洋坐在沙发上,随意地向后一仰,把手里的空易拉罐掷了出去。和垃圾桶相撞的声音很大,把一室的安静尽数破坏。

“洋哥你晚上有空吗?”

灵超的声音并不突兀,甚至可以说很轻很谨慎,但仍是把陷入沉思的木子洋一惊。

他笑笑,这个笑是一般意义的微笑。如果非要赋予其他含义,那应该是...玩味。

“我晚上陪岳岳回家。你有事找博文吧。”

灵超“哦”了一声,再多的话没了。

木子洋凑近了窗户,外面稀稀拉拉地下起了雨。

灵超把书本合上,离开了房间。

木子洋微微低下头,长长的睫毛下垂。

整洁的桌面上,那书的封面显得格外红艳颓靡。

艳绝的红和高洁的白相伴交缠,是玫瑰。





红玫瑰





木子洋不是第一次去岳明辉的家。

作为岳明辉在公司的室友,或者说朋友兄弟,木子洋陪他回家取生活用品似乎没有任何让人怀疑的地方。

多正常。

岳岳的父母热情地款待了他,席间木子洋还喝了两杯酒。

岳明辉拦了,没拦住。

最后是岳明辉开车载木子洋回的宿舍。那时候是晚间九点三十分,雨势初停,地面是湿滑的。路灯把岳明辉家门前那条街照得恍如白昼。

木子洋瘫在后座上,把大长腿往前伸,似乎要碰到岳岳才罢休。

“诶你...别踹了。知道你腿长。”

木子洋仰着头看他,好像心情很好,一直在微笑。他的面颊是发红的,眼睛眯得细长,像是只红狐狸。

“老岳,你爸妈很喜欢我。”

“是啊,喜欢你,我们全家都喜欢你。”

“那你也喜欢我。”

岳明辉没有说话,回过头时木子洋那张俊脸已经近在咫尺了。

他并没有喝酒,木子洋也不过喝了两杯,可那点酒气好像把岳明辉熏醉了,眼睛迷迷蒙蒙的,看不清东西。

只能看见一个木子洋。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情理之中的,但不包括醉了的猫儿死命地啃小兔子的脖颈。

咬得狠了些,痕迹重了些。暧昧也浓了些。

“坏了坏了。这遮得掉吗...”

岳明辉捂着脖子对着反光镜叹气,而一旁的木子洋似乎心情不错。

“遮他干嘛。”

做都做了,总要给人看看。

木子洋盯着白皙脖颈上那抹暧昧的暗红,缓缓绽出一个笑来。

“很好看,像朵玫瑰。”

“红玫瑰。”




白玫瑰





灵超不是第一次看到他岳岳妈妈身上有奇怪的痕迹。
他知道那是来自于谁,不用提。

除了过分刺眼外,更多的是心慌。

“妈妈会不要我吗?”

他窝在岳明辉怀里,声音小小的,身体也小小的。小小的一只能完完全全地缩起来,伏在他的膝上。

他看岳明辉给他算数学题,大眼睛里蕴含着专注。不过不是看题,而是看人。

“儿砸想什么呢?妈妈对你不好吗?”

岳明辉把小孩揽得紧了些。小孩的肩膀很单薄,皮肉也是薄薄的一层,仿佛能触摸到骨骼。

像一个易碎的美丽瓷器,或者...是其他岳明辉叫不上名字的珍宝。

“昨天我让洋哥陪我去买新画笔和颜料,他没空。岳叔你今晚有空吗?”

岳明辉知道昨天木子洋是因为陪自己才没空的。除了不好意思外,他还有一些为难的情绪。

他答应了木子洋晚上去看电影,没有办法。

“抱歉啊超。明天行吗?或者其他时间都可以。除了今晚。”

灵超什么都没说,只是低着头。没过多久又绽出了笑颜,这让岳岳松了口气。

到底还是个孩子呀。

“岳叔你衣领歪了,我帮你。”

灵超的手伸到岳明辉的领口处,一边整理一边将碍眼的暗红遮挡住。

看不到并不代表不存在,但他能做的也仅仅是欲盖弥彰。







题解完了,窗外又下起了雨。

岳明辉起身关窗户时,看到了桌案上显眼的新书。

他没想过小弟会读张爱玲,就像他没有想过那孩子会随着时间逐渐长成如此瑰丽的容貌,令人移不开眼。

灵超拉着岳明辉的手,吵着闹着要让岳明辉陪他把旧颜料用完。

两个人一起胡乱涂鸦是件有趣的事。一开始画在纸上,后来画在地上,桌案上……

希望这不算毁坏公司公物,岳明辉想。

灵超是兴致勃勃的,岳明辉很少能见到小孩这样高兴。所以当灵超提出要画在他胸口上,他也没有反对。

“这玩意儿好洗吗?”

问是这样问,画还是给画的。

灵超像一只凶猛的小老虎,一手按着岳岳一手拿起了画笔。

小孩的眼睛里闪耀着一种岳明辉看不懂的情绪,他姑且当这是孩子的恶作剧。他也乐得陪灵超一起玩。

岳明辉的衬衫扣子开到了第三颗,胸口大开着。除了两点若隐若现的朱红外,脖颈的红痕也分外惹眼。

灵超盯着那痕迹瞧,好一会儿才问出了一句话。

“我画一朵玫瑰,好不好?”

这孩子如果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应该没人可以拒绝的吧。

反正岳明辉不能。

白色的颜料将红痕完完全全覆盖住了,出现在脖颈的是一朵纯白的小玫瑰。

岳明辉不愿意去思考这孩子是有心还是无意,但有那么一瞬,他确实有动心。

在这样活色生香的美貌面前,一切都是无谓的。

看着这玫瑰,灵超想起了那书中的一句话:

“一个人 ,如果没空 ,那是因为他不想有空 。”

那就让他想有空好了,年轻的男孩想。

窗外的雨一直没有停。

岳明辉的目光顺着那窗子的方向瞧,他的手却被灵超轻轻地抓住了。

“岳岳妈妈,这是白玫瑰。你要记牢。”

“只属于我的,白玫瑰。”


——————完——————

评论(32)

热度(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