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的心脏

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cp是我花→叫我总攻大大 ❤
就是喜欢她呀‪( ⸝⸝⸝•_•⸝⸝⸝ )‬

【丘山月】鬼畜眼镜(三)



岳明辉第一次没有在工作日上班,因为公司已经有另一个人代替他坐在他的位置上了。

对于月的行为,岳明辉没有办法阻止,也不想阻止。

他也是另一个自己,对吧?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是吧?

没有无聊透顶的工作,不用和总部的人或者下接店家扯皮,岳明辉一下子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或许你应该试试享受生活。”

月临走时这样对他说。

当时月在整理自己领带,那是岳明辉最喜欢的一条,很漂亮也很衬月。

特别是月带上那副眼镜将自己打理好的样子,迫人的气势从里至外扩散。岳明辉很难想象原来自己还有这幅面孔。

好像刚入社会的时候,朝气蓬勃的,什么都不怕。

岳明辉换上了一件很休闲的半袖,决定出去散散步。

现在正是b市气候最舒适的时候,一年到头也不过就那两星期。

岳明辉走了两个街区,看了看篮球场的小伙子们打篮球,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好久没松松筋骨了。

自己还是个半大小子念高中那阵,还曾经因为打球跟人干起来呢。那时候也算是一身血性,好像力气没处撒似得。

篮球飞掷过来,岳明辉抬手一接,愣了一会儿便又给人扔了回去。

那边的小伙子们热心地招呼岳明辉一起玩。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好的兴致。

岳明辉摊开手,看着自己的掌心。什么都看不见,又好像看见了些其他的东西。





月回来的有点晚。

他说是今天结束了上次的项目,就跟卜凡木子洋他们去喝酒庆祝了。

月说的很简单,岳明辉不置可否,也没有细问。

他知道月的工作能力,更知道他会和他们相处得很好。岳明辉也很感激月能够帮助他解决工作上的问题。

不工作固然很舒适,但是...岳明辉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他这几年的生活基本上就是公司和家两点一线。朋友渐渐断了联系,自己又孤僻得要命。

如果没有工作,他还要做什么呢?

这一天岳明辉几乎都在想这个问题。于是他近乎是请求的对月提出了想去上班的愿望。

“当然可以。但是...”

这个但是让岳明辉恐惧,他怕他提出什么过分或者说...恐怖的条件。

其实这个人的存在就是恐惧的,只是岳明辉懒得去想。或许他只是自己的幻觉也说不定呢。

“我代替你去工作一天了,要报酬的。”

月的眼睛中闪着狡黠的光,他说着就捏着岳明辉的下巴吻了上去。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身体,可是岳明辉的身体就感觉软软的。明明是那么瘦弱的身体,可是骨头上却包裹着一层软软嫩嫩的皮肉。

岳明辉闻见了月口腔中的酒气,好像尝了一点就会令他酩酊大醉。舌头搅动口腔发出了激烈的声音,羞耻感令他招架不住,偏偏这个吻又是这样的长。

长得好像夜已经过了一半。






“早啊小岳。”

“早。”

“小岳今天没有戴眼镜啊。虽然戴眼镜显得很有精英感,但是这样更清爽呢。”

“是吗?谢谢。”

不同于之前沉闷的氛围,可能是结束了大项目的缘故,公司众人都眉开眼笑的,和气得见人就打招呼。

岳明辉也感觉很舒适。这种工作状态是最佳的,只不过快趁机整理好自己手头的任务才是正经事。

他没想到月已经把资料都分门别类整理好了。

岳明辉有点吃惊,更有些无所适从。

“你又发什么呆?”

卜凡不知道什么时候端着杯咖啡站在岳明辉旁边。不同于公司其他人的精神状态,卜凡好像心情有些凝重,眉头一直拧着。

“啊,没事。你...”

岳明辉其实想问问他上次木子洋让他做的报表搞定了没有。但是却被卜凡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你昨天是喝醉了,对吧。”

“啊...”

“果然不记得啊。喝醉了跟两个人似得,明明不能喝还喝那么多。岳明辉你这么大个人了照顾好自己行不?”

岳明辉心下一沉,他知道昨晚月应该对卜凡说了什么。希望不是什么不好的话...

“抱歉。”

岳明辉下意识的道歉更是让卜凡的眉打了个结。

“你别道歉。我不乐意听。”

卜凡很少对岳明辉这种态度,严厉的样子倒像是木子洋。岳明辉的表情变了变,脸也白了两分。

“不是,我没冲你。也不对...反正就是没冲你。昨天你就是喝醉了说胡话,我知道。唉,你别生气就行。”

卜凡这两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甚至有点前后颠倒。岳明辉开头听着好好的,后来直接笑了出来。

“我知道了凡子,我不道歉了。”

卜凡脸上一红,也不知道又犯了什么毛病,扔下咖啡转身就跑了。

岳明辉还想问他昨晚月到底说了什么,看来只能改天再说。

或者...直接去问月。





“哦,那小子啊。”

月正在厨房煮东西,说是要给岳明辉做饭。他风风火火的,好像是一位厨艺满级的大厨,事实上弄了半天才煮出一锅汤。

“怎么样怎么样?”

岳明辉尝了一口,他这次彻底相信这是另一个他了。厨艺一如既然的烂,或者说根本不会做饭。

“还...可以。不是,我问你话呢。”

岳明辉自己都没发现他现在和月熟稔极了,至少要比公司的同事要亲近得多。

“啊,没啥,就是问他喜欢你什么。”

“啊...”

岳明辉吓了一跳,手里的汤匙掉在了地板上。

“毕竟你性子这么软,烂好人一个,工作能力也就是那样。不过啊...”

“身体很美味。”

月凑在岳明辉耳边这样说。


评论(11)

热度(65)